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冬季。

  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停驻在一个小小的白色襁褓上。

  襁褓四周散落着大大小小已经凝结的冰花,布中婴儿似乎已经醒了。她的小脸皱皱的,看样子是刚出生没多久的。但她睁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笑。纯真到极点的笑。

  “咯咯”的笑声在这个只有风声的世界竟显得格外清晰。

  似乎受到了婴儿的感染。

  以婴儿为中心,四周的冰雪开始融化。向外扩张,一层一层,缓缓地消失不见。只余浅浅水露。

  在襁褓旁,率先开出了一朵小小的,粉红色的鲜花。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发芽到长出嫩叶,再到结出花苞,然后绽开。

  短短不过三十秒,襁褓的周围便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花。

  远远看去,在一大片银装素裹不见一点色彩的世界中,却盛开了一小片春天。

  婴儿的胸口微微发亮,闪烁着浅金色的光芒。

  云雾缭绕。朵朵祥云笼罩着金色的建筑。雕栏玉砌,飞阁流丹,画阁朱楼,琼楼玉宇。

  琉璃宫中,一位身着金色长袍的女子端着铜镜仔细地照着自己的眉眼。

  她浅浅的笑了笑,唤了一旁的男子——

  “非湮,我是不是变得更漂亮了些?”

  男子一袭白袍,袖口处印着用银丝绣成的花纹,浅云飘过,吹斜了他的衣角,露出一双白色长靴。一头发丝淡淡绾起,透露出他的不羁与狂傲。薄红的唇似笑非笑的翘起,魅惑至极。

  8●酷#p匠。网a首发;

  “圣大人定是漂亮的。”男子勾着唇角,说着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

  女子却还是开心地笑了起来:“原来神之子的血果真好用,下次再多取一点。”

  非湮的眉似乎皱了一下。“圣大人,她可是最后一名纯血统的神了,而且才刚出生。这样做恐怕不太好吧……”

  圣秦辛眼中的愉悦瞬间掩去,换上了一副阴沉的表情。“非湮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男子立即退后两步,语气微恭:“非湮不敢。”

  圣秦辛冷哼一声,挥了挥手,示意非湮下去。语气带着浅浅的警告之意:“不要忘了,你只是一个妖而已。是谁让你在这神宫里得以生存,你自己知道。”

  男子潇洒的背影并未停顿,只是携了一把白玉骨伞走进了云雾缭绕中。

  “是吗?”男子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听不出什么喜怒。“那是被谁送下凡间的?”

  他身后的男子长着一对红色的犄角,眼角印着妖红色的古藤花纹。“不清楚,据琴所说,她的胸口突然闪出一道金色的光,刺得所有人眼睛生疼。再回过神来,她就不见踪影了。”

  “接着说。”男子看了看云端,微微皱眉,撑起了白玉骨伞。

  “琴使用汀盘追踪,只在凡间微微闪动了一下便很快消失了。”

  男子撑着伞的手骨骼分明,白皙修长。他露在伞外的薄唇勾起一抹足以魅惑六道的笑容。“那就且让我去会会这刚出生便如此不安分的神之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