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两天后,我们终于回复到精神饱满的状态,告别老太婆踏上归路。期间我还去弥耳家里想给点钱给他妹妹,在弥耳事情上我一直深表内疚。

  多方打听下,居然没人知道弥耳,就连他妹妹也说根本没有哥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我更加奇怪的是就连李洁和庄大楼也说没有见过弥耳,难道他们都失忆了?或者什么原因只有我能记起?

  李洁劝慰我别担心,是事实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暂时放下满心疑问,游山玩水在湘西玩了几天,这才告别湘西。

  还好走的时候我们找到车辆,回想起来时候那么多人,不由唏嘘不已。我们并没有走九道拐而是绕着远路回去,刚走进入市区我在手机店买了个电话,立即打电话给黄胖子。

  出乎意料之外,死了那么多人黄胖子并没有常人的反应,仅仅是淡淡的说了几句,而是约我们到那家酱香猪蹄的干锅店。

  “等死胖子过来,我不打的他哭爹喊娘我就不是庄大楼。”老庄抖着浑身的肥肉,摩拳擦掌的叫嚣着,我翻了翻白眼。

  门外急刹车响起,黄胖子风风活活的冲了进来,点了一大盆唾液长流的酱香猪蹄。这死胖子还算豪爽,走进来就自罚三杯。

  “你要的东西我们带来了,你看看吧!”我看着黄胖子丑态,心里极其厌恶。几条人命死于非命,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贪婪的盯着我手中的布包。

  D0酷P●匠网唯}一}正G版%P,其他都《B是`*盗`版vX

  “我先看看!”黄胖子搓着手准备过来抓,却被庄大楼粗壮手臂拦住,手指不停的搓动着。

  “哈哈,报酬都好说。”黄胖子大笑着从提包里拿出几叠软妹币,整齐的摆放在餐桌上。不得不说红彤彤的软妹币特别吸引人,庄大楼喜笑颜开的点着数,这时候黄胖子也没急喝着小酒等着庄大楼数钱。

  “怎么多出五万?”庄大楼诧异的看着手中的钞票。

  “多的算给兄弟的辛苦费。”黄胖子搓着手说道,我点了点头,这种用命搏回来的钱不要白不要。我示意让庄大楼把布包给他,黄胖子接过布包特别激动,仔细看了看才松了口气,将布包重新叠好放进怀里。

  “多的兄弟不说,干了这杯。”达成目的的黄胖子特别兴奋,举杯劝酒。酒过三巡后,我们才谈起这次惊险的旅行,当谈到王峰他们死于非命时,这胖子装模作样的捶胸顿足,表示一定会给他们家里寄大笔钱按后事。

  当谈起司马克时,他明显愣了愣,表情特别怪异。

  “司马克?我印象中没这个人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当时和你们出发时只有王峰他们。”黄胖子这句话让我心中一堵,看他模样好像并没有说谎,这下轮到我心里犯嘀咕了。

  “你确定吗?当时还一起在这里喝酒吃肉的那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我依然不死心的问道。他依然摇了摇头,沉思半响突然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变的极其不自然起来。

  在我们再三追问下,他才说出实情。确实有司马克这个人,他也是黄胖子招募的对象之一,可惜在我们出发的一个月前出车祸死掉了。

  我心脏狂跳起来,难道这几天跟着我们的人是鬼魂?席间我沉默不语一直喝着闷酒,酒辛辣的苦味让我神经舒缓很多。我突然想起我给司马克照过相,连忙借故上厕所,在厕所里将相机打开,翻着相片。

  果然如我所料,司马克没留下任何痕迹,和弥耳一样凭空消失。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席位,看到庄大楼和黄胖子油光满面的啃着猪蹄,聊的热火朝天。我心中烦躁连干了几杯酒,头晕乎乎的坐在位置上。

  “怎么了”李洁凑过来问道,我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很难说清楚。

  “他们在干什么?”两人亲热的有拜把子的倾向,我好奇的问道。

  “黄胖子说在南海开发一个项目,要我们去拍点纪录片回来宣传。”

  “又拍?又去掏谁的坟墓?”我感觉自己都要成盗墓贼了,心中极其不耐烦的问道。

  “别生气,这次真的是去拍纪录片,听说还能在水下拍摄鱼群,真的好期待啊!”李洁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让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也要去?”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为什么我不去,我都重来没去过海边,想想还可以晒晒日光浴......”李洁已经陷入幻想之中,我有些无语。

  “那你工作怎么办?”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

  “工作?我这次那么辛苦,还找回了那么多文物,肯定会有几个月的假!”李洁满不在乎的说道,她突然凑到我耳边,温暖的呼吸让我血气上涌。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爸是李钢,哈哈!”见捉弄了我,李洁笑的花枝乱颤,看的我吞了吞口水。

  没钱就不能娶媳妇,一套房子,一辆车,我焦急的差点把头发都扯下来,还好这次收获也不小,李洁象征性的拿了三万块,我和庄大楼一人分了十万。

  相对于几百万的房价,我终于屈服在强大的软妹币攻势下,准备南海拍摄活动。冥冥中自有定数,难道老憨当时已经算准了我会去南海?

  本来以为立即启程,可惜正好遇到汛期,至少还可以在家里待一个多月。很久没有回家了,遇到太多事,家里那些神神鬼鬼我也没那么害怕。

  上楼开门,家里迎面扑来灰尘潮湿的味道,走的时候居然忘了用油布将家里家具盖起来,我无语丢下背包,免起袖子准备给家里来个大扫除,至少也算是除旧迎新。

  满头大汗的劳动半响,在扫床下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堆了很多东西,我记得我并没有什么东西堆在床下?连忙拿来手电看看,却发现下面有几个木盒子。

  拉出来一看顿时傻了,谁他么的把骨灰盒放在我床下,数了数居然有九个,我手指颤抖着拿出手机,打通庄大楼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