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老憨呢?”震动刚停,李洁就跑过来问道。我摇了摇头,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憨自寻死路也怪不了你。”李洁安慰我道,我勉强的笑了笑算是回应。地震将地理位置破坏了很多,但我依然能认出这里是我们遇到米娅大巫师鬼魂的地方。连滚带爬的走下斜坡,我们决定将那小男孩埋葬在他们的墓穴里。

  这里离商湘王的墓穴隧道仅仅才几公里,我不由感叹世事无常,我和庄大楼用匕首在坟墓外面掏出一个大坑,将小男孩尸体埋了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愿你能够安息!”旁边李洁喃喃的说道。拍上最后一把土,我这才拍了拍手离开,走了一会突然有所感,回头望了望森林里一片寂静。心中一动对着来处拍了几张照片,翻开一看照片上小男孩正站在不远处对我们挥着手告别。

  我微笑着挥了挥手,转身继续前进。

  “你刚才在干什么?”满脸泥污的庄大楼好奇的问道。

  “和你一个老朋友告别。”我望了望天空,蓝天白云下的日子真好。半天后,又累又饿的我们终于回到当时住在那里的吊脚楼,老太婆看到我们很吃惊,连忙准备食物和烧热水。

  我脱掉又重又脏的衣服,用了三桶水才将身上的污垢洗干净,随便吃了点东西倒在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晚上我才醒了过来。

  庄大楼还在酣睡,打鼾声音几里外都能听见,我看到床头整整齐齐叠着苗族衣服,连忙穿起来走出去。可能是怕我们醒过来没东西吃,锅里还蒸着馒头和玉米,早就饥肠咕咕的我那顾得了那么多,抓起来就啃。

  那么久以来一直吃干饼和压缩食物,甜腻清香的玉米汁刺激着味蕾,我一口气啃了三包才停了下来,将馒头用树枝插着放在灰烬上烤着。

  “你醒了?”李洁声音传来,看到她我瞪大眼睛,她穿来苗族衣服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江南女孩的秀美和苗族女孩漂亮服饰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呵呵……”我感觉舌头打结,支支吾吾半响说不出来话,只知道抓着头发傻笑。

  “这是阿亚大婶女儿的衣服,好看吗?”李洁笑脸如花的说道,还转了个圈。

  “好看好看!”我能说不好看吗?李洁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孩。她在我身边坐下来,我连忙拿一根玉米递给她。

  “这次探险你怎么看?我脸上有花吗?”李洁小口的啃着玉米,洁白碧玉的手指让我看傻了眼,直到她嗔怪的表情我才回过神来。

  来的时候一行十个人,除了我们三个其他人都死于非命,我都不知道回去如何交代。我将我的忧虑告诉给李洁,她脸瞬间变的怪异起来。

  “我们明明只有9个人,那里来的10个?”李洁吃惊的说道,我顿时一惊连忙将人数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加上王峰一共是6个人,我、李洁、庄大楼还有司马克。

  “司马克是谁?明明就是王峰带队,一共是九个,难道你忘了走的时候我们还合过影就是用你的相机?”李洁这话让我更吃惊了,什么时候合过影?我拿起相机连忙翻看着照片,果然在里面找到一张合影。

  数了数上面的人数,确实没有司马克这个人,我头皮发炸,背后升起一股寒意。抬头与李洁对视一眼,缓缓的将司马克这个人的经历说了出来。

  “事情太诡异了,我觉得还是应该去问问黄胖子,也许他知道点什么。”李洁提议道,我点点头。吃完饭我回到房间里,庄大楼刚好醒过来。

  “这趟出去你有没有什么收获?”庄大楼嬉笑着凑过来问道,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天生的不知所谓恐惧。

  “你看这个。”说着他从背包里翻出几块刻有甲骨文的石板。

  “酷匠f网、唯B一正%版M3,/其=#他sV都是n盗?√版w

  “这种年代久远的玩意,除非你能找到有胆收购的买主,不然一文不值。”就在这家伙沾沾自喜,YY的准备卖多少钱时,李洁走过来泼冷水。

  “不是吧!”庄大楼可怜巴巴的望着我,我捂着额头点了点头。他瞬间垂头丧气将甲骨文石板如同垃圾般丢在地上。

  “这几个字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果你上缴给国家的话……”李洁故意翻看着石板没继续说道去,庄大楼眼睛一亮,小狗般各种讨好,就差吐舌头摇尾巴了。

  “能卖多少钱?当然我这个人不贪财,我是为了给老宋置办嫁妆!”说着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洁,满脸淫荡的举起两个大拇指相互对着动了动。

  “这本来就属于国家的东西,还想要钱!”李洁俏脸红了红,紧接着雌豹似的露出爪牙,我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你谁不惹偏偏惹这姑奶奶,不过老庄心思我明白,果然是好兄弟。

  “咳咳,李大小姐再和你开玩笑呢。”我连忙打圆场,同时对庄大楼使了使眼色,这家伙果然是见钱眼开的,这方面精明无比,连忙厚着脸皮各种讨好,恭维的话语让我都听着脸红。

  果然美女靠哄,李洁被哄的眉开眼笑的,两人激烈争论一番将金额确定下来。我呆呆的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讨论着,陷入沉思。

  如果完全没有司马克这个人,那么这一切可能是一个预制好的陷阱,是谁设立这个陷阱?黄胖子?还是那些莫名的鬼魂,鬼魂也能设立陷阱?我摇了摇头将这些荒诞的想法抛出脑海,肩膀上的红印我几乎忘记它的存在。

  老憨并没有告诉我姓肖的到底在那里,不对,他掉落悬崖最后说的那句话,在南海?难道他想告诉我姓肖的在南海?

  “在想什么呢?看到美女眼睛都不转一下!”庄大楼凑过来说道,眼睛在我俩之间暧昧的瞟着。

  “老庄,你现在肚子饿了吧?”眼看着李洁有恼羞成怒的迹象,我连忙善意提醒道,果然这家伙肚子咕咕响起来,连忙爬起来抖着肥厚的脂肪快步向厨房冲去。

  “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沉默半响李洁问道。

  “回去找黄胖子算账!”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今天端午,祝大家端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