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我举起手电照了照,发现弥耳身后什么都没有,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对着弥耳笑了笑,转过头继续走着,脑海里却翻腾个不停,刚才那个人是谁?怎么看起来很熟悉,司马克?

  脑后突然冒出一丝寒意,司马克在我面前连续死了三次,每次都出乎意料的完好出现,他到底是人是鬼?我用手电四处照耀着,不经意之中手电光芒掠过弥耳,果然发现他身后有淡淡的人影。

  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原因,弥耳给我感觉有些怪异,不可否认苗疆本地人有他们的鬼神护佑。为什么王峰被鬼怪所迷惑,弥耳却没情,他满腹心事的样子,比平时更加沉默寡言。

  疑点很多,上次一个保镖好奇的想看看弥耳脸,耍了个手段揭开布条,当时如果不是我们拦着,那保镖肯定会被暴怒的弥耳用苗刀杀死。

  那件事情后,没人敢小瞧这个被毁容的猎人。但为什么露出半边脸颊他也不在乎?事情必有诡异之处,我跟在庄大楼身后胡思乱想着。

  “这里,大家速度快点!”老憨声音传来,我们终于离开水潭边缘,转身走进一条缝隙。刚转进去我没注意,一脚踏空,身体猛然向下沉。

  脖子一紧,几乎瞬间就被拉出水面,我抹了抹脑袋的水,抓着旁边的藤蔓喘着粗气。

  “小心一点,这里以前是悬崖!”老憨声音从前面传来。望着水面我心有余悸,一想到脚下是万丈悬崖双腿就发颤。强迫自己将这些想法抛出去,我拉着缝隙旁边垂吊下来的藤蔓慢慢的移动着。

  水位上升速度很快,冰冷刺骨的河水不断的摇晃着身体,庄大楼他们越走越远,我心中大急怎么都赶不上他们的速度。

  这时突然感到背后有人推我,我移动速度一下子加快许多,回头望了望才发现是弥耳帮的忙。转过头微弱的手电光下,他裂开嘴笑着,恐怖的摸样让我冷冷的寒颤,赶紧点头表示感谢紧接着快速前进,因为我感觉背后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

  “宋沫快点!”不远处传来庄大楼的喊声,水已经淹到我的脖子上,我艰难的前进着。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将游泳学会。

  几个灯光缓缓的向上爬去,我心中大急,拼命的拉动藤蔓。乱中出错,我伸出的手突然抓了个空,身体猛的前倾,一口带着泥土腥味的水猛的灌进口里。

  救……救命!我手脚乱蹬着,浮出水面时连忙大喊。水不停的灌进鼻孔里,呛进肺里,鼻涕眼泪一起流着难受到极点。

  隐约传来庄大楼和李洁的叫喊声,挣扎中,我感到脖子一紧,一个冰冷僵硬的东西缠住我的脖子,能嗅到弥耳身上特有的烟味。

  “玉!”腐烂的腥臭味传来,紧接着耳边响起司马克熟悉的声音。

  心里涌起一阵恶寒,我吞了吞口水说道:“弥耳你在说什么?你没事吧?”

  {I最新章S节上T酷匠x网

  “你把玉给我,不然你就要死在这里!”耳边传来弥耳和司马克双重嗓音,声调中的恶寒让我毛骨悚然,我强压制心中的恐惧转过头,正好和弥耳眼睛对视。

  “我身上真的没有玉,不幸你自己找!”他怨毒的眼神让我心里打颤,我连忙辩解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这群人一直在找玉。

  “去死!”还没等弥耳搭话,脑袋上庄大楼的声音响起,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眼看着弥耳的抬头向上望去,我连忙拉开他手腕,身体加了铅块似的瞬间下沉。

  耳边传来巨大的噪音,激烈水花和起伏波浪让我控制不住身体,在黑暗中如同树叶般飘荡着。意识逐渐模糊,自己仿佛进入温暖舒适的怀抱,根本不想动弹,好想就这样睡过去。

  哗啦!耳边隐约响起噪音,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胸口喘不过起来似的。突然一股气涌出喉咙,我一口水猛喷了出来,翻过身体剧烈咳嗽着,耳边能听到庄大楼的欢呼声。

  “你没事吧?”李洁柔软的小手摸着我的脸颊,我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刚才发生什么事?”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从来没感觉生命如此的美好。

  庄大楼连比带划的我才知道事情经过,原来当他听到我的呼救声后,才惊觉我落后那么远,还好庄大楼胆大,直接从悬崖上跳下来,好死不死的正好砸在弥耳身上。

  弥耳呢?我诧异的看了看周围问道。

  “不知道,我把你捞起来后寻找过他。”说完庄大楼摇了摇头,我却不这样想,弥耳看样子被司马克的鬼魂附身了。

  难道司马克也跟玉有关系?脑袋里闪过无数记忆碎片,我突然想起司马克经常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在我熟睡时还翻过我的背包,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司马克也和刘大明星是一伙的?我突然被奇怪的想法震惊了,好像任何地方都有他们的人。我疑神疑鬼的望了望李洁、庄大楼和老憨,心中突然有些害怕,好像身边所有人都不安全,冲着那块虚无的玉。

  但随即我就释然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玉在什么地方,更别说其他人了,反而我还有所期待,到底所谓的玉到底是什么?低头看了看胸口的相机,按了按电源发现居然还能启动。山寨相机就是牛,我心里翘起大拇指。

  “你们看弥耳在哪里?”李洁突然用手电照着对面悬崖大声喊道。

  我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弥耳违背重力原理动物般趴在悬崖上,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蜥蜴。也许感受到灯光,他扬起恐怖的脸张开大嘴威胁着,手脚并用钻进黑暗的缝隙中。

  咕咚,我能听到喉咙吞咽的口水,眼前的景象已经超过我的思维,我脑袋瞬间懵了。我们对视一眼,气氛越来越诡异了。

  “恐怖活尸!快走,这里不可久留!”老憨声音里能听到些许恐惧,我们心中也有些慌乱。

  和弥耳待得时间并不长,但他丰富的丛林经验让我们如鱼得水,现在居然变成老憨口中的活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呵呵还不适应上班,过几天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