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我出生在X南省一个偏远小村庄小尚屯。本来在农村家中得子,新生命的诞生本是一件大喜事可是整个村庄都没有一丝喜悦的气氛,乌鸦声袅袅渐行渐远,气氛隐约的一丝怪异。

  我叫张小邪,我出生的前几天母亲还怀着我的时候忽然然生起一场大病,加上生我的时候出现难产的情况本来身体弱不可支的母亲去世了,据说那天房内的接生婆沾满血丝的右手靠近母亲的鼻孔,试图探寻母亲是否还有一丝鼻息,然而一声哀叹从窗内传出。焦急的在门外不停踱步的父亲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急忙打开房门欲探求情况。眼前接生婆那佝偻的身姿转向父亲,那面褶皱的脸庞下掩饰不住失落的神情。

  她嘴角微微一动:“大柱准备后事吧,佳宜她走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估摸着憋死了一尸两命,连声感叹,罪过罪过。

  看M正版R章e*节;l上酷;:匠|)网j

  就接生婆正要准备走的时候,我自个从母亲的肚子里爬出来了出来,滑到床单上,满脸苍白哇哇大哭接生婆当即就给吓跑了,是父亲一个人过来给包好的。

  等爷爷回来的时候,一切都给父亲处理顺畅。母亲的遗体给埋在了,十多公里外的“死镇”

  两爷子只顾着吃饭,席间倒也没有多少话讲,毕竟两个老男人间的的血海浓情,以达到不需要用语言修饰的地步,爷爷依旧爱不释手似的拿着他的旱烟锅在砸吧砸吧抽着,父亲坐在台面的凳子上,而我则神情安定,一脸笑意的睡在小摇椅上,父亲一只手在不断摇着,咯噔,咯噔,局面最终还是被爷爷打破的,只见爷爷掏出了他那灰色的破八卦布袋,拿出了一个玉佩似的东西,递给父亲,上面刻着一些精致又奇怪的图案,只是让父亲把它给我戴上,叮嘱父亲注意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将小玉佩拿掉。

  大概因为爷爷时常外出法的原因,所以特意嘱咐父亲,父亲问爷爷为什么,爷爷一言不发,到后来长大我才知道这玉佩就是我小姨给爷爷的那副。

  爷爷没有回答父亲为何缘由,只顾着抽旱烟,正抽着,忽然,门外远远的有人喊着几句话,隐隐约约的飘过来,虽然声音不大,但依旧可以判断出,这声音是挺嘶哑的,大概是从老远的地方就喊上了,嘶哑的声音渐渐开始明亮起来,只听的来人大喊,三丰师傅,不好了,我家出大事了,还没等人进门,爷爷便拿着他的灰色八卦破布包,背上桃木剑,奔走而去,远远的看见两人在一个路口停下来说着什么,随后两人便朝着隔壁蝎子岭匆匆离去,自我记事起爷爷一直是个执着而又敬业的人。

  时光荏苒,光阴逝去,我都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了,淘气的本性暴露无遗,隔壁三叔家王小姗,村口四婶家夏一蛋,我跟夏一蛋都差不多大,就没有以兄弟辈分相称。他其实也就比我晚了几个月,至于小姗,人家可是亭亭玉立的女孩子,每次看见我都甜甜的叫着小邪哥,小酒窝圆润的浮在粉色的双脸颊上,洁白的两颗小虎牙隐隐的露出嘴唇,甚是可爱,我们几个大男孩都很疼她。

  虽说很少跟我们这群混小子去玩,但彼此的关系处的都不错,特别是每次,夏一蛋,二虎哥我们出去调皮闯祸,都会替我们说情,就说夏一蛋这小子,虽说不会像母鸡一样,咯咯咯下蛋,但掏鸟窝那是一绝,记得那时候时候,每到春天,我,二虎哥,夏一蛋都会到后山上找点东西打打牙祭,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物质资料还是很贫乏的,一次,我和夏一蛋,小姗,刚刚从隔壁毒蝎岭放学回来,三人正路上走着呢,哼着小曲,嘴角正翘一根狼尾草,摇摇晃晃,我正哼的入神呢,夏一蛋那奇葩的嗓音冒了出来。给我兴致打断了,小姗正问他怎么了。这家伙指着大概一公里开外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回头说,小邪,看见那顶上的老鸦窝没,夏一蛋一脸惊喜,我顿顿神,朝着他指的那个方向看去,密密麻麻的,哪有什么老鸦窝,心里琢磨着八成是那蜘蛛网裹着落叶,常年累月积成的,我轻蔑的说,哪有什么老鸦窝,就一堆叶子吧,你是不是看错啦,夏一蛋被我这么一激,也是挺不服气,非要来着我往那树林走,我有点拖延,夏一蛋说,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的答应我一个要求,要是我输了,你什么条件随便提,怎么样,我也就答应了,我们安排小姗先回去了。临走还不忘托付小姗,要是家里人问起来,给打个掩护,安排完,我和夏一蛋朝着那密麻的树林走去,路途上两人心里都各自打着小九九,我当然自觉的稳操胜券啊,·即便到了那树林跟前,我依旧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见那夏一蛋已经卷好衣袖和裤腿,一溜烟抱着树干,钻上去了,前手一拉,后脚一瞪,一挪一挪的,不一会便到了顶,只见树顶随风摇了摇,没过一下,夏一蛋就沿着树干滑下来了。,我看他双手没拿着蛋,便有点得意,夏一蛋不知从哪,摸出三个老鸦蛋出来,脸上别提多的得意。

  我只得认栽,临走还没忘提醒我们打的赌,也就是这次赌,让我之后差点没命。

  回家路途,远远的看见父亲引着水牛,正在田里犁着,我就跟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打开家门,屋面空荡荡的,没人,爷爷没准给人办事去了,还没回来,已近黄昏,家里没人,肚子也呱呱叫了,我卷起袖子准备去煮饭,拿着锅,打开米缸,伸手进去却没摸到米,有点失落,灵机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