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着实让我吓一跳,虽然都已经是大学生了,但并没有行过男女之事,毕竟还有我的“媳妇姐姐”存在,也要考虑她的感受,就在我正想着该怎么反馈女同学时,伴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我居然隐隐看到一个红衣女子面容映在湖面上,这是人是鬼?心中生出疑问,渐渐的我身后的阴风一阵阵袭来,我打了个激灵,推开了那为女同学,这气氛太过异常,让我感到有些不适,便没有了之前的兴致,我拉着女同学的手,没注意月光下显得惨白而冰凉,没顾上这些打算立刻离开这,可身后的阴风越来越大了。

  开始我还以为是媳妇姐姐吃醋生气了,后面发生的事让我立刻改变了这个想法,乌鸦声呱呱的叫起来,女同学的手太过冰凉,刺得我打了个激灵,本打算离开这片树林,可不论怎么拉,我一个大男人居然也拉不动女同学,而此时阴风简直吹的更加肆虐,女同学本来背对着我的身子,转过来,吓得我立马扔下她的手准备逃开,不论怎么扯,那冰手还是死死的抓着我,我快吓尿了。

  女同学的身影朝着我转过来,之前那一身性感的热裤此时变成了一袭白褂,秀丽的脸庞撕裂成几道巨大的缝,蠕动的蛆颗颗不断从裂缝掉落。

  口里阴阴说着“张郎,你来陪伦家好不好,伦家好寂寞”隐隐的一丝血意,说着那原本肉色的手已经变成了皑皑白骨,朝着我心脏抓过来,“媳妇姐姐的阴风越来越猛,大概示意我赶快逃开,可我现在已经被那”女同学“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擒在手里,眼看那白骨爪就要刺进心脏。

  只见”女同学“忽然大叫一声便被弹飞了几米,我看她手一放,抓住机会,不顾黑暗,使劲朝着营地奔跑过去没敢往回看,其间媳妇姐姐的阴风不断吹拂在我的耳旁,直到阴风停了,我悬着的心才稍微有一些放下,如果当时回头看一眼,也许能看见那”女同学”正远远的看着我笑着。

  不知跑了多久,耳畔的风渐渐的减弱,营地的灯光也开始逐渐明朗起来,营地内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正围着篝火坐着,有说有笑,见我回来,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便硬要扯着我留下来烧烤喝酒呢,盛情难却,可我实在是没心情,借口今天白日劳累,早点休息推脱了,妈蛋,说实话,经历刚才那一幕幕,谁还有那雅致去烧烤了,找到我和王小胖的帐篷,便一骨碌钻了进去,王小胖此时正拿着手机看片呢,见我回来了,便给手机按了个息屏,笑盈盈的。

  “哎哟,邪哥,今个晚上怎么回来这么早呀,没跟人家小菇凉好好聊聊?是不是........”王小胖满怀期待的样子看着我。

  “瞎打听啥呢,好好看你的片去,放片声音小点,隔壁女生听到,影响可不太好”我转了话题,王小胖一脸没趣,转过身,继续看他的片了,我没打算把今晚那一幕幕告诉王小胖,平时见个老鼠都弄给咋咋呼呼的,这要让他知道了,还不得吓尿了,不然今晚的帐篷可睡不了咯,今晚的事只能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躺在睡袋里,静静的看着满天星辰,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幕,仍旧心有余悸,小心脏怦怦跳,脑海中不断浮现着一堆堆问题,湖面上那红衣女子是谁?“女同学”真是异类?为什么她只找我呢?思绪沸腾,辗转反侧,渐渐的,远方的鱼肚白都翻滚起来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洗漱,篝火野炊也即将结束,也该是时候返回京市了,同学们都在收拾行李呢,我这次带的行李不多,早早的便收拾好了,带着昨天的疑问,我开始在人群中寻找那位“女同学”不出意料,我并没有找到她的声影,只能寄期望她坐着别的大巴走了,百无聊赖。

  坐上了返程大巴,我倚靠着车窗,静静的思考昨天那一幕幕,突然,旁边女生的一句随口话让我顺时思绪炸了锅。

  “啥,你说XXX前几天失踪了,一直没回过学校”我惊讶的看着她。

  “是呀,据派出所的警察们说,给歹徒抢劫分尸了,人没抓到,遗体也没给找完全呢,太可怜了”小靓淡淡的说“那她也没来参加这次的篝火野炊咯,难道昨天............”我嘀咕到。妈蛋差点说漏嘴,“这不是废话么,难道你见过她?”小靓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酷匠√》网Du唯!,一a正:版k,an其他i(都/L是V盗“版

  “没有呢,我到现在都才知道这个事”我强作淡定的回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就是这一段对话,之后却给我带来了一系列麻烦。

  大巴回到京市,我便直接回了宿舍,由于遇事后基本都没合过眼,加之长途大巴一路颠簸,身心俱疲,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我准备睡醒之后将这事告诉外婆,自我记事起,外婆就一直是我们那的神仙,虽然在当今科技迅猛发展下,风水法术什么的早被归为封建迷信而遭受冷眼,但有时候科学技术并不能很好的解释一些事情。

  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醒来,睡眼惺忪,摸了摸手机,几封未读短信正映入眼帘呢,发件时间有昨天的有今天的,打开一看,都是快递小哥的催件短信呢,我记得我这段时间并没有在网上购物什,应该也不会是同学互寄的明信片什么的,正看着呢,快递小哥的电话打来了,说让我尽快去取件,是一封急件,所以他才一直提醒我,担心我误了事儿,快递小哥一片心意,盛情难却啊,拿了快件,便立即拆开了,里面是一封信,熟悉的黄皮纸将它包裹着,信是爷爷给我写的,内容大致是说,爷爷感觉自己没多少时日了,让我不要挂念他,永远不要回小尚屯,嘱咐我要好好听小姨和外婆的话,那块玉佩永远不要摘下来,一直要带在身上,看到这,鼻子一酸,眼泪居然稀里哗啦的流出来,怀念以前跟爷爷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那段美好的记忆逐渐浮现出来,不行,我一定要回去看看爷爷,更何况是最后一程,但按规矩分析从小尚屯寄信到京市,路途遥远,也许爷爷现在都已经仙游了也不一定,悲戚仓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