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节 暖气管中的尸体

  “老宋,你没发烧吧?”庄大楼圆脸出现在我上空,他皱着眉头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你才发烧了呢!”我喘着粗气,浑身疲惫到极点,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

  “那为什么你自己往海里跳?我刚才拉你都拉不住,你不会是中邪了吧?”庄大楼意识到什么,焦急的问道。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李洁快步出现在我的眼前。

  “到底怎么回事?”李洁抹了抹我的额头,翻看我的眼睛问道。

  “我看到有人跳海,本想不管……”我均过气,慢慢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想想感到心寒,如果不是最后那个白影,等等白影?是它救了我?虽然我不敢确信,但事实如此。

  水手们议论纷纷,有的说可能是那张人皮搞的鬼,有的说我们采了大量珍珠,导致海气失衡。不管是什么理由,足够让我警惕起来。

  #酷匠#网N'永1M久免I费4看sG小Rr说q

  在这过程中我瞟了瞟刘凡,虽然他面无表情,但他眼神特别的慌乱,这家伙难道有问题?

  讨论了一会儿也没什么答案,在船长的强制下水手们渐渐散去。李洁扶着我回到船舱里,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我怀疑这件事情与刘凡有关。我将阿丽号种种奇怪的现象告诉李洁,能明显看出李洁表情严肃起来。

  “我也有点怀疑这艘船有问题,我发现阿丽号结构布局是按照英国莱克号布置的,如果真的是这样,船长室下面应该就有一个空间。”说着李洁拿出一张纸画着,通往那个仅仅只有3米长两米宽的空间,除非从船长室里进去,或者是动力舱的输暖管道。

  我和李洁对视一眼,看来真的是阿丽号的问题,脑海里灵光一闪我突然有了主意。

  明目张胆的搜索船长室是不肯能的,除非我是船长,我让李洁去建议为了庆祝收获珍珠,让今天晚上能好好吃喝一顿。

  李洁点点头转身离开,紧接着我又找到庄大楼,务必让他拖住刘凡。

  “记住看住刘凡,即使他上厕所你也必须跟着,千万不能贪杯。”我严肃的告诉庄大楼。

  “难道你要和李洁去……”他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两个大拇指不停的碰撞着。我满头黑线的不理他,转身去准备了。

  李洁的建议获得船长的认同,夜里甲板上架着烧烤架,吃饭的船舱里摆满了水果、食物和酒瓶。酒过三巡,每个人都有些微微酣醉,水手们大声说着笑话,趣闻。

  “来,兄弟如果不是你提供船,我们现在还在海岛上等着,所以我建议大家都敬刘凡一杯。”我举起酒杯大声的建议道,获得所有人的赞同。

  “我不能喝了,等下还去动力室值班……唔”刘凡有些无可奈何,他当时主动要求在动力室工作,虽然给他配了两个水手,但他几乎包办了所有维修和加班事宜,我们还以为他爱惜自己的船只,也没有在意。

  现在想起来疑点重重,对庄大楼使了使眼色,庄大楼连忙拿着酒瓶杯子走上来,亲热的挽着刘凡的脖子各种劝酒。我走到庄大楼身后,他反手将刘凡身上的钥匙递给我。

  吃了两串烤鱼后,我装作呕吐在众人的笑声中冲出了船舱。小心的将舱门关闭,彻底隔绝嘈杂的喧闹声,抹了两把脸感觉清醒了不少,我连忙快步向动力舱走去。

  动力舱里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人值班,今天正好是一个叫米契的俄罗斯人值班,这家伙嗜酒如命,为了搞定他我特意带了一瓶超级大杂烩。这瓶酒我用朗姆酒、白兰地、伏特加以及茅台勾兑而成,要的就是瞬间将他放到。

  “宋,你居然给我带酒来了?你真是太好了。”满脸络腮胡子的米契眼睛紧盯着我手中的酒瓶,舔了舔嘴唇连忙迎了过来。狭窄的动力舱里充满了酒、汽油等混合十分糟糕的气味。

  “来尝尝味道,这可是我新调制的鸡尾酒。”我胡乱的扯着。米契抢过酒瓶咕咚咕咚的灌起来,看的我满头黑线,这酒我尝过一小口,那辛辣痛苦的味道我发誓这辈子不会碰这东西。

  这家伙居然像灌开水一口气喝掉半瓶,我有些怀疑这家伙的味觉器官是不是坏掉了。

  “好酒,好酒……”大杂烩的效果特别见效,刚喝下去不久的米契开始摇摇晃晃,大着舌头打了个咯,紧接着软软的滑落到地面,沉重的鼾声响起。

  “米契,你没事吧?”我摇了摇他的肩膀问道。

  “酒……”米契嘟囔两句后一动不动了。

  我连忙冲到暗门边,按照李洁找到的阿丽号平面图,暖气管道应该就在暗门后面。我抓住把手使劲拉了拉,摸出钥匙将门打开,一股极度腐烂的味道直冲脑门,熏的我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喘过气,掏出布条捂住鼻子,打着手电走进这漆黑的房间。又粗又长的管道布满了整个房间,这里算是中转站,所有能量都会由动力室输送到船只的任何位置。

  我边走边打探着腐烂气息的来源,这并不是几只死老鼠味道能媲美的,如果在里面呆久了我可能会被熏晕过去,感觉房间里应该堆了大量的尸体。

  我终于找到臭味的来源,确实是暖气管道,这种管道能容纳一个人,我咬着手电手脚并用的爬了进去。

  刚爬了不久,味道就越来越浓,管道底部全是黏糊糊的液体很恶心。模模糊糊能看到人影躺在里面,我用手电照了照,顿时吓了一跳,只见一个腐烂还挂着些许碎肉的骷髅头,仰着脑袋看着我。

  吞了吞口水,发现尸体重重叠叠,离我最近尸体还穿着维修服?难道刘凡带进来的维修工人全死在这里,那出去的那些人是谁?

  我心里胆寒,连忙倒退准备离开,刚退了一半就感到脚踢到什么东西。回头一看,我的妈呀,管道里被堆满了满脸是血的尸体,它们严严实实的将管道堵住。

  莫名恐惧在我心中滋生,我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把庄大楼带上,至少还有个人说话。我被迫无奈只得重新向前面爬去,一想到要爬过那些尸体浑身就渗得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