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听小姨说了这事,也挺为爷爷担忧,慈爱的摸着我的头,而我现在还只能躺在床上,她问候过我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心里嘀咕“三魂六魄少一魄”便破口大骂道,是哪个小畜生,敢占了我孙子的魂,当即给我开坛做法,配了个童养媳,旁边居然多了一个和爷爷那一模一样的罐子,也就那以后后,我便开始苏醒过来,而不知为什么也不用带那块玉佩了,此间外婆也消失了几天,据小姨说是去小尚屯了,外婆自小尚屯回来过后,跟我说了爷爷和父亲的情况,说他们一切都好,爷爷和父亲也答应要我留在城里上学不让我回去,开始我还一直不愿意,隔一段时间便吵着要回去,毕竟我还是十分想念他们,虽然外婆和小姨对我都挺好的,但此后我依旧没得到回去的许可。

  就这样,我就一直生活在城里,其间爷爷和父亲也经常过来看我,每次过来还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我的思念之情也就得以缓解,关于那几个童年小伙伴我也特别思念,每次都问他们境况,夏一蛋过的也挺好,据父亲说那次溺水之后,夏一蛋恢复得挺快,生活也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不过至此以后,就没去过巫河游泳过,王小姗则已经越发婷婷玉丽了。不过她经常都跑去我家,问我回来没有,每次都落得挺失望的,我似乎不能再回小尚屯里,童年好友之情依旧深深的映在我脑海中。

  记得小时候,从电视上看过一些电视剧,讲的都是地主老财那些事,第一次接触到了童养媳这个概念,大概便是,那些贫苦农民生了女娃,养不起,并给大户人家当童养媳养大,这个问题,我还特别问过外婆。

  外婆,“我又不是地主老财,为啥会有童养媳呢,还有为啥,那电视里的童养媳都是能看见,还是漂漂亮亮的,为啥我的媳妇就影都没有一个呢。”

  外婆摇摇头笑着,只是说我的身体不只属于我一个人,说话做事要时时注意,特别是对于其他异性,我只有三魂六魄,当时我对这些什么三魂六魄的这些没什么概念,问了也不清楚,只不过小时候常常发牢骚,我说我要娶好多媳妇,每到这个时候,耳边都会有阵阵阴风传来,,外婆一惊赶忙对着一旁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并让我说,我是开玩笑的话,我开始便不说,只是问,外婆,连媳妇都娶不得,我岂不是只能当和尚咯,我才不当和尚,外婆无奈的笑着说,我可以娶,但只能做偏房,其他的不行,阴风便一直袭来,妈蛋,忍不住这样的骚扰,我最终还是勉强说我是开玩笑的,奇怪的是,说毕那阴风便停了,我也就有那么点相信这个“媳妇”是存在的了。每年七月七日都要给“她”烧三柱香。

  时光渐渐过去了,而我也从没见过她,我也渐渐忘了有童养媳这个事了,而我也到了大学间,春心萌动,但也始终谨记着外婆的话,并没有在男女关系上随便过,其间还发生了很多有趣的经历,那时候,我也长到了一米八几的高个了,爱了篮球,没事的时间总约上上三五好友,到篮球场尽情驰骋,发挥着多余的精力,而不像现在的青年,一天到晚都窝在宿舍打LOL。自然在女生中就树立起了,良好形象,当然暗恋我的女生也不少,只是每次他们过度靠近我的时候,都会发生些怪事儿,渐渐的,虽说不是敬而远之,但距离感还是有的,到大学也没谈过什么恋爱,要说没有生理需求那是假的,正直青春年少,体内的荷尔蒙分泌还是挺给力的,因此没事的时候,总爱看看那D盘存的岛国爱情动作片,每次撸的正起劲,就是一阵电脑黑屏,内牛满面哪。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那时我已经大四了,又一个毕业季,想想模糊的未来,不禁一阵哀叹,毕业的最后一次聚会,我们选择了篝火野炊,那是整个京市最秀丽的篝火烧烤场,但人并不算多,岸边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两边则是高山正前方一片宁静的湖区,依山伴水,不用多说,这果断是个好地方,而我们的营地便扎在这儿,白天的摸鱼和烧烤玩的不亦乐乎,而晚上呢,还有篝火晚会,而飞放孔明灯什么的是今天最后一个环节,孔明灯带着每个人的心愿飞向空中,暗黑的夜空星星点点,晚会最后一个环节结束后,我和舍友王小胖准备回帐篷休息了,一个暗恋我很久的女同学向我走来,她今天穿的特别那啥,上身着一件可爱的小吊带,下身则搭配着火辣的超短裙和性感的黑丝,隐约可见深壑的事业线,我旁边的王小胖早就哈喇子都拖到地上了,妈蛋,真尴尬。

  “小邪,你过来一下,好不好,我有事要跟你说”边说哈砸吧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激的我一阵肉酥。

  “有什么事么”我回到。

  还没等我说完,身旁的王小胖倒是心灵神会似的,挤眉弄眼的给我使了个眼色,临走还没忘拍拍我的肩膀。

  /酷,匠u5网正版首%;发wo

  毕竟还是要考虑到”媳妇姐姐“的感受,毕竟同窗多年,何况人家女孩都主动邀请我了,我也不好辜负人家不是,嘿嘿。

  夜色渐渐凝重,我们走在波光粼粼的岸边,皓月当空照,此时阴风便一直刮向我的耳边,越吹越大,搞的我也是不耐烦,惹得我烦了压低声音,便转身对着背后说:“你要是真是我媳妇,这么多年了,你要是真的存在,也该让我见见你不是”说罢那阴风居然停了,这倒是令我有些意外。

  初始我和“女同学”只是扯着些大学美好时光,谈谈人生理想,普通的不能在普通,渐渐的转角来到了一片靠岸的小树林,总是隐隐觉得这树林有些怪异,虽没有“媳妇姐姐”吹来的阴风,我依旧感觉很冷,回到正题,只见她双脸颊泛着红扑扑的红晕,性感的红唇惹人眼球,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双唇向我靠过来,一只手居然还向我下面摸去了,妈蛋,简直是上下其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