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黄胖子做的都是大买卖,只赚不赔。他为什么要雇佣我这个一个连游泳都不会,只会吃鱼的旱鸭子。

  我心中冷笑着,黄胖子肯定有所图,他也可能是为了玉来的。于公于私我都会去南海一趟,为什么它们都会认为玉在我身上,利用排除法我将所有可能排除,最后将目光集中在这台二手相机上。

  为了找这份工作我拆解过各类相机,这部相机让我傻眼了,居然找不到缝隙和螺丝连接处。强烈好奇下我拿着工具却无处下手,相机机身是浑然一体的,难道秘密就在相机里?

  可惜时间不等人,时间紧急我只得放弃研究相机,让李洁帮我找本关于航海书籍,加班加点的阅读着。眼看黄胖子规定的时间要到了,我将庄大楼拉了回来,这几天他和胖妞极度升温,当我问他和胖妞那个没,他扭捏起来。

  “咳咳,婚前那个啥有害身体健康。”听到这个解释我鄙视的竖了竖中指,在反复询问下他终于说出实情。胖妞的那干瘦老爸老林头知道他两人的事情后,威胁庄大楼必须要有房有车才能娶他女儿。

  我瞬间无语了,以我对八卦敏锐的嗅觉,我知道胖妞相亲无数次,真的是送都送不出去。想不到遇到庄大楼这憨货,我无语的拍了拍老庄的肩膀,自求多福吧。

  后遗症就是庄大楼干劲十足,每天嘀咕着钱,梦话提到的都是钱。这家伙财迷心窍了,我转过头继续看着书籍。

  黄胖子准备了很多装备,工兵铲、望远镜、指南针等等,全都是花大价钱弄的德国货。

  我们搭乘飞机先前往香港,休息一天后从搭乘船只前往南海的107号海岛。我查过这个海岛的资料,海岛刚好处于众多航海线正中,上面淡水资源丰富,再加上有人开发成为补给物质进入远海的最后中转站。

  这座海岛是当年英国人开发的,新中国成立后这些沿海岛屿就回归祖国的怀抱。

  如果非要说这岛有什么问题,我只能说它刚好位于众多神秘区域同一纬度上。我们在香港休息一天,紧接着第二天坐着翡丽雅特号前往107号海岛。

  乘船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第一天你或许还能站在甲板上欣赏风景,第二天你就会感觉要死要活,或者连胆子都会吐出来。整个人虚脱似的,躺在狭窄的船上要死不活的直哼哼。

  直到下船站在陆地上才感觉活过来,我吃了点晕船药后好了很多。现在庄大楼正在经历第二阶段,他趴在船栅栏上大吐特吐,满脸鼻涕眼泪。

  “上岸了,老子一定要吃几只鸡补回来。”庄大楼有气无力的说道,我鄙视的竖了竖中指。

  第三天,我睡的正迷迷糊糊突然听到笛鸣,难道到了?我揉了揉眼睛坐起来,透过圆形狭小的船窗看到一艘油轮停在不远处,不一会儿一艘快艇快速行驶过来。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快艇上站着一个人,挺面熟的。走近一看居然是陈晓宇这小白脸,这家伙不是出任务了吗?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连忙穿上衣服走上甲板,看到李洁和他正在甲板上争吵着,看到我来陈晓宇对着我吹了个口哨。

  “他怎么来了?”看到李洁走过来我连忙小声问道,李洁面带怒容的踢着栅栏,半响后才对我说了实情。原来这痴情种子知道李洁已经出发连忙将任务交代给别人,连夜乘坐轮船追了上来。

  “真不知道他给我父母灌了什么甜言蜜语,老爸居然让他来看着我。”李洁咬着嘴唇说道。我也没语言,既然上来了就只有让他跟着。话虽然这样说,随便李洁走到那里这家伙就跟到那里。

  “老宋,要不要半夜我们敲这家伙闷棒,丢到海里去。”庄大楼建议让我什么心动,想想还是算了,说不定被丢下去的是我们。

  两天后,船来到107号海岛。

  几个黝黑皮肤的马来西亚人在岸上等着我们,问过才知道黄胖子花了大价钱请了文莱打捞公司包办所有事情,如果不出意外我们这趟还真的是来旅游的,拍拍风景,在沙滩上晒太阳。

  但是有那么好的事情吗?我表示怀疑。

  第二天,这个叫做卡菲的中年人就组织我们进行潜水训练,十多斤的氧气瓶背在身后,加上铅带全身上下接近30斤重。

  '酷匠V√网)$永y◎久免C费看小;☆说//

  与我在书上看到的潜水训练不同,卡菲先教会我们简单的手势,等我们记牢后就直接带我们下水。海岛周围有很多潜水区,在我笨手笨脚的喝饱三次水后,是人都知道该怎么潜水了,虽然不熟练,只要不出紧急情况我们都能单独处理。

  看着庄大楼熟练在我不远处追逐着鱼群,李洁这条美人鱼灵活的周围游来游去,我各种羡慕嫉妒恨。

  就在我们做准备工作时,意外发生了。

  我们租来的船在预航行中不小心触礁,我听到这个消息怎么也不相信,要知道操作船只的都是几十年的老渔民。

  能看到卡菲严肃的表情,私下我打听才知道,船只撞幽灵船了。当时出航不久还是晴天白日,天气好的不能再好,当船行驶到几十海里以外时突然遇到大雾,最让人奇怪的是大雾中闯出来一艘叫来日丸的渔船。

  船长发出信号,来日丸好像没有人驾驶直直的冲过来。为了躲避渔船,船长只能下令急转弯,结果就撞上了暗礁。而那艘渔船则消失在大雾里,船长连忙将这件事情通知就近的驻军。飞机再周围巡视了很久,没看到任何船只迹象。

  这艘日本船就这样消失在大海里,与日本海事厅沟通过才知道:来日丸是八十年代出事的渔船,日本人花了很多功夫都没找到,谁知道会在南海出现。

  船只被拉了回来,要修理也要等到几个月后,可能是感觉事情有些诡异,文莱打捞公司单方面终止这次合作。

  黄胖子只得让我们在海岛上招募船员和海船出海,可惜当地人不知道听信什么流言,根本不愿意出海,我只得打电话将情况告诉他。

  三天后,气急败坏的黄胖子出现在海岛的码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