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玉棺清脆的响声,我伸长脖子期待望着。商湘王终于重见天日,入目并没有想象的骷髅干尸,一个身材高大,穿的商代华服的人躺在里面。

  让我奇怪的是,他的脑袋圆润如珠玉,根本分不清楚脸,仿佛已经融化。头上还长着长长的触须,让我感觉他脑袋有点像花蕊。

  棺材里堆满了各式的玉器明珠,光彩夺目,让人目不暇接。庄大楼顺手抓起一块玉匾,仔细观察着随即塞到口袋里。

  “古代贵族为了防止别人盗墓,财宝里都是加了恐怖的诅咒。”老憨冷冷的说道。

  “诅咒?”些许只言片语才不会吓到胆大的庄大楼,直到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很不情愿的丢下黄金。

  “为什么他脑袋是这样?”庄大楼咳嗽几声问道。

  “我猜想他尸体已经玉化了。”李洁看到尸体说道。

  “玉化?”我皱了皱眉头,很新鲜的名词。即使是古代最尊贵的帝王最终也不得不赤裸裸呈现在光天白日之下,老憨掏出红线准备剥离尸体,却发现身尸体紧紧地融化于玉棺,彻底结合在一起。

  他摸着下巴沉默一会儿,拿起月牙铲使劲的割下脑袋。让我惊讶的是,脖子断处并没有想象中冒出血水,切口断面光滑平整,仿佛这具尸体就是用玉雕琢的。

  “好了,我们马上就离开,我承诺的事情肯定会办到的,离开这里我就将那人的位置告诉你!”老汉将脑袋戴塞到褡裢里说道,仿佛千年的时间浓缩在这几秒,肉眼能看到玉雕似的的身体萎缩腐烂,紧接着陪葬的玉器财宝也失去了圆润光泽,一切都随着时间流逝失去了价值。

  突然脆裂声响起,我们都吓了一跳,却发现玉棺裂出无数的痕迹,外层的石棺直接变成粉末。老汉连忙跳下来,随着最外层木棺粉碎,站在上面的庄大楼被摔了个狗吃屎,我们连忙退后。

  “不好,这里要塌了!”老憨突然大喊道,只见尸香魔芋像是被针戳爆的充气囊,快速的枯萎着。耳边传来凄凉的吼叫声,呼啸风声寒冷的让人血液凝固。无数的阴魂被释放出来,整个地底暗河开始掉落大块大块的,石头和泥沙。

  “尸香魔芋堵住了地下的暗河入口,现在它失去种子很快就会枯萎,这样的地下河水将不受控制地喷发出来,你们赶快跟着我来。”老韩说完拔腿就黑暗中跑去。

  地下河?喷出?我头皮发麻,知道地下河水淹没这里等待着我们只有死亡。没有办法,只有招呼众人低头狂奔。

  不知道跑了多远,就在我气喘吁吁时,老憨突然停了下来,这时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道悬崖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两旁延伸进黑暗处根本看不到边。

  震动越来越强烈,我心中泛起一阵无力感,难道我们会死在这里?这时却看到老憨径直走到悬崖边,伸手在悬崖上摸着什么。

  “学着我的样子,看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说着他从悬崖缝隙中抓出一条长条形东西,紧接着用小刀一插,紧接着他身形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什么玩意,蛇?”只见庄大楼跑上前去在缝隙里摸出一条东西,吓得他手舞足蹈乱跳。

  “芊?”我连忙学着他摸了摸,却在缝隙中摸一根滑腻的藤条,特殊的白色叶片让我想起在文献中奇特的植物。这种植物只会存在在黑暗处,一般长达几十上百米,如果遇到剧烈的刺激就会如同含羞草般收缩。

  电梯?我脑海中闪出这两个字,这时李洁站出来解释一番,紧接着一手抓起藤蔓,一手用匕首一扎瞬间消失在悬崖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望着庄大楼扭扭捏捏样子,我连忙吼道。

  “我特么的恐高你又不是不知道!”庄大楼气急败坏的吼道,我顿时无语。无视他抗议将藤蔓强行绑在他腰上,紧接着用匕首一扎,庄大楼瞬间惨叫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快点!”我对着弥耳招了招手,他摇了摇头自己向旁边走去在悬崖缝隙中摸索着。

  远处传来水流的轰鸣声,我连忙抓住一根藤蔓,使劲用手一捏。瞬间手臂剧烈疼痛,还好有心理准备,不然差点将藤蔓丢掉。

  只感觉身体如同腾云驾雾般飞速上升,耳边传来激烈的风声。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特么的怎么降落?就在我感觉无法驾驭时,突然看到黑暗中闪烁着亮光。

  5d最新:章T节D☆上(酷l匠^网

  “松手!”老憨声音传来,回音在耳边回荡着。我条件反射的松手,任由身体飞出去。万一碰上岩石怎么办?身体猛的撞上富有弹性的东西上,紧接着庄大楼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

  “居然没事?”我撑起身体,活动一下,全身上下确实没有半点疼痛之处。

  “哥,你可以先从我身上下去吗?咳咳!”庄大楼微弱的声音在身下响起,我连忙退了下来。

  “你们都还好吧?”李洁温柔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连忙点点头。

  “我不好,我的脸!”庄大楼在微弱的手电光下捂着脸站起来。

  “弥耳呢?”我望了望下面,心中隐约担心,因为现在都没看到他的身影。

  这时剧烈的震动感传来,我站不稳脚跟,偏偏倒倒的直到我们相互搀扶着。扑通声响起,只见一个人影扑了上来,我定眼一看原来是弥耳,这时我才放下心来。

  “地下河口已经开始喷涌了!”李洁声音颤抖着,虽然我看不清情况,但是隐约传来的水流声让我心惊胆战。

  “快点这边!”老憨大声吼道,我们借助着微弱的光芒,相互搀扶着艰难的跟着他。悬崖上道路仅仅只有两尺宽,有时候还不足一尺。风呼啸着吹着,我强忍着眩晕背部贴着悬崖移动着。

  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的腥味,让我有种站在海边的感觉。

  随着水流咆哮声越来越大,我们依然踏着碎步,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到脚趾有一丝凉意,这才惊觉谁不知什么时候涨了上来。

  “也许我们会变成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喃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好奇的拿着手电向后晃了晃,只见他蒙脸布被扯掉部分,脸下露出猩红的肌肉,白森森的牙看起来特别恐怖。

  更让我恐怖的是,他身后仿佛站着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不好意思,晚了点今天才回来有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