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洁和我坐在篝火旁谈论这次经历,我们分析很多得出结论,商湘王也和其他帝王一样做梦都想要长生。但他长生的办法不同,和一朵花有关。难道是尸香魔芋?就在我呆呆盯着篝火发愣时,李洁咳嗽声响起。

  “你今天白天到底想说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女生是谁?”李洁见吸引我的视线,风情的捋了捋耳边的发丝,低垂着俏脸声音细细的问道。

  我瞬间感到血液上涌,脸变得滚烫,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我......”就在我鼓起勇气准备说的时候。

  李洁突然在嘴唇边上竖了竖手指,紧接着指了指窗户外面,嘴唇张合。

  “有人......”

  我紧张起来侧耳倾听,刚刚虫子鸣叫声消失的无影无踪,风呼啸着。

  当我准备放弃时,隐约踩断树枝声音传来,真的有人,难道是盗墓贼?我看了看李洁,她点了点头,我们同时向窗边移动过去。

  我悄悄掀开被风吹的鼓鼓的油布,透过缝隙向外望去,暗淡的月光下没有任何人影,我心中一寒,拿起相机对着外面拍了几张照。

  “你在干什么?”李洁嘴巴张合问道。我指了指外面,拍了拍相机。紧接着我低头翻看着相机,却发现照片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难道我们刚才听的是幻听?就在我疑惑,突然窗外又响起声音,这脚步声特别的轻盈,还夹杂着踩着杂草哗啦声。

  我连忙向外望去,外面静悄悄,恐惧气氛在心中蔓延。我感觉手心在出汗,就在我们监听半响准备离开时,突然响起敲门声。

  “夺、夺、夺......”敲门声不紧不慢,仿佛是一个朋友来串门般缓慢。门是烂木板拼接而成的,声音很沉闷,我透过缝隙向外望了望。一个血红的眸子和我对视,紧接着瞬间消失,我却没看到任何人影。

  难道是商湘王的鬼魂在作祟?或者是老憨说商湘王墓穴中的守护神?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靠着墙壁上心脏疯狂跳动着。

  “你看到什么了?”李洁走过来关心的问道。

  “眼睛,我看到一个红红的眼睛。”我摇着头努力将那红眼睛甩出脑海。李洁眼睛闪过疑惑,她慢慢地摸出匕首和符纸,对我点了点头。我瞬间明白她的意图,等到下次再敲门时,我们可以看到谁在敲门。就算是鬼魂作祟我也不怕,心里想着我将匕首抽出来。

  目光上移,我突然看到李洁身后的窗户上,隐约出现一只白色带毛的手。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我头皮发炸,强忍着恐惧我捂住嘴巴,指了指窗外。

  李洁瞬间会意,当她猛转过头去时,那只白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脚步声和敲门声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仅仅能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我俩强忍着倦又守了半个小时,那东西仿佛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李洁好奇的问道。

  “一只手一只白色的手,我看见它出现在窗户上。”我吞了吞口水说道,脑海里自行脑补出一个恐怖的画面,带着血红眼睛粗壮长毛手指的怪物,时时刻刻监视着我们。

  没人知道外面是什么东西,,未知的东西总让人恐惧,这里也并不利于防守。我和李洁商量一会,决定还是退到二楼上,只要守住楼梯口就醒了。我们连忙拍醒庄大楼,在他茫然的眼神中我们收拾东西向二楼撤去。

  刚退到二楼,脚步声再次响起,紧接着是房门被撞开的巨响,我紧紧的看着楼道深怕什么东西突然冒了出来。现在我们手中的武器只有上次买的苗族匕首,对了还有一支手枪,这支手枪是盗墓贼身上搜到的,我连忙递给李洁,有了枪我们底气回复了很多。

  “外面到底是谁在敲门?”庄大楼好奇的问道,我摇了摇头,他很快意识到什么。

  “难道是那群兔崽子?敢惹老子!”庄大楼早就毛了,他抽出匕首一脸凶相地向楼梯口扑去。

  “等等......”我连忙一把拉住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脚步声突然响起,我们都紧张的看着楼梯口,却发现脚步声仿佛在下层转悠着。

  我们的神经紧张了几十秒后,楼梯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仿佛巨石砸在地面。我们大惊之下连忙跑过去看,发现一堵厚厚的石板将楼梯口封死。

  陷阱?我使劲推了推石板,纹丝不动,连一天连续两次被封死在狭小空间里,任何人都会感到心里极其不平衡。庄大楼发泄一番后,也只得垂头丧气的回到二楼。

  “算了,我们还是找一找有没有其他的出路。”李洁说道,我连忙按照以前的经验用匕首把在墙壁上敲着。

  令人感到沮丧的是,当我们敲遍整个房间,发现石墙后面没有暗格,整个房间的建筑材料都是由两寸以上的石块组成的。就当我们一筹莫展时,我突然注意到李洁蹲在地上仔细的观察着地面。

  “把水壶给我。”李洁用匕首敲了敲地板伸出手来,我连忙将水壶解下来递给她,只见她将水壶盖子拧开,将水倒在地上。

  几乎片刻之间,倒出的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地板下面有暗格?”李洁摇了摇头,拿起匕首对着地板缝隙插进去,紧接着使劲挑动着,能明显看到地板开始松动。

  这时我才发现我们犯了一个习惯性错误,都以为机关暗格会在墙壁上,没有人能想象机关会出现在地板上。

  “咔哒”仿佛机关被触动的声音,几乎在瞬间地板猛的一翘,站在上面的李洁猛地跌落下去。

  我连忙扑过去也没有抓住她的手,地板瞬间又恢复成原样,看来这是一个陷阱。

  心中涌起强烈不安感,能想象李洁掉落下去被尖刺刺穿身体的惨样。惶恐之下我连忙拔出匕首,重复着她的动作。

  y$看…+正|版章q$节◇上酷匠'网;2

  李洁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我心中暗暗祈祷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追书惨淡啊,请登录QQ追求,算是给我一点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