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安德里留下的地图,这里并没有任何记录,刚登上石阶准备继续向前走。

  “什么声音?”庄大楼突然悄悄的说道,我连忙屏住呼吸,隐约能听到黑暗中传来低沉的咆哮。

  “葬狗?”我大惊之下将火把丢出去,火星四溅,只见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站立着高大的葬狗,猩红残忍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我头皮发麻,不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难道又是那个神秘的白毛爪子将它放过来的?唯一的好消息是葬狗左前爪滴着鲜血,猩红的舌头不停地舔着伤口。

  要来了我脑袋里突然闪过念头,黑影闪过,它夹杂着腥臭的风猛地扑了上来。庄大楼还来不及举起打字机,猛的一下将他扑倒在地。

  该死,我脑袋一懵身体条件反射的撞了过去,连同着葬狗一起翻滚着。呼噜噜,腥臭的风袭来,我连忙偏过脑袋耳边响起牙齿碰撞的巨响,我猛的抽出小腿上的匕首,对着葬狗就是一刀。

  惨叫声响起,葬狗极其的凶悍,它并没有逃避危险反而对准我的脖子使劲咬下来,嘴巴里腥臭的呼吸几乎要让我窒息。我一手抵住它的脖子,摸到匕首把使劲的搅动着匕首。

  能感受到葬狗浑身肌肉颤抖起来,我连忙闪身避开也来不及抽出匕首,跳起来拉着还在犹豫瞄准的庄大楼转身就跑。

  肺部快要炸掉,火辣辣疼痛,估计现在我参加百米跑肯定能超越刘翔再次打破世界纪录。不知道是葬狗受伤还是学着猫抓老鼠消耗我们的体力,它远远吊在后面,时不时的叫上几声。

  我们胡乱的奔逃着,却发现前面能看到绝望的石壁,跑回去已经晚了。

  “拼了吧!”庄大楼咬牙切齿道。

  “不,这里肯定还有出路!”我心急如焚,额头上汗水掉落模糊着眼睛,我拼命寻找着意象中的机关。

  “这里有个洞!”隐约能听到狗的喘息声,庄大楼突然指着旁边角落的黑暗处说道,大喜过望,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爬进去。

  狭小的洞里阴森压抑,但一想到身后还跟着一只媲美狮虎猛兽,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加紧移动膝盖和手掌。

  很快能感受到凉风,我知道肯定要到洞口了,大喜中连忙爬出洞口,转身准备将庄大楼拉出来。突然身后脚步声响起,还没来得及转身,一个冰冷的硬物体顶到我脑后。

  更新《+最快;3上◇酷匠*网

  “举起手,慢慢的转过身来,不然打死你!”陈辉熟悉声音响起,我心中一沉慢慢转过身,只见他冷笑着看着我。

  心里暗暗叫糟,现在真是前有追兵后有堵截,能听到狗红喉咙中发出的低沉声。

  突然脑袋上传来一阵剧痛,我眼冒金星眼前一黑,醒来时能看到一双硬头皮鞋。紧接着背心被千斤重物压着,我立即喘不过起来。

  手臂火辣辣的疼痛,不知道是谁狠狠地扯下我身上的背包,然后在摸了摸我身上。就在我担心胸口挂着的相机被收走时,他却视而不见的离开。

  庄大楼也不能幸免,可能是他的身材体格比较大,被强行拖出来。一个大汉用枪顶着他的脑袋,另外一个大汉挥舞着拳头狠狠的打在他的腹部,身上的武器装备都被收走了。

  “咦?那里面有什么声音?”一个离洞口比较近的大汉疑惑的说道,他侧着耳朵听着。

  我心中机灵一动,装着挺害怕的样子说道:“别......别靠近那里!”

  旁边大汉冷笑着给了我一枪托,嘴里冒出咸咸的味道,被击中的部分让我冷汗直冒,我几乎能闻到葬狗嘴里的腥臭。

  几乎无声无息,一个黑影从盗洞扑了出来,那大汉惨叫的被扑倒在地。紧接着能听到惨叫声和令人心寒的撕裂声。

  “老大,救......救......”大汉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声音随着骨头碎裂声截然而止。

  “愣着干什么?开枪啊!”陈辉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毫不犹豫举起枪对着葬狗射击,根本不顾他手下的死活。

  这时盗墓贼们才反应过来,他们不约而同举起枪对着狗开枪。激烈的枪声过后,葬狗被打成筛子,嘴里叼着血淋淋的血肉倒在地上,那个大汉早就悄无声息。

  让我心寒的是陈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刚才死的并不是他们的同伴。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些盗墓贼相当于雇佣兵,除了几个核心人员外,其他都是临时招募的。而且他们经常在刀头上舔血,自然知道刚才的危险。

  突然巨力从背后传来,背部剧烈疼痛中,我狗吃屎的扑倒在地面上,还没等我爬起来,冰冷的枪口出现在我额头前。

  “快说,那个女的到底去什么地方了?”陈辉大声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心中却恐惧到极点。同样的话被问到庄大楼,这家伙自认为皮粗肉糙,死猪不怕开水烫大骂起来,结果被两枪托打倒在地。

  “她......死了,被刚才那条狗咬死了!”我害怕他们继续追问连忙撒谎,陈辉好像相信我说的话,挥了挥手,几个盗墓贼一拥而上,我们手臂被穿上了绳索,两支大拇指也被细绳绑到一起。

  这时我在队伍中看到了王峰和弥耳,只见他们精神萎靡,浑身是伤痕,衣服褴褛不整。

  “其他人呢?”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他们早就成了替死鬼,我们会记住他们的,哈哈”旁边一个盗墓贼大笑着说道,笑声在墓穴里显得如此诡异。

  问了问弥耳才知道,那三名保镖被盗墓贼用来探路,掉入陷阱惨死。

  陈辉让我们在前面开路,他们后面用枪指着,我默默的向前走着,心中哀叹祈祷李洁不要出事。不知道走了多久,当我们疲倦不堪口干舌燥时,陈辉这才下令休息。

  我一屁股坐着地上,眼睁睁的看着盗墓贼们吃喝。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动了动手指却发现绳索变的更紧了,垂头丧气的坐在地面上,直到身旁的弥耳用胳膊靠了靠我,我抬起头顺着他的示意,我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闪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