• 第八章 返回小尚屯

  “嗯,是的,我爷爷前几天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是他没几天活头了,嘱咐我不要回来,我爷爷小时候待很好,我怎么能不回来送她最后一程呢”我回到,"小伙子孝心可嘉,今天都那么晚了,不如在村里歇一晚上在走吧”脸上写着一丝无奈与恐惧我今晚本打算执意要走的,可不知为什么此时头脑晕晕呼呼,渐渐没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环顾四周,老婆婆却没了影,只有桌上还摆着一封信,拆开来看,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年轻人,你既然执意要去小尚屯,老身也不敢拦你,记得白日进去,待到晚上便一定要离开。一切全凭天意”

  “一切全凭天意”为什么老婆婆要这么说呢,我没有多想,此刻的我正担心着爷爷和外婆呢,便收起行囊往小尚屯赶,走了一会,便远远的看到小尚屯村了,自从8岁那年离开小尚屯一直没能回来过,今天我感到特别激动,都日上三竿了,小尚屯村却没有炊烟,路上,只见到几头牛正在田里滚泥水呢,记得小时候都是三叔牵着他家的牛二们在这劳作呢,我吼了几声三叔的名字却没有回应,也许三叔回家了,渐渐的到了村口,村口就是三叔家,好久没见过三叔一家人了,我兴冲冲的走了进去,环顾四下,却并没有见到任何人,真是了奇怪了,一路上都没见到人,三叔家也是如此,正当我满脑子疑问的时候,一句娇嗔的话语传过来。

  “哥哥,你找谁啊”

  转身一看,门外进来了一个女孩,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两条小辫子,亭亭玉立。可爱的小虎牙还漏在外面呢,这让我眼前一亮。

  “我找王二喜,你知道他在哪么“我有些惊喜的回到,毕竟这算是一路上见到的第一个人,“我爹爹一直都没回过家,你找他有什么事么”她回到,“王二喜是你爸?,那你是不是叫王小姗,我是张小邪啊,你还记得我么”我有些激动,“咦,我就是王小姗呀,你真是小邪哥?”眼珠儿泪汪汪的“小邪哥,你怎么才回来呀,爷爷都走两天了”

  说完,小姗就朝我跑过来,抱着我,眼泪从眼角哗哗流了出来,虽然男女授受不亲,毕竟我们一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况且小姗正稀里哗啦的哭着,我也就没好意思推开,阴风一阵阵的吹着,我知道媳妇姐姐又生气了。跟小姗说话其间,我才知道,这几天小姗一直是一个人呆在小尚屯,整个村子只剩下她一个人,可以想象她受了多少苦,了解了一些情况,才想起爷爷和外婆的事儿,便拉着小姗一起往家里赶。

  哭啼了一阵,小姗的心情好了很多,我两径直往家里赶去,一路没有鸡鸣狗叫,熟悉的房檐,宽大的谷场,如今除了日渐凋破以外,依旧如儿时记忆那般构造,门联已经换上了丧联,联上落笔苍劲有力气,明显的就是爷爷的字笔,两顶白灯笼高高挂,一男一女两纸人分列两旁,纸人却没点上眸子,走进谷场,门檐上挂着的丝丝絮絮白巾随风飘絮。俨然是正常去世的老人才有的配备。

  没有桌椅板凳,没有丧事席,也没有前来吊唁的客人,以爷爷在小尚屯附近区域的地位,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这种场面,除非附近十里八村都没人,即便连外婆和父亲的身影都没出现。

  小姗和我走进堂屋,一副朱色大棺材映入眼帘,记得小时候爷爷常拿这个棺材唬我,白黄相间的花环依靠在两边,爷爷的黑白遗照挂在堂屋中间,见到这幅场景,不得不接受爷爷已经走了这个现实,一旁的王小姗早已两眼汪汪,我忍着泪水没有发泄,因为我知道此刻我是小姗的精神支柱,只有我才能给她希望,我两默默给爷爷拜一拜,便坐在一旁,打算为爷爷守灵,送他上最后一程。其间小姗和我聊了很多事。

  “小邪哥,爷爷没跟你说让你不要回来么”

  “爷爷跟我写过一封信,让我永远不要回小尚屯,我怎么能抛舍下呢,难道爷爷也跟别人说过么”

  “是的,爷爷前几天就吩咐全村,让全村所有人都搬出去,永远不要回来,大家虽然疑惑,但鉴于爷爷的劝谏,村里好多人都搬到伏龙镇了,只有舍不得家业和这本已经熟悉环境的几户没搬走,本来我也是搬走了的”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进村的时候连炊烟都没有,一路上没个人影,你为啥之后又回来了呢。”

  %酷/f匠、网is永X久t免p费j看O小U,说A

  “爸妈送我去了伏龙镇的亲戚家,跟我说是要回小尚屯取东西,去了之后,好几天都没回来,我有些担心他们,便再次回到了小尚屯呀”小姗的脸颊泛着丝丝红晕。

  小姗说他再次回到小尚屯的家里时,三叔三婶就没了身影,家里原来留下的家具什么的也没有变动过,她心里想兴许是三叔三婶出去了还没回来,便在家里等下了,可直到晚上三叔和三婶也还没回家,她一个人有些害怕,便循着路,村里挨家挨户的寻着爸妈,依旧无所获,此时正一个人蹲在墙角抹着眼泪呢,一个婆婆从黑暗中冒出来,问她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哭呢,她便如实回答了那婆婆的话,婆婆没说什么,只是掏出一个玉佩让她戴上,嘱咐让她等天亮了便离开小尚屯,以后不要在回来,第二天中午她正准备离开小尚屯呢,便遇上了我。

  “小姗,你知道那婆婆是谁呢吗”这倒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当时天太黑了,婆婆是一溜烟冒出来的,我有些害怕,也没看仔细她呢”小姗憋着嘴,有些委屈的说,正说着呢,小姗将手伸进衬衫,从脖子上摘下了一吊小首饰,胸前正“波涛汹涌”着呢,春光大好,这看的我有些尴尬,不过小姗好像倒是没注意到这些呢,伸手给我递了那小首饰。

  “咦,这不是我那块玉佩么”我伸手摸摸我的裤包,摸出一件同样的玉佩。

  “真的哎,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小姗有些欣喜。

  端详着手里这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这时我才明白,昨晚上的那位婆婆一定是外婆,自我记事起,玉佩上的雕饰刻文,只有外婆家才能见得到,别的地方却不曾看到过,也许真的是外婆,我有些欣喜,可为什么今天我来的时候,外婆却不见踪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