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诧异地看着稀疏平常的小山头,一眼能望穿。与四周格格不入的是,山头上长满绿意葱葱的槐树,除了名字有些吓人外说实在话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区别。

  “鬼坟墓?哼!”一个带着冷笑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我转头一看,刘工程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在他某些气质和司马克差不多,都是属于阴冷沉默型的。突然想到他帐篷上的黑雾,我下意识地向旁边挪了几步。

  “一些迷惑人的小把戏,登不上大场面!”刘工冷冷的说道,他越过伏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弥耳,大步向小山走去。

  “这个鬼坟墓真的有那么邪?”我拍了拍弥耳肩膀问道。

  “这片区域本来就是鬼神空宝的地盘,以前有几个猎人追赶猎物闯进这里就消失无影无踪,为了寻找他们寨子里组织了很多人拉网搜索。”说着弥耳眼里闪烁着恐惧,他浑身颤抖着让我感觉心寒。

  “找到了?”庄大楼忍不住问道。

  “找是找到了,他们被吊在树林里嬉笑着,面容红润带着微笑,尸体高度腐烂,浑身流着白色难闻的脓液。我当时吓得三个月没敢出门,每天做梦都梦见他们。”弥耳说完继续祷告着,我们相互看了看能看到彼此眼里的惧意。

  “难道你要我放弃寻找司马教授?想留的可以留下,我们跟上!”王峰是个不信邪的主,他挥了挥手,保镖们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走吧。”庄大楼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点点头,望了望趴伏在地上的弥耳,压制着心中的恐惧跟了上去。

  刘工话虽然这样说,谨慎的陈队长还是留了两个人在外面守着,剩下的人都进树林搜查。我悄悄的拿起照相机对着槐树林照了照,却发现里面,黑雾弥漫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我心里有些纠结,明知道里面危险万分,但我却有苦不能言,更不能把相机的事情透露出来。

  突然想到昨天李洁说我能看到鬼魂,心里一动连忙找上她。

  “你不是说我能看到一些东西吗?”李洁诧异地看看我。

  “你是不是觉得这座林子有问题?我看到很多黑雾笼罩在槐树林上。”我看了看树林,心中有些紧张。

  “这片林子确实有问题,但我们必须找到司马克,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李洁表情很复杂,我默认的点了点头。

  槐树字面上是由木和鬼组成,它本身属阴,善纳储存阴气。我从一些古老的书上看到,槐树最招鬼,至少在踏进槐树林的一刻起,一股阴森的气息向身上缠来。

  大家分散开来寻找着脚印或者其他线索,可惜线索到林外就消失无影无踪。

  y酷匠网《首SY发

  槐树覆盖率特别大,进入树林几十米就像进入黑夜,我们不得不打开手电。我和庄大楼一起前进着,我突然发现更不知什么时候起,脚下多了些淡淡雾气。

  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只以为是山中正常的情况,可后来雾气越来越大,超过五米就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为了防止出现意外,陈队长让大家都靠近把手拉起来。

  听到旁边响起脚步声,我伸出手,正好拉到一个光滑酥软且冰凉的小手,难道是李洁的?我心中感到很爽,一时间心猿意马起来。

  浓浓雾气持续了几分钟,迅速散去。牵着我手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我疑惑时,不远处传来李洁的声音。

  我看了看手掌,一股浓郁的腐臭味道传来。我头皮发炸,强忍住恶寒,手抓了草乱捋几把,才让淡淡的青草味道替代腐臭。那刚才牵着手的是谁?看了看前面的庄大楼,我只能满心惊疑的追上去。

  一座不大的小山丘,本以为半个小时就能走完!令我意外的是,我们笔直走了两个多小时居然没有走到山的另一头,我用相机向四周照了照,却发现周围全是人影,心中有些发毛,连忙叫上庄大楼和李洁。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走出林子?”我理了理背包说道。

  “我们遇上鬼打墙了,这里有两张符你们一人带一个,能保证那些东西不会近身。”李洁话音刚落,就听到远处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心中一沉,知道出事了,连忙招呼两人向出声地赶过去。

  惨不忍睹的一幕让我不忍直视,一名叫张亮的保镖血肉模糊被吊在半空,薄薄油布状的东西覆盖着他。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发着,我胃里翻江倒海,有种想吐的感觉。

  王峰铁青着脸,一路走来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你损失了很多人,还是经常在一起的下属。

  “那薄薄油布是什么?”庄大楼好奇的问道。

  “皮!”李洁冷峻着脸头也不回的说道,谁能在瞬间将一个人皮都剥掉?最让人诡异的是,他干净洁白的脸上居然带着笑容,仿佛很享受这一切,我紧握着手,用拇指使劲掐着其他手指,些许疼痛能减弱我心中的恐惧。

  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逃,离开这个林子逃得越远越好。

  阴风惨惨,简单收拾完尸体,突然我们听到不远处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这种笑声渗透你的皮肤,阴冷不断钻进毛孔,有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尖锐。

  从地狱里传出的声音,有时候笑声比惨叫声还恐怖,就算我们有那么多人,依然抵抗不住冷气直冲后脑。一些人紧紧的靠在一起,拿着武器不停颤抖着。

  “格格~!”笑声断断续续的从前面不远处传来。

  “怕什么,走我们去看看。”刘工声音依然镇定的挥了挥手,众人连忙跟着他走了过去。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在勘探队里,陈队长有绝对的指挥权。但是有时候下命令的却是,这位神秘莫测的刘工。

  周围静悄悄的,仅仅能听到脚下踩断树枝的声音,周围的一切又安静下来,但是那可怖的笑声,时不时的传出来,让人感到毛骨耸然。

  终于看到人影了,一个人吊在高高的树上,随风舞动着。时不时的笑声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一个勘探队员忍耐不住恐惧大声叫骂着,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砍刀。

  激烈的呼啸声传来,刀瞬间旋转的飞了上去,紧接着吊着的人掉落下来。

  “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鬼。”那大汉骂骂咧咧的吼道,他提着大砍刀大步向前。刘工并没有阻止他,在后面冷冷的看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