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7月7

  我正想给外婆那边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些事,小姨的电话便打来了,讲的情况大致和爷爷的信上写的差不多,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小姨,小姨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让我尽快回外婆那,外婆有事要跟我说,没来得及收拾,我就赶往了外婆那,当我回到外婆家,家里只有小姨和我表姐,外婆并没有出现。

  没来得及收拾行李,我便匆匆的赶回位于赵县的外婆家,本以为外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但当我回去时,外婆却没了身影,只有小姨和表姐还在,我问她们外婆去哪了,她们只告诉我外婆是去小尚屯了。外婆已经过去看望爷爷了,让我别担心爷爷的事。其间说了一堆堆的安慰我的话,可我怎么都听不进去,因为“自我记事起,爷爷在我们那就是一尊“神仙”大到邪门歪事,小至日常看医治病,无不拿手,我们村的娃儿从小都很崇拜爷爷,可如今爷爷却落如此境地,居然外婆都惊动过去了,再结合爷爷信上给我说的话,村里一定是出了事了,事情也许大到连爷爷都处理不了。心里一阵阵酸楚。

  好在外婆已经过去了,我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据小姨说,外婆临行前还特意交代过,所有人都不准去小尚屯,特别是我,为什么特别是我呢?,爷爷和外婆都是如此嘱咐,虽然很想回小尚屯看看,无奈只能在外婆家住着等待消息。

  :a酷-匠网o唯一%正《版6W,》其`M他都Q是8盗{版;●

  如果不是小姨提醒我,我都忘了今天已经是7月7了,之前每年都要给“媳妇姐姐”烧三柱香,年年如此,不曾断过,记得以前每到这个时候,外婆都会打电话提醒我别忘了上香,今年却是例外,其实外婆不提醒我也记得我身边是跟着一个媳妇的,小姨我们几个晚饭吃毕,便围坐看来会电视,时钟叮咚叮咚敲响,已经到午夜12点了,我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三柱香点燃,恭恭敬敬的媳妇姐姐上香。

  “媳妇姐姐”伴我一路成长,其间也经历过不少危难,都是媳妇姐姐帮忙化解的,虽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自以为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媳妇姐姐”不是么?

  正将香给媳妇姐姐上好,便问道“小尚屯那边发生什么事了,爷爷和外婆会有危险么”

  “如果你知道,请给我消息好吗”我忙怀期待的说,期待“媳妇姐姐能给我一些提示,但好像四周都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连一丝阴风都没有刮起。

  有些失望,今天奔波了一天,一系列的事让我身心俱疲,上完香就钻进被窝,呼呼大睡,后半夜我梦到一个红衣女子,那红衣女子周边血雾萦萦绕绕,又是背对着我,所以我并不能看见她的容貌,只是隐隐觉得她和那天湖面上的倒影极为相似,冷冷的飘来几个字”勿入小尚屯”但当我问为什么的时候,那团血雾却消失不见了,童年时期在小尚屯的一幕幕,此刻却像放电影似的放映出来,我看见一个小男孩躺在床上,旁边的屋角同样呆着一个红衣女人,女人对着那个男孩女人脸颊裂开,不断蠕动的蛆粒一颗颗掉下来,身子突然一阵,睡眼惺忪,微微睁开眼,发现我正躺在床上,额头不时冒着冷汗,表姐正坐在床边,催我起床呢,庆幸还好只是做梦,妈蛋,吓死人了。

  吃过早饭,回忆着昨晚那个蹊跷的梦,昨晚睡觉前便问过媳妇姐姐一些问题,当时她并没有回应,下半夜就遇见红衣女子托梦,难道梦中的红衣女人就是媳妇姐姐?抱着疑问我走到堂屋,看了昨天给”媳妇姐姐“上的三柱香,那三柱香居然呈现出”三长两短“的势头,直到这时我才确定昨晚的红衣女子就是”媳妇姐姐“而此刻,爷爷和外婆很可能已经处于危难之中。

  顾不得小姨和表姐她们反对,我打算回小尚屯看看,我没有把这个意图告诉小姨,只是借口要回学校处理一些事情,便匆匆离开了,临行前小姨还特意嘱咐了些东西,无非就是不要再回小尚屯什么的。

  买了8号从赵县到大阳县的城际班车票,匆匆赶往小尚屯方向,阳县到伏龙镇是回小尚屯必走的一段路,而阳县发往各镇的班车放票早,一般中午12点之前就没票了。现在都已经下午三点了,自然是没票,最后还是搭了一位老伯的顺风车才总算上路了,拖拉机走的很慢,本来2个小时的路程走了将近四个小时,到达伏龙镇已经7点了,夜色渐渐弥漫了,没顾上这凝重的夜色,便踏上了回小尚屯的崎岖山路。

  差不多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看一丝灯光,熟悉的山头渐渐清晰起来,这是毒蝎岭,到了毒蝎岭那么离小尚屯也就不远了,心中有些小激动,便加快了步伐向毒蝎岭赶去,站在毒蝎岭村口,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整个村除了村尾那还有一丝亮光,其他房子都漆黑的屹立在黑暗中,走过村道甚至连一声狗叫都没有,静的出奇,没有停留,便向着那思亮光走去,一座土胚房映入眼帘,混混暗暗的灯光从窗户射出来,也算是这漆黑的夜空里唯一可能还有人气的地方,到了门口,我敲了敲门,走了几个小时山路又累又渴,打算进去讨口水喝,木门没上锁,自动开了。“屋里有人在么,我想讨口水喝,谢谢”我问,问了几声却依旧没人回答,屋里也是空荡荡的,好像没人似的,突然一双手拍向了我的肩膀,心里一怔,扭过头看,是一位老婆婆,虽然脸颊上的皱纹此起彼伏,但依就是一脸和蔼的表情,“小伙子,找我有什么事么”老婆婆说“婆婆,我想来讨口水喝,走了几个小时山路,有些口渴”我回到老婆婆招呼我进房间,端出一大盘饼子,示意我吃,我也没客气,大口大口的嚼着饼,吃的太猛,都给饼嗝了好几次,老婆婆笑盈盈的,直说让我慢慢吃,饼子还有很多。

  水喝得差不多了,饼也吃的饱饱的,我正打算告别老婆婆,连夜赶回小尚屯,正说着呢,老婆婆的脸都阴了下来“你要去小尚屯?”老婆婆阴着脸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