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偷的向教室走去,蹲在窗户下,教室里面的灯都关着,还有嘻嘻嘘嘘的说话声,我敢断定是一男一女,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是谁,我小心的站起来,只把眼漏出窗户。

  我仔细瞧了瞧,在黑暗的角落有两个人影,果然是干仗的,我接着窗外洒进教室的月光,不断的扫描黑暗里的两个熟悉身影,女的坐在桌子上,男的站着,两个人抱在一起,明显是在亲嘴。

  “唔唔.哎,风哥,别,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恐怕今晚不行”。那女有点痛苦的对男的说道。

  卧那时候我就反应过来,难怪那么熟悉,原来是李红,风哥不就是秦风么,他们两个果然有一腿,趁着秦凯回家,偷偷在学校幽会,呵呵,我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这种情况证据是最重要的,没准以后能威胁他们,我摸摸口袋,拿起了手机,按下录像,虽然有点样子有点模糊,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干那种事。

  秦风沉默了一会,随后有点愤怒的说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肚子疼了,你不是耍我吧,我告诉你,我忍了一整天,让我弟回家了,你现在才肚子疼,别给脸不要脸”。

  我看着秦风马上就要霸王硬上弓了,不停的扒拉李红的衣服,中间李红也半服从半挣扎的,不过样子有点痛苦,秦风那种人,到手的鸭子能让它跑了吗,也不管李红是否痛苦,就开始解自己的腰带,李红见到秦风真的要强上,就不断的扭动身体说道:“风哥我肚子真的好疼,明天我再和你出来。”

  我估计秦风也不爽了,反手就甩了李红一巴掌:“你还说喜欢老子,别装纯了,明天我就回家,我弟在着,还怎么出来,老子今天晚上就玩了你”。李红一听见秦风说的话,就赶紧按着秦风的双手说道:“风哥,你别急了,我是真的喜欢你,只是碍于你们兄弟的情况,我肚子真的疼,要是干了那事,对你我也不好,反正我们以后在一起有的是机会”。

  当时秦风也反映过来,他也玩过不少女人,知道现在干这事对有危害,就大骂了一声。

  我看着他们心里偷偷笑了一声,我知道秦风现在一定很难受,那种感觉是个男的也知道,生死不如,哈哈。

  随即李红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看着秦风抚媚的说道:“风哥,对不起,我知道现在你一定很难受,要不我用手帮你。”

  秦风这下眼珠子都掉了,郁闷的样子瞬间变得猥琐起来,记录了三分钟左右,秦风就不行了,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站起来,我估计也是完事了,应该是想走了,还在这没准被他们发现,还是回了宿舍再说,我收起了手机,不留痕迹的退出案发现场。

  其实我也不明白李红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脏,为了钱?出去随便找个大款还不比秦风有钱?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我也没资格理会别人,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李红背后的故事。

  我回到宿舍,灯还亮着,强子和猴子他们四个人居然在打麻将,桌上还有几十块钱,我眼珠子一转敲敲门口说:“你们几个兔崽子居然在学校赌博,所有人记一个处分”。

  !酷pR匠网|y首发

  我话音未落,当时正在出牌的李阳身体一震,桌子都掀翻了,洒了一地的麻将,随即下意识的看着我,愤怒的跑过来捶我一拳说:“老子这盘糊了,起码赢个七八十元,你赔我钱”。

  “哈哈哈...”。寝室里的人一看见我就哄然大笑。

  猴子看见我来了,起身便要走过来大笑说道:“哈哈,天哥,你来的刚好啊,不然这盘李阳得翻本了”。

  我无赖的摇摇头,也没说什么,扔下行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淡淡说道:“明天你们三个请我去皇天唱唱歌就好了”。

  强子他们一听说皇天,脸上的笑容都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一片郁闷。要知道,皇天酒吧可以说是二中附近消费最高的地方,最低消费也得七八百,赢个七八十元亏大了。

  强子尴尬的笑笑,随即转开话题对我说:“天哥,你咋今晚回来了,好让明天我们帮你接风啊”。

  我白了一眼他们:“估计我们星期一回去动静应该挺大的,有秦风在我们根本动不了秦凯,只有等死”。

  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也没开玩笑了,各自回床上躺着。

  明天一早我就出去买了些东西,我想两天时间都去乡下,跟老头学几招,其实我是更想看看春天,我心里一直都觉得亏欠她了,两天时间其实我也没学什么东西,一个劲地拉春天往镇上跑,老头还说别把我孙女拐跑了,在老头家足足扎了两天马,就回学校了,我的腿好像都要废了,不过老头够意思,给我泡黑药水,泡完又是脱胎换骨的样子。

  星期天晚上我就回市里了,临走时老头叫我以后每个星期都来这,我说好,我也不知道老头怎么了,平时把绝学都藏着,现在怎么那么大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檬水说: 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