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急时刻庄大楼将我拉了出来,我在他的拉扯下跌跌撞撞的走着,躲避着掉落下来的石块。

  “你们快点,主殿要塌了!”在通道洞口处李洁扶着老憨大声的喊道,我心急如焚,强忍着浑身疼痛加快步伐。

  “玉!”眼看就要到达通道口,身后又传来沉闷的吼叫声,我下意识向后一看,只见活尸如同野兽般在乱石中跳跃着。弥耳丑陋的脸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嘴巴几乎裂到耳朵后面,它速度特别快眼看就要扑过来了。

  “死胖子你快走!”我咬了咬牙,使劲拉过庄大楼一脚踢在他的肥屁股上,只见庄大楼惨叫着扑向洞口。我刚准备回头迎敌,背上金石声响起,一股巨力传来我情不自禁的向前扑去。撞在庄大楼身上,我俩几乎同时滚入隧道中。

  “轰!”头被撞的晕头转向时,耳边震耳欲聋声音再次响起,脑袋猛的一震,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老宋快醒……”耳边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紧接着脸上凉凉的,缓缓的睁开眼睛在闪烁的火光下能看到满脸污迹的庄大楼以及一脸欣喜的李洁。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嘶~!”我刚想坐起来,肩膀上闪电般的疼痛让我重新倒在地上,紧绷的感觉传来,我这才发现肩膀已经用碎片包扎起来。

  在李洁搀扶下我靠着石壁上嚼着没有味道的干饼,艰难的吞咽下去。原来就在我们滚进来的瞬间,刚好有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砸在通道上,这让我既喜又忧,喜的是那活尸短时间内不会追上来了,忧的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

  看了看背包发现被锋利的爪子撕裂很长缝隙,露出里面那小孩尸体。我心有余悸,这才知道是小孩尸体帮我挡了最后一击。用绳索将背包捆好继续背在背上。

  |Y酷√{匠l网=%正&版¤$首发}

  老憨现在的状态很惨,不知道受了什么伤,浑身上下并没有伤口,整个人萎缩到极点。还好他口袋里东西比较多,在庄大楼照顾下连续嚼了两块漆黑腥臭的饼子精神才好点,至少不会让人搀扶着走。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看着老憨说道。

  “从隧道里走,咳咳,如果不出意外两天后我们就能回到地面!咳咳”老憨咳嗽着说道,这让我有些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地方?

  太多疑问在脑海里徘徊,看到老憨面容惨白的模样我也不好问,先出去再说。震动的余波依然困扰着我们,漆黑的隧道里时不时会掉下泥沙碎石,我们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顺着隧道不知道跑了多远。

  饿了就吃点东西,渴了就喝点石壁上淌下来的水,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只知道向前走着。每个人都精疲力竭,能看到脸上透露着疲惫。

  为了节约火把,我们仅仅用一个火把在前面引路。我搀扶着老憨低着脑袋走着,突然感到前面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勉强抬起头问道。

  “没路了”李洁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确实没有路了,我借着火把暗的火光,能看到前面出现一大块石头,将隧道堵得死死的,现在怎么办?心里焦躁到极点,我可不想死在这黑暗的隧道中与那些死人为舞。

  “还有路!”老憨挣脱我的手,蹒跚着走到岩壁面前,手不停的在上面抚摸着。好半天才在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用手指捅了进去,紧接着咔嚓声响起。

  我精神为之一振,石壁缓缓的沉了下去,一丝亮光从外面照射进来,紧接着风吹散了隧道沉闷的空气。我情不自禁的眯着眼睛,难道我们已经走出来了?

  “用布带把眼睛缠住。”李洁突然说道,我连忙从破烂的衣服上扯下一条布将眼睛绑上。慢慢的走出去,感受着清新的空气,这天我们并没有继续前进,在隧道里待了半天直到眼睛适应光明后才解开布带。

  可能是太疲倦了,或者是心情放松我靠着岩壁没一会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人在翻我的口袋,我很想醒过来看看是谁,但是身体不受控制。

  他边翻边喃喃的说着什么,听声音特别像是老憨,我心中打了个激灵,心脏狂跳起来。那人好像并没有翻倒什么,很快就声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猛的醒过来,一把扯开布条,检查下全身果然有被翻弄的痕迹。我皱了皱眉头望向众人,这几天下来大家浑身泥泞,连叫花子都不如。庄大楼还在酣睡,李洁靠着旁边闭着眼睛。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老憨居然不见了。

  我突然有种被利用的感觉,心中泛起羞辱,咬着牙捏紧拳头。这里果然是出口,向洞口外面望了望发现这里居然是悬崖。

  “老憨呢?”李洁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咬牙切齿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虽然不敢确定是老憨干的,如果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必须找到他。

  庄大楼醒来知道这事后,气急败坏的他叫嚣着要找老憨算账。我们检查下四周,发现悬崖边有藤蔓断裂的痕迹,抬头看了看云雾缭绕的悬崖上,我们决定爬上去找老憨问问究竟。

  震动依然再持续,我怀疑这里正在酝酿一次更大的地震。将背包背上,绳索分别系在三个人身上,即便是有人不小心掉落,其他人也能支持一段时间。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上悬崖,发现这里很熟悉似乎来过。我揉着酸痛的臂膀,四周打量着。“快看,那不是老憨吗?”庄大楼叫喊起来,我顺着庄大楼的指示的方向望过去,只见老憨跪在不远处。

  我心中腾起无名之火,快步的走过去想抓住老憨问个究竟。

  地震,剧烈的震动让我们站不稳脚跟,飞鸟四散飞翔着。只见老憨猛的翻下悬崖,我大惊之下连忙扑过去,发现他抓住一根藤蔓,手伸向下面,不远处树枝挂着他的褡裢。

  “你坚持住我来救你!”我解下身上的绳索刚准备丢下去,却发现老憨抬起头来望着我,他脸部肌肉枯萎,喉咙里勉强发出一些声音。

  “在南……海,好后悔!”

  剧烈的震动,身下的悬崖缓慢的裂开,吓得我连连后退。巨大的山体滑落,将老憨和他的褡裢深深的埋葬在碎石泥土中。

  商湘王的秘密再次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老憨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呢?谁也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不好意思,今天有点忙毕竟明天就是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