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掉了颗牙齿,有不少血,眼睛也肿了,估计挺恐怖的,春天过来拉着我,眼圈红红的问我咋回事,还拉开我的衣服看我有没有受伤。

  我摸着春天的头说没事,显然春天没经历过这些事情,挺吓人的。

  春天在旁边一个劲的鼓捣我半天,我说没伤着,最终完完全全检查好了她才放松下来,拉着我说回去帮你上药,我说现在还有事,等等再回去,春天一脸幽怨的问我有啥事呢?

  我看了看夏阳,说“咋们好久都没见了,去和个酒咋样?”。

  “好啊,我和几个兄弟在附近开了个烧烤摊,我请客”。

  “那成,春天要不你等我一会,我回去一定听你的话,好好上药”。

  过了好一会,春天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我就拉着她跟夏阳去烧烤摊了。

  到了烧烤摊,我看了看,还挺不错的,一天应该能赚不少钱。夏阳抱着一大箱啤酒走过来,啪啪啪,不一会,全都开瓢了,我示意春天也坐下,春天摇摇头,站在我后面,好像一个站在老公后面的小媳妇似的。我拿起一瓶啤酒就和他们干上了,强子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我就问夏阳“你最近都在干啥子,我看你混的挺好的。”

  他摆摆手,有一点无奈的说:“好个屁,能糊口饭吃就好了”。

  墨迹了好半天,夏阳有点感叹说“自己几年前就辍学了,到处找工作,辛苦得很,后来遇到了些兄弟,才勉勉强强开了这家烧烤摊”。

  不过想想也是在乡里,许多人都不读书,到处帮人家打工,为的就是混口饭吃,我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到市里发展”。

  夏阳顿了顿,显然他没想过,我继续说“市里发展好,见识也多,在乡里五毛钱的东西,放到市里卖一块,去外面闯荡多好,不然你想窝在镇上一辈子啊,咋样?”

  夏阳有点恍惚,和我碰了一杯,点了点头“我会考虑下......。”

  我拍拍夏阳的胳膊“兄弟,到市里了,有困难就去二中找我和强子,咋说你都帮了强子,我们都是兄弟,我在二中也有几个兄弟,说啥我也会帮你,记得来找我”。

  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夏阳笑了笑,递了两瓶酒给我说“那成,你把这两瓶灌了,我肯定找你”。

  “哈.....哈哈哈,你小子别小看我了”。我抓起两瓶酒哗哗啦啦就下肚了,一群人喝的东倒西歪的,我遇上夏阳也开心,喝了不少。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多,春天才拉了拉我,我想也是该走了,心想春天看着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也挺无聊的,当时我也迷迷糊糊的,叫强子回家了,强子说等等和夏阳去网吧,我说好,你自己小心点。

  春天就一路扶着我,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唧唧歪歪的问春天“到家了没有”。她说快到了,去你家上药。

  家里没人,估计我妈出去干活了,春天慢慢的扶我到炕上,实在是太累了,我立马软软的躺下,春天就走了,估计是回家拿药,我看着她的背影也缓缓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发现有人在我身上捣鼓着,我感觉有人帮我脱衣服,我当时还有一点睡意,直到有一双温润的小手在我身上游走,我就立马不淡定了,我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忽隐忽现的身影,穿着一条裙子,贪婪的闻着淡淡的清香。

  当时可能喝了点酒,精虫上脑,也不知道咋了就抓着春天的双手,春天喊了一声,想挣脱我的手,我就更用力的,一个弱女子咋是我的对手,我反手就把春天压过来,我爬在春天的身上,我当时理智就不清醒说“春天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春天说“天哥哥,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我特么当时能听到吗?也不管春天咋了,只想索求一丝欲望,手也不老实,不停的往春天身上游走,使劲的往春天的嘴里亲,本来是紧紧也牙门也被我撬开了,春天不断的挣扎,不过这种无谓的反抗,只会让堕入欲望的我更加兴奋,两个人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一个小时后............“砰砰砰....天哥,你咋关门了”。

  我听到敲门声就醒了,刚睡醒脑袋疼得厉害,我坐起来,咋感觉下面凉飕飕的,一看才知道全身光秃秃的。春天蹲在床尾哭,光着身子,我特么惊呆了。

  “哇哇....呜呜呜....呜呜...”。

  我呆呆地看着早就哭成泪人的春天,衣服和内衣都在地上,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春天帮我上药,我他妈把春天上了,我当时真的很后悔,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春...春天,我...我..,对不起”说了半天,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我知道自己说一万句对不起也无法把事情挽回。

  “啪啪啪........”。一阵阵巴掌声响起,我心想以后咋对春天负责,要是怀孕春天这辈子就毁在我手上了。

  春天没有看我,只是低着头,过了好一会,缓缓下地穿上衣服,抹了抹眼泪,拉开门跑出门外。看着春天的背影,强子进来了。

  “天...天...哥,你咋把春天上了,不是说不祸害人家吗?”

  这些事情强子明显没少经历,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

  最(新章2#节E,上W^酷~I匠A网

  “我特么不醉了吗?春天看我伤了,想过来帮我上药,结果...”我顿了顿“我特么现在不想说这个。”

  强子问我现在你咋办?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现在脑子很乱,脑海里回想着春天的笑容,我把人家姑娘给毁了,乡下的女孩子很保守,最注重的就是贞洁,听说连碰个手的不行,我特么把人家给上了。我前段时间看手机新闻,有个女孩被强奸,结果那个女孩整天在家里不出门,后来受不了,在房里割手腕死掉了。我寻思咋才能不让春天受伤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檬水说:

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