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海,女子被囚禁在花海的正中央。

  她的双眸微闭,睫毛没有丝毫的颤抖。右下角凝固着一滴有些浑浊的泪水。

  头微微偏向右边,双手双脚被繁琐的铁链束缚在花柱上。

  时光定格。

  @?酷g匠网“g正4*版首发

  美如画。

  繁若锦。

  她沉醉在梦境里,那个有着她最美好回忆的梦里。

  那天北风呼啸,狂风挟杂着大粒大粒的雪迎面而来,砸到人的身上疼,很疼。

  在魔界古城的断壁残垣中,她碰见了她一生的梦魇。

  少年蜷缩着身子,将头埋在两膝之间。

  她那时不过才千岁过头,到底是有些好奇的。况且少年看起来很可怜,就像是要被湮没在风雪中了一般。

  她小心翼翼地提着裙裾走上前去,声音很温柔:“你很痛苦,怎么了?”

  少年的态度却极其恶劣:“你们每个人都在虚情假意些什么!我不需要!”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怒吼惊了一跳,却马上扬起了笑容。

  “真是个可爱的人呢,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

  那时的瑾月白只是一时兴起。

  那时的瑾月白只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吼叫,而这个少年却如同狂暴的狮子般大声嘶吼,对他起了兴趣而已。

  少年慢慢抬起头,睁开了半瞌的眼睛,略带些迷茫——“你肯,收留我吗?”

  瑾月白朝他伸出双手,脸上的笑容似乎要将人融化一般,她的声音很大,连风雪都没有掩盖去——“当然了!况且这不是收留,你是作为我的朋友,在我家住而已。”

  他心里的坚冰似乎被她灼热的话烫到一般。

  他看着那只有些小,却很白的手,又看了看自己已经伸出去却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很脏,很枯燥。

  他怯懦地想缩回自己的手,瑾月白却像看穿了他一般——她白嫩的小手快速地拉住他想缩回的手,攥得紧紧的。

  他一愣,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温暖。

  少女冲他露齿一笑:“快走啦,天都要黑了。”

  他看着她带着他飞升云端,他默念。

  是呀,天都要黑了,然后黎明就不远了。

  瑾月白,月白月白,你就是我的月光,我的白昼。

  但是此刻的瑾月白不知道他的身份。

  此刻的他也不明白自己去到仙界会带来的后患无穷。

  但也许很多年以后,他们都不曾后悔过那次相遇,那次邂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蔷薇312a说:

看到有人签到,有人看了,很高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