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影?你到底看到什么了?”我连忙迎上去问道,城市存在大量不合理的东西,我有些担心。

  “是这样的!”庄大楼深呼吸几口气镇静下来。原来他和老憨在城市里走了没多远,就在街道两旁发现挂着大量干玉米,就在庄大楼将玉米塞到口袋里时,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细微的说话声。

  庄大楼很奇怪,他以为里面有人,刚要大声问话却被老憨用手捂着嘴。两人悄悄的走过去,居然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两人好奇之下来到旁边的窗户处,露出脑袋向里面望去,却看到几个身材高大穿着商代衣服的人,弯着腰脑袋聚集在一起鲜血四溅。

  “他们在干什么?”我好奇的问道,脑海里却情不自禁的冒出丧尸啃人的画面。

  “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庄大楼满不在乎的说道,但我能从他眼中看到恐惧。这里面难道真的有人?我很奇怪,但各种迹象表明这里确实存在着大量未知之谜。

  “老憨呢?”我突然发现老憨并没有出现在房间里。

  “他让我先回来......”庄大楼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我全身紧绷起来,眼睛死死盯着门口。

  “快走,这里有大批的活尸!”第一次看到老憨表情如此慌乱,情急之下我们连忙收拾东西离开。边走老憨讲述着,他和庄大楼分开后准备看看这里有没有出路,刚转过大道就听见人的脚步声。

  他一辈子与尸体为伍,很自然嗅到浓烈的尸臭味。按照他的说法,这里某处至少堆放成千上万的尸体,所以他连忙回来通知我们。

  “我们这是去那?”我们离开主要街道,穿过狭窄的巷道时,我问道。

  “刚才看了看四周,其布置结构都按照出土的商代都城规划,我猜想在主体大殿里应该有通向地面的道路。”老憨解释道。街道两旁每隔几十步就有一个火盆,昏暗摇晃的火光让我们摸索着道路。

  道路上静悄悄的,仿佛人们都早已休息,我们刚走了两条街道,突然李洁做了个手势,我们连忙蹲下来。

  “怎么了?”我悄声的问道。李洁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指了指不远阴暗处。我运足目力隐约能看到有人蜷缩在街道旁边,剧烈的颤抖着。

  庄大楼和我对视一眼,我对他点点头,他找来一块土坷丢过去。土坷准确的击中那人的脑袋上,我翘起大拇指,庄大楼一脸得意。

  那人猛的抬起头来,丧尸?还是人类?它眼睛纯白没有瞳孔,惨白的脸,全身皮包骨。肮脏的亚麻布耷拉在身上,他喉咙发出低吼声,野兽般慢慢凑到地上到处闻着。

  我对着它按了按快门,发现照片上空无一物,仅仅只有空旷的街道。鬼魂和人类在拍照后都会有形体出现,难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或者是平行时空?看了看相机上的时间依然停留在12点12分。我看着眼前蹒跚走路的男人,刚站起身却被李洁拉了拉衣袖,只见她指了指前面,我抬头望过去发现在火光照耀下,转角处人影憧憧,密集的脚步声响起。

  我头皮发麻,连忙打手势让众人离开。我们悄悄的翻出窗户,能看到黑暗火光下不远处有座特别高的建筑。我们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这些奇怪的“活人”,很快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我们怎么走都能遇上这些活尸,难道我们被包围了?

  恐怖的想法慢慢在内心中滋生,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被赶到,靠山修建的高大建筑物中。在昏暗的火光中,缓慢摇动的人影同时出现在三个街道口。

  “妈的,我们被包围了!”庄大楼咬着牙低吼道,他从背上抽出一把青铜斧头,崭新雕刻花纹的斧面仿佛才被锻造出来,锋利的斧头几乎能瞬间劈断手臂粗细的木棍。

  事实确实如此,我们连忙退进建筑物里,用木板等物把门口堵上。密集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我心惊胆战的扒着窗口缝隙向外望去,蹒跚脚步的人群聚集在建筑物前,静静的站立着。

  “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冲出去杀他个落花流水?”庄大楼握着战斧跃跃欲试的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不理这个暴力狂,我转向李洁看着她。

  “上面!”她小声的说着向上指了指,我抬头发现头顶还有几层,木头架子结构组成建筑物内部,看起来这里是用来碾压谷物。

  从木梯上去能抵达上层,也许从上面能看到逃生的道路。我在周围转了转,还真看到攀爬的木梯。

  小心翼翼的踩着梯子上楼,尽量不发出杂音,抵达二楼后靠近窗户。向下一看,瞬间头皮发麻鸡皮疙瘩布满全身。

  就在刚才我刚凑向窗户,就看到它们全都抬起望过来,吓的我连忙缩回来。不甘心继续向外望,发现三条街道站着密密麻麻的人。

  偷偷拿着相机对着外面按动快门,照片上依然是空无一人。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我胡思乱想的想着。

  “哗!”排山倒海的呼啸声响起,震耳欲聋仿佛很多人同时呐喊,我吃惊向外望了望,只见那些“人”蜂拥的涌向门口,整个建筑物瞬间摇摇欲坠。

  “该死,我们该怎么办?”庄大楼用宽厚的肩膀顶着大门大声喊道。

  “快快,这里有办法出去!”老憨声音在头顶响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屋顶。我连忙爬下去与李洁将一块沉重的石板替换庄大楼堵住大门,紧接着我们三人向上面爬去。

  刚爬到顶部就听到大门碎裂的声音,向下能看到“人”蜂拥而进,几个抬头向上望来,裂开嘴巴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f酷…匠网(唯@一正版…,其kA他Bc都.是om盗版

  “从这里荡过去,小心一点!”老憨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坡,他身手敏捷的将绳索捆绑在建筑物上伸出去的横杠上,手抓着绳索示意我们都抓住。

  望着头顶上纤细的木杆,我吞了吞口水,天知道会不会中途断掉。丑陋惨白的脸出现在身后不远处,他裂开大嘴露出残缺的牙齿,双手双脚的爬了过来。

  “去死吧!”庄大楼猛的从身后冲出,一脚将那“人”踢了个踉跄,挥舞着斧头寒光闪过。脑袋飞舞滚落在脚下,撕裂大嘴拼命的咬合着。

  “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老憨大声叫道。我扑过去刚抓住绳索,猛的一荡,风在耳边呼啸着。

  嘎吱断裂声响起,我惊恐的看到那根木棍断成两截,身体不受控制的掉落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