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奇遇迷魂尸

  自打开始记事,爷爷房中就像个百宝屋,啥奇趣好玩的都有,于是端着锅就往爷爷屋里走,一如既往,进门就能看到一符大大的画卷悬挂在案台上方,一支暗红色的香炉上点着几只黄香,那烟袅袅的,八卦布袋包和桃木剑分列两旁,这副场景早已经习惯了,唯独有些惊悚的是那角落支的那个大棺材,在农村只要人老了上了年纪都会提前在家里置上一副的,爷爷是我们村这一代有名的“仙人”只要有啥事,村民都会来找她他,而且只要他出手,事情都会很圆满的解决,因此我们这附近的娃娃们都很崇拜他,当然也包括我。

  话转回来,我拿着锅进门,翻翻找找,没费多少功夫,米袋便找到了。取了米,我便打算抱着锅走了,迈开腿,一步两步,刚走出两步,就感觉有啥在后面扯着我似的,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嘁嘁喳喳的声音,我心里一惊,虽说这里是爷爷的房间,那么多厉害的玩意摆着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毕竟已近黄昏,屋里光线不算太好,还是有点瘆人,壮着但往回看。

  支黑喵蹦了出来,嘴里还喵的唬着,奔向了角落,随后又是嘁嘁喳喳,原来是猫逮耗子啊,吓死小爷了。回头看,我的裤脚被挂在了柜子门缝里,腿使劲一迈。裤脚也拉出来了,但柜子也给打开了一条缝。

  我有些好奇里面装着些什么,也许是啥好吃好玩的玩意也说不定呢,反正我肚子是饿了,这让我想的挺高兴的,我放下了锅,拉开柜门,等待着惊喜喜,柜子打开了,几个坛坛罐罐映入眼帘,旁边还摆着几个木头块,但不论是罐子还是木块,上面都雕刻着一些精致的花纹,歪歪扭扭的画着些看不懂的东西,,每个木块上都绕着一些红线,罐子上还贴着几道红符,正在我疑惑的看着这些东西的时候,爷爷的房门静悄悄的被开了,一僚黑影印在地上。

  酷U匠ns网!o永L2久'。免6费R5看小说MV

  斜阳透过窗户直接投射在地坪上,有些血色,在加上爷爷柜子里那些奇怪的符文,潜意识让我有点不安,我将柜子门合上,摸摸旁边的锅,起身准备离开。

  正起身,一支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远远看去,搭配着余光,那只手竟有一丝血意,本能反应,我的肩膀有些颤动,小心脏怦怦跳,扭头回望,竟然是爷爷,这场景转换太快,哎哟,妈蛋,吓我一跳,爷爷依旧叼着他的烟锅。

  此时爷爷开口了:你这娃子今天怎么去外面皮了,跑我这翻东西来了,墙角那口大棺材你不怕么,爷爷眉头有些微皱,我回答说,我饿了,家里厨房米缸没米了,我就跑这来了,看见是爷爷,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一脸笑意。

  刚说完爷爷便从口袋变魔法似的给我摸了两大枣出来,示意我先填填肚子,我一口扔到嘴里,美滋滋抬着锅便出去了,有枣子吃,我也没在意那些瓶瓶罐罐,只见爷爷感叹一声,声音略微严肃的说,以后不许在来屋子随便翻了,再来乱翻屁股要吃荆条了,反正我是嚼着枣子美滋滋洗米去了,没听见,“所谓说者有意,听者无心那”。

  小时候,调皮的事做过不少,有一次还差点把小命给丢了。

  记得八岁那年,夏天,我和童年好友夏一蛋,王小姗,正坐在隔壁村毒蝎岭小学上着这学期最后一堂课呢,每学期最后一堂课当然就是考试了,今个是最后一科《算数》,不管考的怎么样,反正同学们都挺精神抖擞,这是班里唯一没有学渣和学霸之分的难得时刻。

  考试时间两小时,考试时间还没过一半,我就困得不行趴在考桌上呼呼睡着,渐渐的,日上三竿,我醒了,一串闷汗挂在额头上,那学校旁的大柳树上知了不停的叫着,声音越叫越多,还越叫越大,这么吵,你说是个人,他能睡得着么。

  而此时坐在讲台上的老师开口了,眸子向我撇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笑,她说道:离考试完毕还有二十分钟,还没做的同学抓紧做了啊,我没理她,抬起手拂过额头上的闷汗,抓起铅笔,潇洒的写上三个大字,张小邪,便站直身子,走向讲课台,将试卷递给了老师,转身潇洒的走出教室,只剩下拿着我工工整整做完的卷子的老师在那凌乱着,班里的则女同学向我飘来惊羡的目光,毕竟还有二十多分钟才考试完毕,我便等在了教室外的走廊。

  透过窗子看进去,夏一蛋正在猛赶着卷子,脸憋得通红,估摸着那家伙没准考试时候睡觉坐着梦下河抓鱼去了也不一定,毕竟天气那么热,转眼看小姗,小姗似乎也做好了,认认真真的在验算答案呢,20分钟到也是过的很快,但我在外面几乎快被蒸晕了,考试完毕,我们班隔壁班的都蜂拥出了教室,路过皆是一震欢声笑语,夏一蛋,王小姗,我们已经汇聚了,天气炎热,都打算早点回家躲避着炎热的太阳,刚刚走出校门,却被一只手给拦住了,抬头一看,对方三个人,是隔壁班的牛二蛋,赵小豹一行,堵着门不让我们走,小姗急的脸红红的,夏一蛋则招呼了上去,说:怎么了,牛二蛋你找我们有事么,牛二一脸轻蔑说:听说你们是小尚屯数一数二的水鸭子,我看也没那么厉害吧,你看这天气也够热的,敢不敢和我们毒蝎岭的比比,赢了我叫你一声哥,输了你们给我们端茶倒水,怎么样。说完赵小豹那几个小喽啰也跟着起哄,夏一蛋顿时脸红脖子粗,似乎是被牛二蛋给激到了,他回到:就这啊,再多来几个你牛二蛋,我和张小邪也不惧你,说完跟我咂了咂眼。

  而我则心里嘀咕着河边玩水这要给爷爷和父亲看到了,我可没好果子吃,无奈夏一蛋已经迎战,只好接招,小姗虽也不乐意,但也许是对方人高马大怕我们出事,所以也跟着去了,一行人说走就走,很快便到了河边,这条河叫巫河,以前我常常背着爷爷和父亲跟夏一蛋,二虎哥来这这抓鱼,不知不觉也就练就了一副好水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