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大楼呢?你怎么会掉落到流沙里?哎呀你脸上全是伤,别动我给你包扎!”李洁轻快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我感觉到心里暖洋洋的,很想一把把李洁抱住。

  “好痛!”还没等我伸出手,背上剧烈疼痛让我全身抽搐,直接趴在地上。直到李洁给我涂了一些清凉的药,包扎好我才觉得好点。

  “事情是这样的!”我趴在地上任由她折腾,将她掉落陷阱后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庄大楼被他们抓走了?”李洁皱起起眉头。

  “是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对她出现感到好奇。难道她是?我警惕的看了看她,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妖魔鬼怪装扮的。

  “你看什么呢?”当我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挺拔的胸时,她嗔怒的打了我一下,正好打到伤处,疼的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哼,谁叫你眼睛不老实。”紧接着她把掉落下机关后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当她掉下来后,发现有很多盗洞,她很快计算出正确的盗洞,好奇心驱使下她先行探路。给我们留了言后,她就爬进盗洞,半路上居然发现有岔路,犹豫之下她选择一个岔路进去,结果进入的墓穴和我们遇到的一模一样。一样有安德里的日记、尸骨、还有出口。

  难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个相同的墓穴?也许真是巧合,我压制心中的疑惑继续听着,李洁走出出口,突然看到有小鬼晃过,她一路跟着小鬼过来,正好发现我在流沙中挣扎。于是李洁就找来绳索,把我从流沙里拉了出来。

  小鬼又帮了我一次,看来这次回去最好能将他的尸骨埋葬在坟墓里。有恩报恩是我的原则,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收拾完东西我们顺着地上的足迹向前走去,就算是死也要把庄大楼救出来。十多分钟后,我们顺着脚印走进了一个很大的墓穴,还没进去就闻到令人难以忘怀浓烈的腐烂味,还有奇怪的硝烟味,我连忙撕下衣服用水打湿,递给李洁一条,自己将湿布条蒙在脸上这才好过许多。

  “这这......”李洁一步当先,她仿佛看到什么,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

  “什么?”我好奇的走过去,瞬间惊呆了,眼前的画面让我终生难忘,整个墓穴呈圆桶状,桶壁上密密麻麻全是窟窿,无数鬼魂似的火苗摇晃着。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这里肯定会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的。

  桶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四周有四个黑色石台。难道商湘王就被埋葬在这里?

  “等等,你看哪里!”就在我准备下去看看究竟时,李洁猛的把我拉回来躲在一座雕像后面。我顺着她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地上血迹斑斑,几具尸体被啃的看不出样子,不远处还有一大三小的葬狗倒在血泊里。看来是盗墓贼在这里遇到葬狗一家,两败俱伤。

  “这些葬狗真的是湘王墓的守护者?那红眼和白爪子倒底是什么?”我疑惑的望了望李洁,她摇了摇头。

  “咦?那是什么?”李洁惊讶的说道,她连忙捂住嘴巴。

  很诡异的画面,残破不全的尸体突然坐了起来,紧接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这是什么?难道是鬼魂附身?复活?难道人根本没死?

  “你用相机放大看看!”听到李洁提醒,我连忙调整相机,将圈数放大到最大,尸体脖子都被啃掉半边,脑袋不自然的仰到后面,毫无神采的眸子望着这边。

  等等那是什么?我指着一个白点,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我还是发现了连忙定格视频,调整大小。

  只见一个白老鼠模样的东西正趴在尸体身上,当尸体走到黑洞前立即栽倒进去。

  几个小白点离开,紧接着另外一具尸体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白狸猫?”李洁突然说道。我想起那些黄旧书籍中有记载,白狸猫是天生侍奉鬼神,数千年前它们被用来守卫陵墓。商代的达官贵人都喜欢驯养这种动物,因为只要训练得当,它们就会按照训练内容,完美守卫墓穴。

  也许你一只手就能捏死它们,但白狸猫聪明程度超乎你的想象。如果有盗墓贼出现,它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入侵者杀死。这种生物听说已经灭绝了,想不到商湘王墓穴中能看的到。

  看到它们猩红的眼睛,我突然有一种感觉,难道当时在房门缝隙里看到的就是它?我悄悄的将想法说了说,李洁低垂俏脸认真观察着,点了点头。

  白狸猫将所有尸体丢弃之后,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墓穴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

  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庄大楼他们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整个圆桶没有看到任何洞穴或者门,李洁从背包里拿出罗盘,摇摇晃晃计算方位。

  更x新Q最:$快8上酷匠I%网/

  “如果不出所料,他们应该在黑洞下面!”李洁指了指圆桶中间的黑洞说道。说着率先向黑洞走去,我刚准备走过去,突然看到桶壁上黑漆漆反光东西一闪而过,好奇之下连忙走去过查看。

  窟窿凹进去几寸就是黑色光滑的墙壁,刮了少许闻闻,有松香的味道。不知道这些窟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为了放灯油,我看着旁边一个满是铜锈的灯嘴,磷火般的火焰飘动着。

  好奇特的景观啊,我下意识的拿起相机准备拍几张,刚按下快门就感觉到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而且是很多人,难道白狸猫还在这里?我四周望了望没有奇怪的发现。当我将相机打开时,惊讶发现一个白色扭曲的东西在光滑墙壁上。

  鬼魂?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我连忙离远点又照了一张,这次看清楚了,在我面前的窟窿里关着一个人,张大嘴巴仿佛在哀嚎着,已经成骨头的手指深深的陷入墙壁中。

  我顿时头皮发麻,这样算起来密密麻麻的窟窿里应该全是死人,一想到无数双鬼魂的眼睛盯着我看,那种难以描述的恐惧感在心中发酵着。

  “那些窟窿有什么用?”我能感觉到说话声在颤抖。

  “关活人用的,商湘王听说把人眼睛挖掉,舌头割掉,手脚打断关着这种用松香等物做成的监狱里,能产生更多的怨气。灵魂得不到救赎,所有怨气通过特殊地形构造集中在黑洞里,以达到他的长生不老目的。你难道没看这些青铜器?上面都有记载。”李洁指着青铜器某处说道。

  我满头黑线望着模糊的甲骨文,鬼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