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阴气太重,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看那里。”她说着快步走过去,从几个青铜器上捞起一根绳索。

  回头看了看漆黑冒着寒气的巨洞,全身血液几乎冻结。努力的想着庄大楼那张胖脸,时间不等人,我将绳索扣在腰间......当我准备向下滑降时,阴冷刺耳的笑声在耳边回荡。我诧异地抬起头,只见那些星星鬼火闪烁,静悄悄的。但我总感觉到有什么不妥,抓起相机对着前面拍了拍,只见那些窟窿冒出一些白芽?

  那是什么东西?我好奇的将图片放大,那些白芽是一张张扭曲狰狞的面孔,无数的鬼魂正挣扎着从黑壁中钻出来。

  我手臂一抖,差点松开绳索。这时才发现圆桶壁有一定的倾斜度,按照光线折射角度,窟窿瞄准的目标竟然是中间这口巨大幽深的黑洞。

  “快......走!”我大声的喊道,声音几乎拖长变形。颤抖的手指将扣带扣上,直到第三次才扣好,我宁愿摔死也不要碰那些鬼魂。阴冷的寒风越来越大,我双脚一蹬向下滑降而去。

  很快我全身被浓浓的黑暗所包围,脑袋上的手电仅仅能看到旁边不远处滑降的李洁。

  不由自主的抬头向上看,洞口闪着碧绿光芒,点点荧光在飘荡如同星海。呼啸的风尖啸的吹着,隐约能听到凄厉的哭声,一想到无数的鬼魂在脑袋上盘旋,就感到浑身发冷。

  一张惨白的脸突然出现在黑洞边缘,它正探出脑袋看我。我想大声喊出来,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紧接着一只白色毛手伸出,抓住了绳索,我能感觉到绳索上传来的剧烈颤抖,一股寒意从脚直通后脑。

  难道他想切断绳索?我们会掉进着无底深渊的!我脑海中闪现出恐怖画面。我连忙给李洁打手势,指了指头顶。我紧接着急速向下爬,绳索的颤抖十分规律,仿佛满脸苍白的死人一顿一顿的锯着绳索,心灵上的压力更加沉重。

  不知道绳索有多长,突然我听到潺潺的水流声,心中一喜看来要到底部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突然手中一空,腾云驾雾般猛地向下跌落。

  能听到李洁惊恐的尖叫声,我看到她脑袋上手电光芒越来越小,几乎瞬间!背部撞到了水里,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昏死过去,嗡嗡声和泡沫声在耳边环绕着。我拼命地在水里游动着,睁开眼睛发现水里并不是漆黑一片,散发着幽幽绿色的荧光。

  “扑通”,肯定是李洁也跟着掉了下来,我用最老式的狗刨式向上游,却突然一张披头散发的脸吓得我手忙脚乱。

  刘予曦?那个跳楼自杀的女明星,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正准备游开,却发现脚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绿油油头发给缠绕住,挣扎不掉而且越缠越多。

  肺里憋的极其难受,心中越来越慌乱,我实在憋不住气,就在我拼命的折腾时,一只手挽住了我的脖子,我大惊之下连忙挣扎那只手却越收越紧。难道我就这样死掉吗?这是我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能感受胸口不断被重压,紧接着温软的东西贴在我嘴唇上吹着气,胸口一股气猛腾上来,我感觉什么卡在喉咙上,拼命想咳嗽。

  吐了一地的水这才好了很多,翻过身躺着地上,李洁一脸惊喜的出现在眼前。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在这里?”我疲惫的说道,现在全身酸软无力,就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绳索被人磨断了,”李洁从旁边拿起绳索说道。绳索的断面极其粗糙,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干的。

  “我看你被浮尸纠缠住,好不容易才将你扯了出来。”说着李洁指了指不远处。我这时才想起刘予曦那张诡异的面孔,勉强站起来顺着李洁指示的方向望过去。

  最新章D"节上p酷匠网、8

  潺潺的河流声入耳,能看到一片绿色荧光闪烁着,星星点点萤火虫在周围飞舞着,美丽而又梦幻。但是当我走近时不由倒抽了口冷气,绿色荧光全由层层叠叠漂浮的尸体组成。

  这时一具披头散发的浮尸飘了过来,他被泡的全身浮肿,肚皮鼓起像孕妇。

  “砰!”他肚皮突然爆裂,脏水洒落,紧接着在幽绿的光芒下密密麻麻的小虫冒了出来,头皮发麻。这些小虫立在水面上,闪着幽绿的光芒。

  “快躲起来!”李洁突然发现什么,连忙拉着我向与河岸相反方向跑去。冷风从背后袭来,身体冷的几乎不能动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仿佛银河重现,碧绿荧光河水直通而下,消失在不远处。

  喘着粗气扑倒在大石头后面,阴寒才稍微有所减退。我想到自己居然喝了几口河水,转头就吐。

  “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太恶心了。”我擦了擦嘴喘着粗气问道。

  “我怀疑他们丢弃大量尸体,孵化出大量的虫卵是为了饲养某种生物。”李洁说道。

  “我们现在向什么地方走?”天知道会在这里遇到什么,想起庄大楼的胖脸我连忙问道。

  “罗盘失灵了?”李洁皱着眉头摇晃着罗盘说道。阴气最盛的地方应该就是尸香魔芋所在,我心中一动拿起照相机四处拍着,果然在不远处能看到浓重的黑雾。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虫子吸够了阴气,我觉得他们应该在河的尽头,我们跟着河边走吧。”李洁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顺着荧光河流继续走着,奇怪的是我看到沉下去的浮尸又慢慢冒出水面,天空飞舞的萤火虫又贴在它们身上。

  这条地下河不知流向了何方,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一声枪声传来,让我精神一振,紧接着心脏狂跳。难道庄大楼被?想到这里我拔腿就跑。

  跑了几分钟突然听到水哗啦啦大响,前面应该是一个瀑布,能看到隐约有光芒,我们连忙跑过去。几道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坑洞里一朵美丽妖艳的花朵出现在眼帘,空气中奇异香味让我昏昏欲睡起来。

  “快看那是什么?”身后赶过来的李洁喊道,我连忙顺着她指示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庄大楼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老谋深算的刘工倒在血泊中,脑浆四溅。盗墓贼头子陈辉傻笑着,伸出双手摇摇晃晃的向悬崖走去。

  最令人奇怪的是司马克,他双手双脚着地蹲在悬崖边,眼睛紧盯着眼前的猎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