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被神遗弃的孩子在最纯真的年代里遇见了他她生来具神力所到之处百花怒放他是冷酷嗜血的魔尊魔界万年瘴气从不开花闲来无事带她回家养着好玩收之为徒给她宠溺给她特权她如他想的那般长大纯洁天真美好到不可想象她缠着他撒娇卖萌他也笑笑纵容她的小孩子气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她一直把他当做是她的命她十四岁,他受了重伤她流着泪抱着他哭她说师尊,不要害怕,徒儿会保护你她把灵魂出卖给恶魔用死后万劫不复的代价获取了她想要的强大十五岁,她灭了鬼界留得满身伤痕只因鬼界曾伤他十六岁,她征伐神界亲手杀死了除她自己以外的所有神落了个弑父杀兄屠家族的败坏名声只因神界阻拦他称霸天下十七岁,她冷眼旁观老弱妇孺,嗤笑着她以前视若珍宝的善良被天下人唾弃自此名为妖女只因他说要她帮他十八岁,她耗费真气让魔界开出了花因此她寿命缩短百年只因他说他想看看花是什么样子她为他征战无数手上鲜血不计其数就这样过了百年千年她一千三百岁,他带回来了一个人类女子那个女子名冷清冷冷清清一身的寒凉孤寂她看着冷清对他闹,他却还在笑她看着冷清在流泪,他扮鬼脸逗她开心她看着冷清生病后,他焦急如焚找遍天下所有名医她一千三百零一岁,他说冷清喜欢花,你给她开她笑着点头说好那天魔界花开满城,他和冷清站在花海中她看见他脸上是从未见过的幸福笑容她站在花海的那一边发白如雪真气逆转却又瞬间变回,满目疮痍她一千三百零二岁,他说他要和冷清成亲她笑着说祝福那天晚上,她在房间穿着嫁衣独自枯坐到天明嘴里一直念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地像要叫到心里去她一千三百零三岁,他说把你的心脏给我神的心脏可以让脆弱的人类千年不死她知道冷清是人类女子,她也知道他想要冷清陪他一辈子她第一次没有立刻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师尊可是取心很疼他说很快就好她说可是师尊我会死的他说别闹了我知道神是不会死的她说师尊那样你就会幸福吗他说当然因为我有冷清于是她不再说话,点了点头却又在一瞬间开口她说,师尊我再为你开一次花好吗这次不要去叫冷清他愣怔说好那天的花开得最为美妙看花的人只有他和她他取了她的心脏转身就走他看起来是那么兴奋幸福连脚步都很急就好像要立刻赶到冷清身边一样她在花海里看着他的背影笑得很开心师尊你知道吗那些花在你的面前开得很羞涩,在你的身后凋零地很安详一个月,他的小徒儿没向他请安他想兴许是她累了不来也是好的两个月,他一直没见到他的小徒儿他想难得不再征战也许她上哪儿玩去了三个月,他开始有些不习惯不习惯她没在他身边唠叨不习惯她没向她汇报不习惯她没在魔都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习惯她没在他身边三个月对于魔来说真的不算长然而他却感到一阵恐慌冷清说她走了就走了吧他说那以后我魔界的第一大将便从此消失冷清说她走了就走了吧他说那以后你再也看不见花开冷清说她走了就走了吧他说可是我舍不得冷清说你终于不再伪装不再逃避可是她都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在意他说我不相信,涩涩是神不可能会死他不是不知道她喜欢他他只是装作不知道他喜欢她十四岁以前天真可爱纯洁的样子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冷酷嗜血的她更加有用他知道她讨厌杀戮也害怕鲜血但还是一言不发任由她从那个善良的神堕落成一个万恶不赦的魔他一直在逃避她的改变他一次次说服自己可以的可以的她这样的改变是最好的他把她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他也就理所应当的接受他看见她每次征战回来都是满身鲜血但他从来不去安慰因为他害怕她捅破那层他们之间的薄膜他知道每开一次花都会让她耗费很多精力但他从来都只是任性的命令她因为他知道她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现在那个陪伴在他身边千年已久的小丫头不见了他感到很害怕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赶紧起床到他身边说着师尊我在这里她就好像他身边的空气在的时候他嗤之以鼻不在的时候他窒息到连一分钟都撑不下去他发了疯一样上天入地找她他以为只要找到她她便能够再次无条件地回到他身边他也可以以师尊的身份一直陪在她身边那样她就会依然对他笑对他哭可是他找了找了好多年好多年却一直没有找到她就真的像是空气一样就算消散了,也看不见,摸不着他想念她在见到他的时候眼中的笑意他想念她对所有人恶言恶语却唯独对他的温柔无比他想念她,想念她的全部魔界已经很久没有开花了涩涩,我想看花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他独自站在魔界的边缘背影孤清冷寂身后突然有了动静是他熟悉的她的小心翼翼他欣喜若狂以为他终于找到了她转身却发现只是一个干枯瘦弱的老人他沙哑着声音喃喃道你终于来了他说你知道在魔界的北边开了一片永开不败的花海么他说那是她送给你的他激动万分以为她会在那里等他他可以和她一起徜徉在花海里摒弃一切的杀戮战争她也可以恢复十四岁的样子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他就算是以师尊的身份也可以一直在她身边他到了花海那里确实很美很漂亮他却没见到更美更漂亮的她接二十一章

  酷◎匠《d网永A久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