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秦辛的脸色未变。她还是优雅地笑着,看着瑟缩成一团的她。

  “神之子吗……真是个不错的好东西。”圣秦辛的手虚空伸出,就想要抓住什么。

  而后一道道金色的光从她指尖飞出,绚丽夺目,直奔两人。

  非湮微微闪身。白色的长袍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那把伞又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薄唇微勾——

  “圣大人还真当本王是个窝囊废了?”他浅笑,踏空而起。

  ^}看正n“版%/章节Zl上酷匠Jq网●x

  玉手轻执骨伞,长发墨倾,始终含着笑的双瞳却在此刻闪过些许深沉。

  怀抱婴儿,声音低哑魅人:“那本王就陪圣大人暂且玩玩罢。”

  他随手将婴儿一丢,似是抛弃她一般。

  她的眼睛瞬间瞪得很大,小小的脑袋顿时死机。那个玉如兰的男子不要她了……?

  思绪还在沉浮之中,她便已被抛到了光秃的树枝上,稳稳地躺在那里。

  她的眼中开始泛起雾气,他是真的不要她了。还好她的命大,正好掉到树上。

  非湮看着那肉团掉落到树上才稳下了心。却突然看见肉团眼泪汪汪的双眼。不由得好笑,我可没不要你啊。他欲打完这仗再向她解释,却不想这一拖延便是千年的错过……

  ----------|拈花|-分割线----------

  圣秦辛微微喘着气,捂着胸口,看着那个浅笑怡人的男子。

  他就温文尔雅地站在那里,衣袍未动。就像他从来没有出手伤她心脉一般。

  “圣大人现在知晓了吧?”他还是有礼地笑着。那笑容仿佛可以融了天下所有的冰雪一般。

  但是圣秦辛知道,他的笑容的背后,是无尽的黑暗。知趣地离开,还不忘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你护着她也没用,这六道间有多少想得到神之子的人你是知道的。难道你要以六道为敌吗?”

  未等非湮回答,她便已踏上祥云离去。

  男子一手撑着伞,浅笑盈盈。他的声音很轻,圣秦辛没有听见——

  “与六道为敌又何妨……”

  再回头寻找那个包裹在白色襁褓里的肉团,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

  枯树开满了花。纷纷扬扬的花瓣飘落到地,有的却停驻在他的伞上,发出扑簌的声音。

  伞轻轻滑倒在地,繁花间,没有她的身影。

  他把她弄丢了。

  弥夜子看见自家主子的伞掉落在地,立马停止装死从地上蹦起咬住那把骨伞。

  白衣男子的身体已变得微微透明。

  知道那把伞遮在他的头顶才得以缓解。看着非湮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恢复原样,弥夜子欢脱地扇动了两下小翅膀,似乎在向男子邀功。

  但它似乎没想到,它的主子正低着头,看不出丝毫情绪。

  过了许久,人间的太阳都快下山了,它的小翅膀也挥舞累了的时候——男子终于抬起了头,他拿过那把白玉骨伞,伞柄靠在自己的肩上。

  “走了。”弥夜子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家主子已经走出了好远。

  白衣男子的身影渐行渐远。东方的明月升起,照在他的背面,映出了一个被拉得长长的孤独影子。

  我怕的是——我没在你身边,谁来保护你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蔷薇312a说:

新书求支持,人多了我可以爆QQ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