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长老独自坐在镇仙殿内,睁眼看着已经完全变黑的仙石,微微叹了口气。

  仰起头慢慢抚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独自呓语——“看来……还是得请他来啊。”

  男子黑衣如雾,冷酷的眼神扫向在场所有人,连玉帝也不例外。

  位列仙班末位的几位仙都偷偷打了个冷战。抬起眼怯怯地看向那个坐在玉帝宝座旁边的男子。

  他的眼里盛满了冰冷,他的嘴角没有一丝弧度。

  他开口——“说吧,条件。”

  玉帝是仙界之首,当然不会被轻易吓到。

  玉帝从容不迫地说道:“魔尊帮我找出另仙石波动的人,我便将玉月给你。”

  然后所有的仙便看见了那个冰冷的男子眼中冰雪的融化。

  是吗……那样他就可以救他心爱的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一袭白衣。

  那个女子手挽白纱。

  那个女子眼若桃花。

  那个女子肤若凝脂。

  那个女子高贵典雅。

  那个女子深爱着他。

  那个女子名为冷清。

  墨断歌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低哑迷人。

  玄清长老看着上座那个笑着的男子,低下了头,不可或约地叹了口气。

  净是些——痴情人。

 墨断歌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

  他记得他那个小徒弟擅自动用了神之禁术,让他陷入昏迷。

  再整理了一下思绪。寒千涩,可以开出玉月。

  他不禁冷冷地扯动了一下嘴角。当年自己费尽精力伤了那么多的元气,到最终还是没有真正为冷清拿到玉月。

  5O酷2匠'(网《首发

  “来人。”他的声音很低,也很冷。

  “魔尊。”瞬间一道身影凭空出现,浮现出淡淡的黑雾,渐渐形成一个人的形态。

  “去禁地,给什魔带句话。就说玉帝准备杀了瑾月白。”他的神色没有一丝改变,就好像在陈述一件很正常的事一样。

  魔卫并没有问为什么,而是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是”,便迅速化成烟雾隐了去。

  墨断歌的眼神高深莫测,他抬起头,像是在俯视什么一般。

  “玉帝……我要让你被迫出兵攻打妖界……”他的眼睛在刚刚出云的月光下闪烁着猩红的光。

  但凡伤我冷清者,杀无赦。

  有一个叫墨断歌的人深爱着冷清。

  有一个叫冷清的人也深爱着墨断歌。

  可是墨断歌似乎忘了。

  现在的那个人,叫圣秦辛。

  而不是冷清。

  就算冷清是圣秦辛的前世,但是前世终究是前世。

  有些东西变了。

  有些东西没变。

  敲门声突然响起。

  墨断歌眼中的红光停止闪烁。只有他的小徒弟才会敲他的门,其他人不敢。

  果然门外传来了女童带着询问的稚嫩童音:“师尊,涩涩可以进来吗?”

  但是未等到他的回复寒千涩便已推开房门。这是她的习惯。

  虽然师尊说过了她可以不用敲门,但是她觉得这样不妥。所以还是敲一下比较好,虽然她每次都没等到师尊的回复。

  一进房门便看到墨断歌坐在软榻上,用左手支着下颚抬眼看向她。

  “徒儿胆子不小了,敢弄晕师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蔷薇312a说:

对不起哈,今天晚了,不过我正准备写一对喜的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