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小身影穿梭在黑雾间,带着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路过的魔都停驻脚步,看向那个如此大胆敢在魔界穿白衣的女孩子。

  她长得粉嘟嘟的,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粉嫩的小唇微嘟,有些微肥的小手拍打着自己的小脑袋。她的眼光停留在了魔界中心那棵围满瘴气的树上。

  伸出手想要碰碰那颗树,却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了回来。

  威严的声音响起——

  “尔等非魔,也妄想碰我魔族神树?!”

  寒千涩淡眉一挑,圆圆的眼睛染上了几分娇蛮。双手叉着腰开始大骂:“你个老顽固!我怎么不是魔了!我一直都在魔界生活的!”她一直以不是魔界之人为耻。

  又是那个威严的声音——

  “汝乃神。”

  寒千涩跺了跺脚:“我要让师尊把你锯掉!”

  看着那个气得走路都有些不稳的小人儿,树后突然传出了一阵笑声。

  一名紫衣男孩从树后走了出来,用手中的小箫敲打着树干。上面立刻飘下了几片原本就不多的枯树叶。他的眼里闪着恶作剧般的笑意,他将两只手围成一个圈,放在嘴边大喊起来——

  “寒千涩,你那么凶悍长大恐怕是没人要的!”

  远处那个气冲冲的白色小身影停住了脚步:“古寂流,过来,和我单挑!”

  看着小女孩真的摆出一副要和他打一架的架势,古寂流挑了挑眉。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架啊?”古寂流将箫放在唇边,“要不我吹箫给你听吧。”

  寒千涩哼了一声:“古寂流吹箫最难听了。我才不要听呢。”小女孩隔着空气朝他做了个鬼脸。

  古寂流玩转着手中的箫,抬眼看向寒千涩——

  “那算了吧,还是单挑吧。”看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女孩,他抿嘴笑了笑,“可是你这么胖,我怕你一个不小心扑到我身上把我压死了怎么办?”古寂流一副苦恼至极的模样。

  吓?她哪儿胖了?师尊说她那叫可爱,不叫胖。长大了自己肯定会变瘦的!

  寒千涩嘟了嘟嘴:“师尊说我这叫可爱。”

  古寂流语气清淡:“那就是你师尊没有眼光了。你看你的脸——”男孩边说着边闪到了女孩身边,捏着她的脸。

  “这么多肉,你再看你的手,好肥啊。”男孩又抓起女孩的手示意她自己看。

  寒千涩瘪了瘪嘴,声音有些弱弱的:“可是师尊说……。”

  “别师尊师尊的了。他有教过你什么武功吗?亏你还那么敬重他。”古寂流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要不你别做他的弟子了,和我回……我教你好了。”

  寒千涩瞪了他一眼,抽回自己的手,白了他一眼:“我只要一个师傅。”

  寒千涩说罢欲走。

  古寂流忙在身后叫住她——“喂,不是说了单挑的嘛,怎么又走了?”

  “师尊说不要和不明身份的人玩。我要走了。”寒千涩的声音昭示着她在赌气。

  古寂流语气上挑:“你这个不孝徒弟什么时候听过你师尊的话啊?都几年了?你不一直在和我玩嘛。”

  “你……原来你一直不想和我玩?”寒千涩愣了愣,语气竟带些失落,“那我以后一定听师傅的话,不再来找你了。”

  古寂流看着那失落的小身影,不由得觉得好笑:“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是你自己理解错了吧。原来你这么笨啊。不过看你这副样子,一定是迷上本公子了吧?那我就为天下造福,娶了你吧。”

  “你……!”寒千涩到底也只是个小孩子,听到这些话难免脸红,她转身攻向古寂流。

  她的招式还很稚嫩,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罢了。

  古寂流一边轻松地闪躲着,一边嘴角上翘「调」戏她:“喂,若是我赢了怎么办?”

  寒千涩鼓了鼓小脸:“要是你赢了,我就嫁给你!”她定了定,清了清嗓音:“所以我一定会赢你的。”

  古寂流的眼神忽的暗了下来。嫁给他啊——这样啊。

  F◇酷匠%网Q)正q^版☆.首%发n

  真是个粗枝大叶的丫头,什么时候自己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

  古寂流看着她发出一连串他可以轻易躲闪过的招式,忽然不再躲避。

  他输了。故意的。

  寒千涩抬头看着他,眉梢染了些许笑意:“你看,我赢了吧?”

  古寂流比她微高,他伸出手放在寒千涩的头上,恶作剧似的向下压了压:“是是是,你厉害。”

  寒千涩甩开他的手,捂着被压疼的脖子,有些埋怨地看向他。

  他的眼神温柔了些:“好了,快回魔宫吧。”

  寒千涩听了他的话,准备回去找师尊。回宫路上回头,却发现他一直都在那里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的背影。

  一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蔷薇312a说:

新书求支持,赶快撸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