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巫师自称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人,这和苗疆的文化习惯有关系。自古他们崇尚祭祀鬼神,我们被几个高大的护卫引导进宝翁巫师的房间。

  在黄豆大灯芯的油灯下,简陋的房间被照得昏暗无比。宝翁巫师苍老的脸上全是皱纹,唯一与普通人不同的是,眼睛里充满深邃的智慧。他静静地坐在房间中央,我感觉很奇怪,居然给我一种并不存在的错觉。

  转头望了望李洁,她看懂我的意思,摇了摇头。

  “放心吧,虽然我们对畏惧鬼神,但不会违背祖训养它们。”宝翁巫师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我心神剧震,有种被他看透的感觉。

  “我已经知道你们来的目的,让我看一看你的肩膀!”心中的震骇还未消散,他的话语让我差点跳起来,他转头看我一眼,激荡的心情突然平缓不少。李洁见多识广脸色很平静,她对我使了使眼神,我连忙恭敬的走过去。

  宝翁巫师很认真的看着我的肩膀,我心中有些打鼓,生怕他突然说出你已经无可救药这句话。

  “这种红印确实是苗疆巫术,我小时候曾听师父说过,这种诅咒是叫做生死煞,能生能死,全凭一念之间。它十分阴狠恶毒,必须利用三个处女当引子。”

  我脑海瞬间乱成一团,遇到的死人还不算多吗?红印诅咒是刘X给我留在肩膀上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本来我该在电脑面前看小电影吃泡面过日子的,现在却跑到这个毒虫遍山的地方来找虐,我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你还中了米娅巫师的诅咒,等等,有些奇怪!”他突然像发现什么,向这边凑了凑。旁边的苗族汉子连忙拿了盏油灯过来,我能闻到油灯浓郁的清油味,听到灯芯偶尔的爆裂声。

  $最)新j章节上km酷}匠0网U

  “阴阳平衡,有始有终......生死煞短时间内不会发作,一旦发作起来会抓烂全身皮肤,骨骼尽露为止。”宝翁巫师捋了捋胡子说道。

  自己把自己的皮肉抓烂完?想想都感到恐惧“相聚就是缘,这样吧,离这里东北50公里外的住着一位赶尸人,你去找他也许有办法!”说完他就闭上眼睛,旁边的苗族汉子连忙走上来打了手势,在庄大楼喋喋不休的不满中,带着我们离开巫师的房间。

  “巫师交代,你们可以去旅游区找个向导,这样要快点!”苗族汉子完全无视庄大楼的牢骚,说完话后转身离开。

  现在旅游业发达,很多来苗寨的游客都会选择给点钱,再加上苗族人淳朴,两边都互利互惠,减少因为语言不通而造成的纠纷和不便。来苗寨雇佣一个向导,这样已经形成惯例。

  听说去东北50公里,向导们不约而同的摇着头,不论我出多少钱都不行。从他们交谈中了解到,山里有什么让他们恐惧的东西,最后一个好心的向导告诉我们,这有一个人愿意去,说着带我们来到一座破败的吊脚楼旁。

  蒙面走出来的瘦弱男子叫弥耳,以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只从在山上被人熊按倒,幸好他机灵装死避过,命是捡回来了,脸却被熊满是钩子的舌头舔过,面容可怕至极。

  弥耳犹豫了很久,最后咬牙跺脚答应了,但报酬要增加一倍,而且必须先给。

  “老宋,这家伙不会拿钱跑路了吧!”弥耳说要安顿家人离开了,等的不耐烦的庄大楼在我耳边咬着舌头。

  弥耳还有个死了老公的妹妹,我们好奇之下问清楚方向过去看看。他果然在和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说话,看来那应该是他的妹妹。

  我们在旁边听了半天才知道,弥耳骗他妹说是找到份好工作过几天才回来,女人心细,能从弥耳话语中听出点什么,哭闹着要求弥耳说清楚。

  在危机时刻,李洁出现了,也许是她为人亲切和善,柔弱(咳咳),不一会儿两个女人就成为好朋友,紧接着李洁把买的东西都送给她,告诉她只是雇佣弥耳当向导。

  刚处理完弥耳的事,王峰打来电话让我们赶紧赶到集合点。

  看来已经有线索了,我和李洁商量立即出发。弥耳果然是山林通,在他带领下终于在夜晚来临之前与王峰会合。

  看到我们到来王峰将地图展开,他指了指地图某处告诉我们那里应该就是目标地。我好奇的看了看,惊讶的发现它距离赶尸匠住所并不远。

  到第二天早上我们才动身出发,那群勘探队居然在几天前就离开了。

  我们发现弥耳确实是个好向导好猎人,他崇拜山神山鬼,打猎砍树前必先祷告。深山里食物极其丰富,野生木耳、猴头菇、各种野菜,果子应有尽有。下午找了块依山傍水的地方宿营,众人洗涮着身丝上的尘埃。

  望着幽深的密林,我长吐一口气,走了大半天的山路没有感觉到一丝疲倦。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红印?以前跑几百米都觉得痛苦。为了试验心中的想法,我蹲下身子手抓住一块石块,使劲一提。

  很奇妙的感觉,碗口大的石头轻飘飘的被我抓起来,望着不远处的河对岸密林,我心中一动,使劲将石头丢了出去。完美的弧线划过,石头离河岸还有一米处时掉落下来。

  “老宋你在干什么?走我们去打猎!”庄大楼拿起一只弩大声喊道。正好李洁望过来,我与她对视一眼连忙转头。

  打猎有什么意思?我被庄大楼拉着狂奔。几分钟前,不远处冒出来一只野鸡,好死不死的撞到这食肉动物的射程里,带着弩箭都还扑拉着狂飞。

  “前面最好别过去了,这里蟒蛇最喜追活物!”提着野鸡的庄大楼十分得意,就在他准备继续前进时,弥耳一脸严肃的拉着他。

  “怕什么,庄爷经常吃蛇,那个肉是那么鲜......卧槽!”庄大楼话还没说完,一条见头不见尾的蟒蛇刚才从他身边十几米外滑过,我打了个激灵,抓着这货的衣领向后拽。

  “你的力量堪比鬼神!”弥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只见他眼睛里闪着敬畏的光芒。

  “老宋你吃了大力丸?那么大力气,我的野鸡呢?”最终在灌木丛里找到丢失的野鸡,他这时已如同惊弓之鸟,不时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生怕那里又滑出几条蟒蛇。

  我们兴高采烈拔鸡毛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响起稀里哗啦的声音,无数飞鸟飞腾。

  “谁?”汪峰猛的举起猎枪,大声吼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