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李洁惊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银河般荧光环绕在尸香魔芋周围,旋转着被吸收进去。尸香魔芋不断地扩张,无数藤蔓有生命似的从深坑中爬出,地狱恶魔似的蠕动着,巨大的压迫感让我喘不过气来。

  胆寒之下我转头就跑,一种诡异的嚎叫声在身后响起。我头皮发麻哪敢回头望,低着头猛冲。

  李洁拼命招着手,我猛扑过去靠在岩石后面喘着粗气,肺部火辣辣疼痛,心脏不停狂跳着。沉重的步伐和喘气声响起,庄大楼猛的扑过来,压的我直翻白眼。

  “庄大楼你特么的该减肥了,死猪滚!”我痛苦地将他踢开。

  “王峰他们呢?”我看了看四周,连忙爬起来趴着岩石向后望去。只见王峰如同行尸走肉,傻傻拖拉着缓慢步子向尸香魔芋走去,而弥耳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王峰,弥耳快过来!”我大声的吼道,两人仿佛没有听到。要死就死吧,我咬了咬牙翻身冲出去,一把抓住最近的弥耳,使劲的向后拖。

  弥耳仿佛尸体般任由我拖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回头惊恐的发现尸香魔芋膨胀得越来越大,我强忍着手臂的酸痛加快速度。

  眼看要到岩石了,庄大楼也跑了出来扶着弥耳的另一只手,巨大的力量传来他将我们拉了进去。

  仿佛台风过境,我抱着脑袋紧紧的靠在岩石上,哀嚎声和哭泣声包围着我。无数的鬼魂张牙舞爪,尖锐的声音让我神经崩溃。

  就在我受不住快要发疯时,怀里一股暖流直冲脑海,时间仿佛凝固起来,我睁大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

  只见旁边的李洁张大嘴巴,仿佛在叫喊着什么,而庄大楼用猪蹄在脸上挥舞着,而弥耳则是双手合十,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很奇异的感觉,我下意识的转过头,无数的鬼魂从尸香魔芋张牙舞爪的飞舞着。王峰张开双臂迎着鬼魂群,鬼魂们在他身边疯狂的肆掠着,肉眼能看到肌肉不断的萎缩。

  他慢慢的转过头,嘴巴张开,露出恐怖血红的牙龈和白森森的牙齿。他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想说着什么。几秒钟后他变成一具站立的白骨,紧接着轰然垮塌,消失在空气中。

  鬼魂狰狞扭曲的面容越来越近,我没感到一丝恐怖,心情极其淡然,仿佛面前无数的鬼魂如同蝼蚁。

  “当~”远处传来震耳欲聋、洪亮的钟声。钟声仿佛从远古破出时空穿越而来,我突然感觉时间加快速度,一股强烈的疲倦袭来,我双腿发软,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难以言喻的声音刺激着大脑,只见鬼魂们浑身冒着浓烟,哀嚎扭曲着消失在空气中。

  “老憨你怎么来了?”庄大楼的惊讶声在耳边响起,我想抬起头来,却感觉头晕眼花。这时手臂一紧,柔软的双手将我扶起来,我抬头能看到李洁担心的面容。

  “放心吧,我没事!”我拍了拍她手臂说道,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

  只见老憨身手极其敏捷,丝毫不见平时的老态,他直冲尸香魔芋避开蠕动的藤蔓,将一包东西丢了过去。几乎瞬间,藤蔓如同毒蛇般将东西塞到尸香魔芋中间。

  紧接着剧烈蠕动着,尸香魔芋里传出无数的哀嚎声。仿佛受伤的野兽藤蔓不停的收缩着,紧接着一口棺材从花蕊中心,慢慢升了出来。棺材上雕刻着简单的龙形铭文,甲骨文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棺椁外侧。

  “还不上来帮忙!”老憨连忙冲过去,从褡裢中拿出香蜡钱纸。在棺椁面前恭敬的点燃三根香以及两根蜡烛,紧接着拜了拜。

  “八方神明,六丁六甲……护佑金身!”我和庄大楼连忙跑过去,只听见老憨嘴里念念有词。紧接着他从褡裢里拿出一些小零件,快速的组装成一头月牙一头撬棍的月牙铲,使劲的橇着棺椁。

  我摸了摸棺椁,发现外层的木棺是千年阴心木构成的,这种木头密度越来耐腐蚀性越强。它每年最多能长十厘米,眼前这根至少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珍惜到极致。

  可惜这种木材在汉代时就已经完全灭绝,大部分都被贵族们砍伐制成棺木,让他们的尸身千年不腐,以待来世复活。可惜一切都是泡影,他们慢慢被时间掩盖直到彻底消失在人类的视线里。

  这种棺木刀斧难以剖坏,我很惊讶因为月牙铲在棺木上轻轻一划,紧接着老憨猛的使劲,沉重几乎长到一起的棺木居然裂开一条缝隙。

  在我和庄大楼的帮忙下,棺盖被丢弃到一旁,露出精美的石椁。鲜艳无比的花纹图案在暴露空气中几分钟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能看到上面记录着大量甲骨文。我连忙拿起相机拍照,也许能从这些甲骨文中找到商湘王的秘密。

  {/最新(章节:u上f酷0匠网e

  就在老憨忙碌着观察石棺椁时,我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敲打声,我开始还以为是幻觉,连忙将耳朵贴上去居然能清晰的听到很有节奏的敲击声。

  我顿时懵了,连忙退后几步。难道棺椁中有活人?一个在地下封闭了几千年的棺椁,我摇晃着脑袋,心里升起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宋沫你的脸色很难看?”耳边传来李洁的声音,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听到里面有敲打声。”

  “敲打声?”老憨连忙将耳朵贴过去,瞬间脸色大变。他急忙从褡裢中拿出一个瓶子,将里面清水般液体倒在棺椁上,液体疯狂被吸收进去。

  “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老憨大声说道,我们连忙在他指挥下将石棺椁盖子弄开,这才发现里面还有一层。

  历史上只有位高权重的权贵才能用多层棺椁,玉棺椁几乎透明,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平躺在里面。我心脏狂跳,要看到商湘王的真面目了。

  “整块玉雕刻而成的,大手笔啊!”庄大楼啧啧的摸着玉棺外面,贪恋的样子恨不得把整个玉棺弄回去。

  很快撬开玉棺,我现在砰砰直跳,终于能看到商湘王的真面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才出差回来很累,下午还上班更新晚点继续,我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