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龙纹身

  屋里有点黑,没到门口就闻到一阵浓烈的药水味,让我有点想吐,我看到中间放着一个大木盘,里面的水都是黑漆漆的,还冒着白烟,估计挺热的。

  我指着木盘问老头你整这个干啥,老头说让我进去泡一会,我愣了愣说我泡这个干嘛。

  老头无奈摇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跟我说“我看你根基不错,身板有点差,要是进去泡一会,应该有不错的效果”。

  我一脑黑线,“我根基不错,老子还没学过武功呢”。

  老头有点戏虐道:“你从小到大都挨打,身体养成了一个抗打习惯,现在的你虽然身子弱,要是能好好调养,必有一番改变”。

  呵呵...我真是苦笑不得,挨打叫根基不错。我也没说话,反正老头应该不会害我就是了。

  我脱了上衣,老头有点惊讶的看看我身上的几条疤,问我咋搞的,我没搭理他。我慢慢进入盘里,我站了进去,卧槽,这黑药水起码得有七八十度,还不把我烫脱皮,我立马想出去,一只手放在我肩膀上一按。

  嘶......老头你够狠的,满脸是热汗,整个身子都在流汗,感觉药水不断的冲击我的毛孔,整个身体都在抖,因为实在是太烫了,那感觉,比刀割还难受,我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我才慢慢适应下来,我发现身体上有些若隐若现的红印,我寻思这是什么呢?

  “最新1章¤节上V酷匠网^

  老头看着我,欣慰的点点头,下一刻,老头瞳孔一缩,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我看了都怕,跟了老头两个星期,我还没看到过这般的眼神。

  下一秒,我吃痛叫了一声,肩膀上传来阵阵疼痛,老头死死的抓着我的肩膀,狰狞面目的问我:“你身上和红印和胸口的伤疤怎么搞的”。

  我叫痛了两声,让老头先松开我,老头这才反应过来,再次问我,身上的东西怎么搞的。

  要说胸口的疤,是经过那件事才有的,我看老头也没恶意,我就给老头解释了事情,不然我也不会说,知道我为什么转学吗,其实我进监狱呆过三个月,原因我真不想说,都是因为我那该死的表妹,想到表妹,我狠不得把她按在床上天天凌辱,我死死的篡着拳头。

  老头看到我这般情况,拍拍我的肩膀,叫我别激动说道:“东城监狱,呵呵,没想到你去哪了,想要进东城监狱你还不够格,没有几张A级通缉令的人也别想进去,看来这件事里面确实大有文章”。

  我虽然记不清,但依稀有点印象,他们好像在我身上做什么手术,我足足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来,才有了这个伤疤,刚好在心脏处,过程我真不记得,至于红印,可能也是在监狱这段时间里才有的。

  虽然这些事情我都告诉了老头,但惟独有一件事我没说,谁也不知道的一个狱友,他让我发誓不能把他的事情谁出去,他说自己身上的事情已不限于东城这趟水,在我成为东城的一方霸主之前,都没有资格搅那趟水。

  监狱这段日子确是记得无比的清楚,暴力、冷血、变态,我才十五岁,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我足足过了三个月,表妹啊,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好一会,老头手按在我心上的伤疤,叫我别说话和呼吸,憋了好一会,感觉心跳也变的越来越快。快顶不住的时候老头才把手拿开,我大口喘着气,死老头子,再过一会得把我憋死。

  “哎......本以为是流言,没想到东城还有这等事啊!”老头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感叹地道。

  我看着满脸是岁月沧桑的老头,也许他也有过年轻是的热血。可惜我不知道的是,面前的老头确是许多年前在东城顶峰的人物之一。

  呃呃,三条黑线划过,我问老头这到底是咋回事啊。老头笑了笑“伤疤的事你暂时不比知道,至于这红印,是鸽子血龙纹身”。

  鸽子血龙纹身?这是什么啊,老头看着满脸疑惑的我,有些得意的给我解释说“鸽子血纹身也是一种纹身,不过和普通的纹身不一样,在平时的时候你是看不到的,在剧烈运动或激动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就如滚烫的药水刺激你的皮肤,它就不自觉的出来了”。

  我点点头,也有了一个了结,老头的见识还挺广的,要不是他,我估摸一辈子也不知道。

  我看了看胸口处若隐若现的龙头,心想他妈谁给我弄的,不过还挺牛的,我喜欢,估计要是让人看见,得把学生给吓的半死,出来混那个人没有纹身。

  我以后才知道纹身真的不是用来装比,而是一种气势,一种霸气,一个标志你身份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檬水 说:

最重要追书,麻烦你们了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