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后,赶尸匠的药特别有效果,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痒。令人欣喜的是,李洁也清醒过来只是精神萎靡,不愿意多说话。

  湘西民间,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学这行业的,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一胆子大,二是身体好。而且,必须拜师。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学徒由家长先立字据,接着赶尸匠必须面试。一般来讲,要看满16岁,身高1.7米以上,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相貌要长得丑一点。

  赶尸匠先让应试者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旋转,接着突然停下,要你马上分辨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则不能录用。因为你此时不分东西南北,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出方向,不能赶尸。接着,赶尸匠要你找东西、挑担子。

  因为尸体毕竟不是活人,遇上较陡之高坡,尸体爬不上去。赶尸匠就得一个一个往高坡上背和扛。最后,还有一项面试,这就是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黑夜里让你一个人去取回来,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你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这三关顺利通过了,你便取得了当赶尸匠学徒的可能。

  可惜现在社会交通发达,就连偏远的苗寨也开始修建公路。赶尸匠根本没活路,跟别说找徒弟,再加上老憨相貌丑陋,他只能独自在山中居住。

  “这个女孩受风寒,屋子里草药不多,你们谁跟我上山去采药?”就在我坐着床上发呆时,耳边传来老憨的声音。我连忙自告奋勇地和老憨去山上采药,边走我向他询问,肩膀上红印的事情,老头看到红印后眼前一亮,当时并没有说话仅仅是摇头。

  “诅咒剩余时间不多了,要想消除必须要尸香魔芋的花瓣做引子。”老憨欲言又止,听到尸香魔芋心中一沉。我突然想到王胖子身上的皮肤病也需要尸香魔芋,难道他也中了诅咒?

  越想心中越寒,就连老憨说着什么我也没听清,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采药点,山坳葱葱郁郁长着很多杂草,我根本不知道哪些是可以用的药,老头边采边向我解说着这些草药的功能。

  我实在忍不住继续问关于红印诅咒,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一切看天意,如果找到尸香魔芋我有60%几率破除诅咒。”

  我知道这个概率已经很高了,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对了您认识一个姓肖的人吗?”我还记得在苗寨里,宝翁巫师就让我到这里来找姓肖的人。

  “他去商湘王的墓穴了”老憨脸色变了变,半响才说出一句让我震惊的话,好像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商湘王的墓穴。

  我很惊讶事情上的巧合,脑袋里乱成一团,胡乱抓了几把草药。最后被心痛的老憨叫到旁边休息,咬着从旁边拔出的狗尾巴草,苦涩的味道在嘴巴里回荡着。

  想不通就不想,懒的费脑细胞!这句话是庄大楼经典名言,以前我还觉得这家伙懒人,现在继续感到说的不错。深呼吸几口气,脑袋里清醒许多。我连忙走去帮忙老憨采草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发现记忆力增强了不少,老头说的草药知识,我过目不忘。

  饿了啃两口干饼,渴了喝几口水,下午我们采完草药准备下山。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我突然发现不论怎么走,好像都是原地踏步,遇到鬼打墙了?

  摸了摸相机我看了看身边的老憨,他眼睛紧盯着前方,慢条斯理的解下肩膀上的口袋。从里面掏出大把的钱纸出来,在地上画了个圈点燃,嘴里还念念有词。

  “过路,无冤无仇的请让开......”我只听到这两句话,等钱纸烧完,他背上背篼对我挥了挥手继续向前走。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我们很快找到下山的道路,回头望了望原处。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山风,卷着纸钱飞乱飞着,仿佛无数东西在拼命抢夺纸钱。

  我连忙收回目光和胡思乱想,紧跟着老憨下山回到小屋。他去整理草药,我在屋后找到正在烤鱼的庄大楼,闻着阵阵诱人的烤鱼香,将前后的事情说给他听。

  “好像是谁领着我们到这里来,它们到底要干什么,仅仅是为了商湘王的宝藏吗?”庄大楼沉思了片刻说道。

  “不管怎么样,古堡我们是必须要去的,这是解开一切谜团的关键。”我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二天,我们告别了老憨,从他那里我们得到商湘王古堡路线图,古堡离这里并不远,在三十年前还是很出名的探险地。

  这些我们听老憨讲过。古堡中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但依然抵挡不住来这探寻财宝人热情,他们依然络绎不绝前来,直到一个叫做肖劲的人声称这里并没有财宝,仅仅是一个废墟。探险的人才渐渐的减少,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十年没有人烟了。

  &看,正d版r章节,i上酷:匠)!网

  要从一个废弃的古堡中找到,商湘王坟墓的入口是件很难办的事情。至少无数人实验证明,这里只是废墟。

  当时我还记得在昏暗的油灯下,老憨的面目格外丑陋狰狞,眼睛闪过奇怪的光芒。他说只要我们走到那里,就一定会找到入口。

  商湘王坟墓沉睡了几千年,从未被挖掘过,就连世界上有名的盗墓贼都失望而归,我们又能发现什么呢?很多历史上一些未知事件,都是随着时间的长河慢慢流逝,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拿着砍刀,披荆斩棘的向前走着。三十年前,探险者开辟的道路被茂盛的森林,生命旺盛的藤蔓覆盖,偶尔能看到他们留下的种种迹象。

  树干上的砍印或者其他,我们顺着这些印记向前走着,途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山神庙,碧绿青苔和藤蔓将整个庙宇紧紧地缠住,里面的神像已经破败不堪。

  我拿着相机对着山神照了几张,发现神像头上居然有模糊的印记,这印记特别像我肩膀上的红印。也许是巧合,我紧接着对着印记拍了几张。

  李洁掏出黄旧发臭的羊皮纸,紧皱秀眉仔细研究着。上面通往古墓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正常的山路,必须要走两天,还有一条是老憨采草药时发现的小路,必须攀爬上千刃悬崖然。

  最后我们研究决定,从悬崖上攀爬上去,运气好的话能赶在日落前进入古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