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满地的圣族弟子的尸体,白衣男子浅笑吟吟地从云端上走了下来,凌空而行,就像脚下有一步步阶梯般。

  他撑着伞,三千青丝微微浮动,浅浅的玉兰香盈满了整个战场。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uA说S

  他平稳地落到地:“魔尊又变厉害了,本王真是佩服啊。”

  墨断歌看着他,眼神似乎有些异样。

  “圣秦辛在你手里?”

  非湮弹了弹衣袍上的轻尘,嘴角噙着笑:“是。”

  墨断歌的眼睛似乎瞬间亮了起来,声音是藏不住喜悦:“你把她给我,条件随你开。”

  非湮还是轻笑着:“本王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魔尊变得如此不正常呢?”

  墨断歌眼中的一切情绪瞬间掩去,又换上了那副没有面部表情的面具——“妖王不必多问。”

  非湮摇了摇头,语气似戏谑又似嘲讽:“怕是只有这一个人才能让魔尊变得温柔吧。”

  墨断歌少许沉默。

  不是的,他似乎——对他的小徒弟也很温柔。

  为什么呢?因为她穿白衣和小时候的冷清简直一模一样——那个他深爱的女子。

  “圣秦辛是魔尊爱的人吧。”非湮一语惊人,但表情还是万年不变的微笑。

  墨断歌的眉眼很是坚硬“想不到妖王的知道得如此之多。既然这样,那你便把圣秦辛给我吧。”

  非湮眼中的笑意更甚。他没有自称本尊,而是自称的“我”。

  看来是真的爱极了圣秦辛。

  他查过,圣秦辛上一世是一位名为冷清的人类。与墨断歌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但是他不准备把圣秦辛交给魔尊——“魔尊来晚了一步,圣秦辛——已经死了呢。”

  魔界和妖界正式开战。

  从此她便日日听到魔界中伤残弱老无奈的叹息。

  是为了什么呢?师尊一向为人冷漠,不与任何人结仇。

  寒千涩垂下头,看着墨断歌脸上的伤口,眼中闪着泪光。

  她的发丝垂落到他的脸上,带些清香。

  墨断歌扯了扯嘴角:“涩涩不要这副样子,师尊很好。”

  寒千涩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她放声哭了出来。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

  她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着:“师尊……师尊为什么要和妖界……打仗呢……”他的手伸出,似乎想要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可却又在空中止住了。

  这个动作,他只留给他的冷清。

  寒千涩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她看着墨断歌,声音轻轻的——“既然是师尊的决定……那就由涩涩来帮师尊完成吧……”

  她的手点上他的眉心,声音仍旧哽咽,却带着一股魔力“师尊,安心睡吧。”

  仿佛被拉入了无底的黑渊。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昏昏沉沉地想要睡过去。

  墨断歌在最后一瞬间看见了寒千涩眼中一闪而过的红光。

  他的徒儿就要消失了。他知道的。

  对你使用禁术我从未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是清醒的,你一定会阻止我的。

  我想要的,却是能够对你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蔷薇312a说:

现在没人追,只能先黑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