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凡僵硬着脸孔变的平和,但他眼睛通红样子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这道暗门后面是管控舱,我是怕出问题才着急的。”刘凡解释道,我可以确定暗门后面有问题。

  “我还是第一次到动力室看看,很好奇,我可以拍几张照片吗?”我装作对周围设备特别感兴趣的说道。

  “好......好吧!”刘凡笑容很勉强,我装作没看见拿起相机四处拍了拍,这才慢条斯理的向外面走去。继续参观其他地方,相反在这些地方时刘凡注意力极其不集中,他神情恍惚。

  真正的要将船驾驶出海,必须要足够经验丰富的船员。黄胖子这几天暴跳如雷,他联系过很多公司,都没人愿意上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是黄胖子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看来他想用钱砸。高薪聘请水手广告打出去了,薪水是普通水手的十倍,果然吸引大量的渔民以及国外的水手参加。

  他招募了十名经验丰富的水手上船,还有一名多年从事打捞的专家,兴奋的黄胖子召集众人举行篝火晚会庆祝。

  篝火噼里啪啦的响着,火光直冲天空,周围烧烤台散发着食物的香味。喧哗吵闹声震耳欲聋,黄胖子端着酒杯招待水手们大吃大喝。

  刚喝了杯啤酒,突然看到李洁穿着性感短裙,在不远处四处张望着。我心中一喜,难道她是在等我?想想最近李洁对我的好,或许她真的喜欢我?

  心中极度忐忑纠结,这辈子我还没找过女朋友。手心出汗心中打鼓,就在我咬了咬牙准备走上去打招呼时,陈晓宇身影闪过,我眼睁睁的看着李洁和他离开了。

  悲伤、灰心、失落等情绪在心中翻腾着,胸口难受的喘不过气来。手指感觉有些疼痛,低头一看,食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掐出血来。

  “老宋,你在这干什么?”身后传来庄大楼醉醺醺的声音。

  “睡觉!”我心情坏到极点,头也不回的说道。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任凭庄大楼在后面喊着。这里离酒店还有一定距离,必须通过停放阿丽号的码头。

  海岛的月亮更加明亮,阿丽号庞大的船头上洒满了银白色的月光,甲板上的人影也能看的清清楚楚,等等!今天不是刘凡值班吗?那甲板上的是谁,小偷?好奇的心情让我鬼使神差的向阿丽号走去。

  小心翼翼的拉着缆索爬上甲板,船上静悄悄的。

  我今天下船时看了相机里的照片,在暗门角落处能看到一双脚,我保证狭小的动力舱里只有我和刘凡两人,他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脚步声响起,我连忙闪到门后,透过门的缝隙能看到刘凡抱着布包神情慌张的从楼梯口下去。我心中一动紧跟着他远去的脚步声。突然脚步声消失,我大惊之下连忙闪到半掩的舱门后面。

  “咦?我怎么感觉有人在后面?”不一会儿,刘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从门缝隙看到他东张西望,居然径直走进对面舱里。他要过来检查?

  我顿时心急如焚,心脏砰砰狂跳,转头看着舱内简单的衣柜和钢丝床,根本没有任何藏人的地方。

  脚步声响起,缝隙里看着刘凡要进来,我脑海里浮现无数应对措施。他在门口疑迟片刻,紧接着转身离开了。眼睛上痒痒的,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满头汗水,深呼吸一口气松弛紧绷的神经。

  要继续跟下去还是离开?我纠结着思量半响,出去和进去遇到刘凡几率都是相同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进去看看。我小心的伸出头,外面静悄悄的,我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走着,尽量避免发出声音。

  动力舱里,墙壁上到处是粗大的管子,这里并没有看到刘凡,难道他没下来?我将目光投到那道暗门上,拿起相机照了照,刚准备看照片就听到脚步声。

  我大惊之下连忙蹲下身子,从栅栏缝隙中能看到刘凡急匆匆的走过来,嘴里还喃喃有词。我小心翼翼的移动身体躲到阴影里,只见他回头看了看,在暗门旁边摸索一会儿,暗门被打开了。

  一股腐烂臭味扑面而来,熏的我连忙捂住鼻子,就在我想凑过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时,手机震动。

  震动的感觉把我吓了一跳,连忙掏出手机关闭震动,发现是李洁打来的。刚放进口袋里,手机又开始震动,这次是庄大楼打来的,难道是出事了?我考虑了两秒钟后,决定离开。

  回来时并没有发生什么,当我走下阿丽号时看了看手机,居然有十多个未接电话。手机震动!我接起来一听是庄大楼的声音。

  “老宋你去哪里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刚才手机开震动没听见,怎么了?”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出事了,酒吧里的酒保淹死了。”酒保淹死了?我眼皮跳了跳,脑海里浮现出他搓手指要钱的模样。隐约觉得他的死和我有关,吓了一跳,我怎么会出现这种想法。

  酒保确实是淹死的,他淹死在马桶里,最让人奇怪的是脖子上有手掐的痕迹,好像有人掐着脖子将他拉进马桶淹死。很快他的尸体被运走,听过要进行海葬。

  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总是梦到从暗门处走出来一个女人,她静静的看着我,不论我问什么她也不说话。

  '酷匠;网})永R%久";免《费s看小说

  李洁和陈晓宇大清早就出去了,我心里极其不舒服,但也无可奈何,想想我这个穷屌丝怎么配的起李洁这样的女神,或许她仅仅只是把我当朋友吧。

  没精打采的被庄大楼拉着去吃早餐,刚嚼着吃的就听到耳边传来酒保两个字。

  “阿烈死了,会不会和三年前的那件事有关?”邻桌两个人窃窃私语凑着脑袋,我装作吃早餐,耳朵却竖起来听着。

  “说不定......算了这里人多,别说了!来吃个水果。”或许察觉到什么,他们警惕的闭上嘴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