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次阴沟里翻船了,一早醒来,吴强还在睡觉,其他的都上学了,我过去给他一巴掌就醒了。

  “肥猪,你还不滚回教室,我要回家了”。我撇了他两眼。

  吴强搓搓眼说早就请假了,就和你回乡下,卧槽,你丫有个爹就是好,想咋样就咋样。

  “天哥,高义这事就算了?”。

  我冷笑两声道:“呵呵,你看我像吃了亏不讨回来的人吗”。

  c酷(k匠ba网…正*D版:B首m发#“

  吴强摇摇头。我就给他说今晚收拾了高义再走,现在去网吧玩一会。

  一听到网吧,吴强眼都直了,马上弹起床,说赶紧去。

  网吧附近有不少混混,专门收附近学生的保护费,不过都是些垃圾,要是遇上真正的黑社会,杀人就像杀猪一样,网吧里还有不少人呢,那时有很多小学生都玩撸啊撸,有时还爆两句出口,真是网络害了祖国未来。

  轻车熟路找了两个位置玩起了撸啊撸,玩了几个小时,就有几个混混走了过来,在我们旁边玩起了撸啊撸,都是些小混混,四五个人围着一个人,时不时还说两句。

  “你会不会玩啊”。刚刚有个人抢我人头,我急了就开骂。

  没想到旁边几个混混就瞪着我说吵什么啊。

  我本来就火,抽了风似的,一巴掌甩在玩游戏的那个人。几个骂骂咧咧就过来,我就抄起凳子想干仗了。

  结果我还没反应过来,吴强就拉着我往网吧外面跑,跑了三四分钟我就问他你跑啥子?

  他就说等等还要堵高义,我看也是啊,要是刚刚干起了就错过时间了。吴强就说早就查好高义回家的必经之路,我也点点头,说你干的不错。

  我们走到一条巷子口,一人在一边,我就说等等高义过来了,你就那个麻包袋盖住他的头,然后就马上跑,其余的交给我,吴强就得瑟的给我点点头,说这小事没问题,肯定给你干好。

  我还特意瞄了瞄巷子里有没有摄像头,逃生路线也和吴强研究好了,干这事不能只靠一股热血,不能留下证据。

  我就在巷子口转了转,找了一块红色的板砖,掂掂手还挺有分量的,就等了十来分钟,吴强就不赖烦的问我高义咋没来,我也急了就说再等五分钟。

  等了三分钟左右,终于有动静了,三十米左右,我偷偷瞄了一下,果然是高义,只有一个人,还哼着小曲,卧槽,还有一步平板电脑,当时高义还低着头在玩,平板电脑就权当你给我的补偿吧,我就给吴强打打眼色,他就点点头,秒懂我的意思。

  这杀人越货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干,心里很紧张,我紧紧握着手里的东西,这个时候只有板砖才能给我的一丝安全感。

  等高义到位的时候,我看到吴强就冲出去了,把麻包袋捂住高义的头,瞬间抢走平板电脑就跑了,高义明显反映不过来就不断的扯头上的东西,我看准时机拿去板砖拍过去。

  “砰...”。我把握的力度很有分寸,不会要他的命,他还没来得及就被我踹了他几脚就倒下了。

  “救....救命...啊!,杀人啊.....”。高义捂着头一个劲的大喊,临死关头的求生本能是很强的。

  我也不笨,马上就跑了,追上吴强一直向远处跑去,我还特意看看高义,还在地上挣扎就放心了,死不了,我一路跑,大约跑了三分钟左右就停下了,我拍拍吴强肩膀说干得不错,还缴获了一部好东西。

  呵呵,高义啊,这你可怪不了我,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反正在巷子里也没人看见,摄像头也没有,就算你报警了,知道是我也没有,你有证据吗。

  就和吴强向车站走去,现在乡下和城里开通了大巴路线,很快就可以回去了,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研究了平板电脑一会,还挺好玩的,路过的人都看着我,不,应该是看着我的平板电脑,我也抬头装装样子。

  路过一间店的时候,我顿了顿,那是一家卖西饼的店,我记得第一次吃的时候是在我的生日,我妈帮别人干活,干了几个星期才买了一盒,我那时候不懂事,我妈让我全吃了,说以后咋小天有出息了就给妈买,我乖乖的点点头,我妈还没吃过,想到这,我眼睛湿湿的,我没爸,都是我妈一手把我扯大的。

  “诺...”。吴强看着我,我手中多了两三百块。

  我拍拍吴强的肩膀,兄弟一句话不多说。

  “你丫给我滚犊子,别在这煽情”。吴强撇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去买了两盒饼,向回家的路走去。吴强好一个劲问我在乡下有没有嫂子,也没有漂亮的妞。我说有很多,而且都是处的,你去了乡下别祸害人家姑娘。

  我暗想乡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我,都说我的野孩子,我也搭理他们,反正就是没朋友,不过有一个女孩子在我家旁边,可清纯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人玷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檬水说:

噜噜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