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有一次还是被爷爷抓到了,我被罚跪了半天,之后也不敢去河边玩了,爷爷说我这么去玩水是不要命,我当时也懵懂,质问爷爷为什么别人玩的我就玩不得,爷爷板着脸没多说,稍后和牛二蛋的比赛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是不要命的了。

  话说一行人,来到了河滩上,夏一蛋,牛二蛋我们约定好谁的人先游到对面,谁就是爷,说完都开始脱衣服了,大伙丝毫没顾上站在一旁的小姗的感受,只见没一会都脱得跟光溜溜的黑泥鳅似的,只见小姗头低低的,那娇嫩的脸上泛着一抹微红,不知道该说些啥,我也立刻脱光了。只剩一条小内裤,那件从不离身的玉佩,跟着衣服顺手给丢在岸上小姗给我们在岸上看着衣物。

  只见我们几个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面,没了人影,手脚配合拼命的划着水,夏一蛋便游在我的旁边,没过一会,我冒了个头向后看去,牛二蛋那几个已经被我们甩在了岸上,正得意着呢,突然河上游上游飘来了一具尸体,打乱了我的节奏,惊的我一身冷汗,甩手碰到了夏一蛋,示意那尸体正从上游飘来,夏一蛋似乎没有感触到,而我总觉得那尸体只冲着我来了,似乎并没有靠近其他人的意思,尸体离我越来越近。

  我有意识的想躲开那具尸体,但不论怎么做也是徒劳,此时我全身感到一阵冰冷刺骨。全身开始哆嗦,虽然双手使劲拍打着水面,却依旧往下沉,就好像有双手抓着我的脚往下拖一样,夏一蛋似乎感觉到我没在他旁边划水了,便停下来,往后看,看见我挣扎着说不出话,只有双手还使劲拍打着水,手伸向水外想抓住什么东西的样子,也是急了,立刻便往我这边游,途中还大叫示意牛二蛋几个不要继续划了,快返回来。

  这场景也被岸上的的小姗看见了,她急的说不出话,又不知道怎么办,便扭头往村口跑去,水面上的牛二蛋他们,已经超过了我们,对夏一蛋的警告不以为意,以为我们是在逗他们玩,依旧坚持往河对岸游去,夏一蛋过来抓着我的手,双腿使劲的拍打着水,试图把我拉出水面,依旧是徒劳了,我们两人渐渐的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往深水拉去。

  正在此时,恍惚的我在书中河岸看去,爷爷的身影隐约的随着波涛荡漾,只见爷爷在河边拿出了一个木块,念着几句听不懂的咒语,而让我惊讶的是那木块上刻画的图案居然跟我以前在爷爷柜子里看到的那些惊人的相似,木块也依旧被一根红线包裹着,说时迟那时快,一阵阴风朝着那具尸体打去,隐隐约约能看见,阴风在水面划过时产生的波痕,只见那尸体的位置好像是由什么在扭打着,过一会就感觉脱着我们向下拉的力小了很多,而我跟夏一蛋由于刚才的挣扎遭已经筋疲力尽,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慢慢的飘向河底,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眼睛模模糊糊的看见夏一蛋和小姗坐在我床边向我微笑着,而我却怎么也说不上话,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心里一震,如果小心脏能碎,那么你定将会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再我看来,少年身上,似乎隐约散发出一道红光,那颜色鲜红就好像之前看到的站在墙角的那个红衣女人,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了,难道我真的死了么,我拒绝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定在了我的身体周围,不管怎么挣扎,也是毫无作用,我只能看着父亲那不断踱步的声影,而一旁的小姗淅沥沥的哭着,空悲切。

  水滴一滴一滴的敲着青石板,滴答,滴答,渐渐的,日头已经准备落下,,那天际烧的红红的,血色般的光映射向大地,整个小尚屯,被染的血红血红的,王小姗此时已经去了村口四婶家,也就是夏一蛋家,看望夏一蛋的情况,黄昏中,一个血影冒了出来,她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黑色的,直接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那身影进了我家门,父亲应声出去,嘀咕了几句,听得出那是村长得声音,大概是我和一蛋出了这么一件事,过来看望情况慰问的,父亲接过村长给的东西,而此时另一个嗓音也冒出来了,是爷爷,他背着一个口袋刚刚回来便碰到父亲与村长两人,爷爷跟村长嘀咕几句,村长就走了,只是奇怪,整个村除了我家,今晚没有一家的灯开着,村径上也是静悄悄的,整个小尚屯好像一个死镇一样,静的有点可怕。

  傍晚,爷爷将他住处的案台给搬了出来,摆上香台,香台正插着三只上好的黄香,正幽幽着冒着烟,案台两旁,还插着两副法旗,随风飘摇着,其间爷爷扭过头,看向了我这面,好像能够看见我似的,随后目光便转向了案台,只见案台上的黄香已经烧毕,黄香烧的“三长两短”,爷爷眉头紧皱,天已经快完全黑下来了,爷爷从布袋拿出了一支狐狸,也看不清那狐狸什么样,只见两个点在黑暗中发出幽亮的光,爷爷摸出一把刀,提着狐狸朝着我这过来。到了门口,爷爷便停下来,手起刀落向着狐狸招呼,干净利落,那狐狸脖颈便被割开了一个口子,鲜血向着四面喷射,爷爷倒提着那狐狸,从门口上庭院谷场中心走去,血路便径直延伸到了谷场中心,事罢,那狐狸被扔向了一旁,紧接着爷爷拿过一张黄符,蘸过案台上早准备好的公鸡血,符令一打。

  “阴兵借道,百鬼夜行,引鬼道”

  抓起一把法盐便向砸向夜空,瞬时间漆黑的夜空星星点点,那星星点点的法盐抛到下来,好似织成了一张大网,其中的一部分法盐咂在了狐血道上,刹时间,熊熊大火便开始燃起,一条烈火道便映入眼帘,不一会,一缕红衣便沿火道飘出来。

  看。,正,版`章节y上dj酷¤u匠W+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