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我站在学校门口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来二十七中之前,熊子就觉得很奇怪,问我怎么报了二十七中,虽然这个学校高考一二本线的录取率很高,可它却是市里最乱的一个高中。

  熊子是我的好兄弟,还有一个好兄弟叫小北。他们两个都是我最好的兄弟。

  熊子跟我说,二十七中的学生大多数非富即贵,官二代富二代扎堆,老师根本不敢管,乱起来吓死人。

  熊子在外面混得挺开,我比起他来说老实多了,那家伙经常在外面打架,回来就给我吹牛,我一开始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听到多了,反而不太相信了。

  我想,应该没那么倒霉吧?我老老实实念书不去惹他们不就行了?

  然而没想到,我的想法太天真了,从走进这个学校的那一刻起,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我报道缴费之后,直接去了宿舍。

  宿舍是八人间,其余七个人都已经来齐了,我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在聊天,还有个家伙在睡觉。

  我冲他们笑了笑,谁知道这些人没一个搭理我的。

  我很快就明白了是什么原因,他们穿的都是一身的名牌货,而我,穿得普普通通。显然这些人非常势利眼,根本看不起我。

  我也没有跟他们说话,看了看宿舍,只有一个下铺没有东西,我就走了过去。

  一个胖子正蹲在我的床上,看我过来就下来了。他的鞋子挺脏,留下了两个大大的脚印。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看了胖子一眼,胖子却好像觉得什么事都没发生,根本没理我,只是和其他人聊天。

  我看他这态度,心里来气了。但是一想,还要在一起呆三年,第一天就闹起来就没意思。于是我什么都没说,开始收拾床铺,整理衣服什么的。等我忙乎完的时候一出来,发现屋子里几个人都不见了。

  我一看时间,已经六点二十了,而我报道的时候,有个学长告诉我,所有新生六点半必须去教室集合。

  ”吗的。“这些家伙,真的没一个好东西,随口提醒我一声要去教室,很难吗?

  p,酷sg匠L网唯lu一|正,&版c,3b其a¤他都是KK盗版;

  我急忙就往宿舍外面跑,忽然看到之前那个睡觉的家伙还没起来,急忙跑过去喊了两声:”去教室集合了,赶紧走吧。“谁知道那人根本没反应,我只有把他摇醒。

  那家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表,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我急的要命,说:“哥们,你快点吧,第一天就迟到可不好啊。”

  “没事。”那人依然不紧不慢的穿衣服,对我说:“七点半过去就行了。”

  “不是吧?有个学长跟我说,必须六点半过去啊。”

  “你要是着急你就先去吧,我还得收拾东西呢。”

  ”好吧,你也快点。“说着我就跑出去了。

  等我跑到教室的时候,教室几乎坐满了人,里面很安静。讲台上正站着三个高年级学生,其中一个人看了看时间,对我说:“自己找个位子坐下。”

  我转了一圈,才在教室最后面找到一个位置。

  “注意了,现在我开始点名。”我刚坐下没一分钟,讲台上一个长头发的学长就敲了敲讲台,大声说着。

  ”赵刚!“”到!“”李峰!“”到!“”千倚天!“我大声应了一声道。

  长头发学长嘀咕了一声:”这啥破名字,还有姓千的,你怎么不叫千万啊?”

  另外一个学长也笑起来:“哈哈,千倚天,我觉得千屠龙这个名字更适合你。“我的这个姓氏的确很少见,不过名字是妈妈取的,我有什么办法?

  ”林逸峰!“”……“”林逸峰?“学长提高了声音。

  学长又喊了一次,还是没人回答。我想,不会是我宿舍那哥们吧?让他别迟到,结果现在还没来。

  学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吗的,说了六点半集合,林逸峰是你们哪个宿舍的?把他……“结果他一句话还没活说完,另一个学长突然凑到他身边说了几句话。

  长头发学长脸色一变,没有再说林逸峰的事,他双手撑在讲台上,对我们说:”大家好!我是兴哥。大家既然有缘都来了二十七中,以后就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想,你们来之前也多少听过学校的事情,学校里面呢,是有点乱。不过,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兴哥我就罩着你们,保你们这三年太平。”

  兴哥的话顿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大多数人都很平静,他们这些公子哥富家小姐的消息显然比我们更灵通,剩下的一些人就像我这样的,虽然听过一些传闻,却一直没当真。

  “好了。”兴哥继续说着:“要我罩着你们呢,很简单,每个人,每个月交一百块钱保护费。不要急,大家初次见面,也许你们会怀疑兴哥我有没有这个能力罩得住你们,我给你们一个礼拜的时间,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兴哥的名号。过了一个礼拜不交钱的,就没机会了。到时候出了事哭着喊着来求我,我只会送你一个字,给我滚!如果有人想给老师打小报告,你们也可以去试试,不过我直接跟你们说吧,俩字,不管用!“兴哥这么嚣张,我真的有些吃惊。虽然听熊子说过二十七中很乱,却没想到这么乱,堂而皇之就在教室里收保护费!

  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一百块钱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真的不知道该不该交这笔钱。我发现我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同学,她的表情也很纠结,看她的穿着打扮,比我的条件还要差。

  ”你是周小雪吧?这个钱你交不交?“刚刚点名的时候,我记得她是叫这个名字。我悄悄的对周小雪说。

  周小雪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咬咬牙说:”不交。“我说:”我也不交!“我总不可能连个女生都不如。

  不过,大部分的学生还是选择了当场交钱。兴哥他们忙活了好久,最后看到没人上去交钱了,对了一下交钱的名单,说道:“全班五十三个学生,只有六个没交钱。看来这六位同学是在怀疑我兴哥的能力。没关系,你们还有个一个礼拜的时间考虑,想好了就来高三九班找我。“然后兴哥他们就走了出去。

  等他们出去之后,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只有少数几个人心事重重的坐在那里沉默着。

  快到七点半的时候,我宿舍那睡觉的哥们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城小天说:

喜欢的话,就留下你的脚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