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一震,如果小心脏能碎,那么你定将会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再我看来,少年身上,似乎隐约散发出一道红光,那颜色鲜红就好像之前看到的站在墙角的那个红衣女人,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了,难道我真的死了么,我拒绝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定在了我的身体周围,不管怎么挣扎,也是毫无作用,我只能看着父亲那不断踱步的声影,而一旁的小姗淅沥沥的哭着,空悲切。

  水滴一滴一滴的敲着青石板,滴答,滴答,渐渐的,日头已经准备落下,,那天际烧的红红的,血色般的光映射向大地,整个小尚屯,被染的血红血红的,王小姗此时已经去了村口四婶家,也就是夏一蛋家,看望夏一蛋的情况,黄昏中,一个血影冒了出来,她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黑色的,直接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那身影进了我家门,父亲应声出去,嘀咕了几句,听得出那是村长得声音,大概是我和一蛋出了这么一件事,过来看望情况慰问的,父亲接过村长给的东西,而此时另一个嗓音也冒出来了,是爷爷,他背着一个口袋刚刚回来便碰到父亲与村长两人,爷爷跟村长嘀咕几句,村长就走了,只是奇怪,整个村除了我家,今晚没有一家的灯开着,村径上也是静悄悄的,整个小尚屯好像一个死镇一样,静的有点可怕。

  傍晚,爷爷将他住处的案台给搬了出来,摆上香台,香台正插着三只上好的黄香,正幽幽着冒着烟,案台两旁,还插着两副法旗,随风飘摇着,其间爷爷扭过头,看向了我这面,好像能够看见我似的,随后目光便转向了案台,只见案台上的黄香已经烧毕,黄香烧的“三长两短”,爷爷眉头紧皱,天已经快完全黑下来了,爷爷从布袋拿出了一支狐狸,也看不清那狐狸什么样,只见两个点在黑暗中发出幽亮的光,爷爷摸出一把刀,提着狐狸朝着我这过来。到了门口,爷爷便停下来,手起刀落向着狐狸招呼,干净利落,那狐狸脖颈便被割开了一个口子,鲜血向着四面喷射,爷爷倒提着那狐狸,从门口上庭院谷场中心走去,血路便径直延伸到了谷场中心,事罢,那狐狸被扔向了一旁,紧接着爷爷拿过一张黄符,蘸过案台上早准备好的公鸡血,符令一打。

  “阴兵借道,百鬼夜行,引鬼道”

  抓起一把法盐便向砸向夜空,瞬时间漆黑的夜空星星点点,那星星点点的法盐抛到下来,好似织成了一张大网,其中的一部分法盐咂在了狐血道上,刹时间,熊熊大火便开始燃起,一条烈火道便映入眼帘,不一会,一缕红衣便沿火道飘出来。

  只见那一缕红衣沿着火道走出,,她径直出了房门,因为脚是离地的,所以从我这看向那红衣女子可说是直接悬浮在那猩红的火焰尖,见她头戴一领凤冠霞帔,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一身红袍长长的拖到火焰尖,衣尖与火交融飘飘荡荡,好似由着谷场延伸至家门口一样,远远看去上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

  阴风四起,庭前金竹,摇摇晃晃,嘁嘁喳喳,红衣女人飘在庭间,尖尖的脸蛋,明眸皓齿,一颦一笑间,尽显姿色,完全不像此前屋脚那红衣骷髅女,蛆粒颗颗掉落,令人作呕。局面最终被爷爷打破。

  ”小姐”

  #最:/新#%章‘节上RW酷*匠p网

  “别来无恙,还望能自行它去,我定当为你超度,早日投胎,落得好归宿”

  ”笑话,吾来之则来,去之则去,岂由你一小道所拦得住":红衣女子阴笑着:"如今吾寻得五阴之身,百年只此一回,吾岂会放弃,余当自行离开,如敢插手,定当取你性命”

  说完哈哈大笑,十分嚣张,阴风吹的更猛烈了,"小道敬重你是尸身之魂,也许百般无奈,落得此境地,你若有心愿未了,我定当为你办的妥当,还望高抬贵手,快离开我孙儿之身,我将倾力还你圆满”爷爷居然说起了古文。

  “汝休想“说完,那女子便立刻咆哮起来,原本俊俏秀丽的脸庞,早已经撕裂,露出骸骸白骨那团团蛆虫,从那撕裂的脸庞滑落下来,像下雨似的淅淅沥沥。真够恶心,看来已经打算死磕。

  爷爷,当然知道可能是一场恶战,虽已经做了准备,也难眠失策,那女鬼挥舞着衣袖,两条红巾顺势向爷爷打过来,直指喉咙,十分快速欲一招毙命,爷爷顺势跳过身前案台,与那红巾擦肩而过,而那案台,已被击的粉碎,法盐撒了一地,案桌上的法旗全被击碎,那女鬼十分精明。

  对于一个道者来说,法器的丧失,无异于大战之前,已自断臂膀,眼前如此景象,真替爷爷担忧,只见爷爷掏出仅存的一张黄符。

  大喝道“人有人道,鬼有鬼路,鬼道借法,神压”

  符令一打,不曾想,爷爷确连同符张便被一同打飞。重重撞到墙上,鲜血直流,奄奄一息,最后关头,爷爷拿出了那个画着毕画歪歪扭扭的罐子,撕开罐子上的符张,身后便出现了一抹威武的身影,那身影一刀向女尸砍去,只听的一声尖叫,双双当即没了影,狐火道熄灭,如果不是那地上四处撒着的法盐,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大战。

  自那以后,爷爷便大病一场,我的情况也一直未见好,便最终被小姨接到城里,见到了难得一见的外婆,外婆是大名鼎鼎的大仙婆,当年就因为文化大革命,扫除一切牛鬼蛇神,而躲入了深山老林中,无影无踪,最近一次出现,还是当年父母亲拜堂成亲的时候,直到近些年才有所音讯,但也不是谁都能找到的,为了我事,小姨费劲心力,才找到外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