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警惕着用手电照着四周,刚才那个似人似鬼的生物让我心有余悸。

  “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弥耳变成了活尸?”路上我忍不住问道。

  活尸游走于阴阳两界间隙,在苗疆有很多关于活尸的传说,它们冷酷无情,不断吞噬各种活物。老憨年轻时艺高人胆大,曾经为了验证活尸的存在,进入活尸经常出没的地方。

  在那里他整整待了三天三夜,还真让他遇到一只。用老憨的话描述,它们拥有无穷的力量,浑身散发着恶臭,遇到生物不顾一切的追逐。即便是砍断它的手脚或者割下脑袋,它还活着。老憨低沉声音回荡着。

  如果不出所料,弥耳肯定是沾染上什么东西,才会变成这幅摸样。

  我突然感觉活尸描述很熟悉,这不是生化危机里感染病毒的丧尸吗?我拿着手电在黑暗中扫描着,期望能看到弥耳的踪影。

  弥耳仿佛消失般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人都松了口气,我却隐约感觉没那么简单。始终感觉有人注视着我,乘着休息我悄悄的对着四周照了几张,照片上显示四周有大量的鬼火悬浮着。

  “我们到底去那里?”休息时,我啃咬着难以咽下的饼干问道。

  “从这里再走两天有个地下湖泊,走到那里我们就安全了!”老憨望着远处说道,他一路上几乎没有休息和吃东西依然精神抖擞,民间的奇人异士让人不敢小视。

  “那我们现在该往那走?”李洁突然问道,她用手电一扫,我突然发现已经被水包围。

  “没事,你们等等我。”说着老憨消失在黑暗之中,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能听到凫水的声音。李洁用手电照了照,隐约能看到老憨划着一个木船过来。

  船边长满了青苔,陈旧的木船上几只木桨胡乱放着。我们连忙将背包丢到船上,登上船只。几分钟后,水面将我们刚才所站立地方淹没。

  我们在地下河里顺着河流划动着,为了节约电量只用一个手电照着。

  哗啦,水面猛的晃动起来,我们趴在船上紧张的一动不动,这也是今天第三次地震。

  按老憨的说法,整个地下暗河都有可能坍塌,说话间几个石钟乳从天掉落下来,砸在不远处溅起大量的水花。

  我们都感觉到莫名的危险,不顾一切的用桨向前划着。可惜事与愿违,再一次激烈的震动后,不远处传来密集石头掉入水中的声音。

  “快快!暗河要塌了!”老憨大喊道,不用他说我们已经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巨大的浪潮涌来,我们几乎坐不稳浑身上下湿透,冰冷刺骨的河水让我打着冷颤,手却不敢有任何的停留。

  “哗啦!”迎面扑来的浪潮狠狠的砸在木船上,我几乎被砸的贴在木船底部,浑身上下仿佛被铁锤砸中,没有一处不疼痛。我紧紧的抓住木船边缘,随波逐流只能暗暗祈祷。

  可惜上天没有听到我的祈祷声,轰隆声响起,应该是不远处有巨大的塌方,更大的波浪涌起,木船再也经受不住重击,瞬间四分五裂。还好我们都有所准备,相互搂在一起瞬间陷入水中。

  拼命的挣扎着,一道波浪将我们推向更高处,就在我感觉快要落下时,眼前出现一大块岩石,我连忙扑上去紧紧的抱住。

  几个人的重量让我双臂感觉要撕裂似的,瞬间没有知觉。我知道如果放手肯定只有死路一条,不顾疼痛使劲抱住不放,还好浪头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身上轻了不少。

  就在我支持不住时,一只强有力的手猛的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了上来。

  浑身精疲力竭,双臂不停的颤抖着,让我欣慰的时船上的人奇迹般的一个也没少,他们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终于安全了!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庄大楼结结巴巴的声音响起,我连忙抬起头只见不远处居然闪烁着灯光。

  “升腾之地?我居然有生之年来到这里!”老憨颤抖的声音响起,通过他解释我才知道,传说中商湘王在墓地里修建一座城池,作为他在阴间的栖息之地。

  吞了吞口水,我拿起相机对着灯光处按动快门,发现整座城市没有任何诡异的影像。休息半响后我终于回复力气,大家整理下行李诧异的发现男孩尸体依然在背包里。

  诡异的事情太多也就习惯了,我们背起背包向灯火处走去。手电等物早就掉落进水中,我们在期望能在城市里找到些许补给物,携带的水和食物已经不多了。

  在老憨激动的步伐中,我们沿着大块岩石向灯火处走去,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已经能看到依山而建的庞大城市。它仿佛匍匐在黑暗中的怪兽,静静的盯着我们,直到我们越走越近。

  整座城市是由夯土筑成的,矮小的房屋有着浓烈的商代特色,雕刻在石柱上的甲骨文比比皆是,李洁好奇的抚摸阅读着,而我则四处打量,因为整个城市里透露着不寻常的诡异。

  走进一间屋子,居然发现房屋中间的篝火出于半熄灭状态,能感受到里面散发出来的温度。我们面面相视,难道这里住的有人?简陋的木桌上锅碗瓢盆摆放整齐,仿佛主人刚要开饭,却遇到什么情况,都离开了屋子。

  安顿好后,庄大楼和老憨出去看能不能寻找到人,我艰难脱下湿透的衣服点燃篝火烤着。

  酷*…匠h网首CM发

  “我感觉到这里很奇怪,这里很明显有人住过,难道是?”李洁摸了摸桌面,脸色突然大变的说道。

  “有没有手表?”李洁急切的说道,仿佛为了证明某件事情。我连忙摸了摸口袋,手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丢失了,突然看到相机连忙打开时间,却发现时间停留在12点12分。

  “这……”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抬起头来看了看李洁,却发现她面带严肃的点了点头。

  “时间停止了,这说明我们有可能还在湖里或者我们来到一个强磁场的地方。”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我无法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相机已经坏掉了?我调整下时间,却发现时间依然没有走动。

  沉重而又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庄大楼快步冲进来,他脸色惨白的看着我们,嘴唇颤抖着。

  “我们刚才看到了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