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确实变粗了,若隐若现变的清晰起来,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并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感觉,脑海里乱糟糟的,除了红印变粗那句话,后面的我只看到庄大楼激扬气愤的挥舞着手臂,嘴巴一张一合。

  我该怎么办?我要死了吗?脑海里只有这两句对话,仿佛两个小人不停的相互对话着,我忘记了时间流逝。直到一股巨大力量撞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脑海居然清醒少许,只见庄大楼熊掌再次袭来。

  我还不想那么早就死翘翘,想也不想就地懒驴打滚,敏捷的躲过。

  “死胖子,你想杀人啊!”我大声吼道,一想到能躲过这家伙攻击有些得意,但想到肩膀上的红印,刚涌出的一点喜悦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我看你发呆,又发现你脸上有蚊子,所以呵呵!我们现在去找宝翁巫师!”庄大楼厚着脸皮说道,这家伙一向是雷厉风行,他抓起背包丢给我就准备走人。

  “你们去那?难道你们忘了此行的任务?”刚走出吊脚楼就遇到气势汹汹的王峰。

  “找削是不!”庄大楼一半的山东血统冒出来,仗着自己五大三粗仰着脑袋吼道。王峰冷冷的望着他,两人剑拔弩张怒视着,王峰手下也跟面带不善的站起来,庄大楼抖了抖宽厚结实的肩膀,鄙视的对着王风竖了竖中指。

  我看到王峰眼角不自然的颤抖一下,闪着森寒的杀气。瞬间王峰动了,庄大楼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大惊之下害怕庄大楼吃亏,连忙拉住他的衣袖将他向后拽去。

  凛冽的拳风袭来,这时背部一痛,我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猛然清醒却发现脸颊挨着满是露水的草丛中。活动下肩膀,我确定两件事,第一件我没挂掉。第二件:被击中部分仅仅是隐约作痛,没有大碍。

  “去死吧!”庄大楼大吼声响起,我连忙爬起来冲过去将他抱住。可能是这货早上没吃饭,居然被我抱着拖动一截。

  “你们在干什么?内斗吗?”李洁闻讯赶到,她扯着王峰到边上讨论什么。庄大楼这才将气喘匀,一脸惊讶的望着我问我是否有事,直到再三确认我没事才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李洁走过来说我们分成两路分成两路,王峰他们在当地打听古堡的情况,我们去苗寨也许能从巫师口里获得一些关于古堡的信息。

  事情就这样简单的决定了,我、李洁、庄大楼三人背着背包立即出发,顺着蜿蜒崎岖道路向锦鸡寨走去。

  听说锦鸡寨是周围方圆百里最大的苗寨,我们随着羊肠小道爬山涉水,直到看到一条机耕道,在路上能看到连络不绝的苗族人。

  原来这今天正好是赶集日,周围寨子苗人都喜欢赶到这里来交易货物,顺着道路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锦鸡寨。

  无数大大小小的吊脚楼,点缀在山坳之中。炊烟、狗吠、鸡鸣,层层叠叠的梯田以及秀美的风景,让人流连忘返美。

  身材妖娆苗族姑娘,她们穿戴着满头的银饰,银铃般的笑声传遍整个山坳,吸引着众多苗族壮小伙们的眼光。仿佛能感受到姑娘们的目光,他们个个挺胸收腹,做出威武雄壮的样子。

  其实最拉眼球的还是李洁,高挑活力的身材,修长白皙的长腿,以及与众不同的气质,让那些苗族小伙子不停的向这边望过来。

  “你看那几个美女挺不错的吧!”庄大楼拍了拍我,指着几个苗族姑娘流着口水。我顺着他的视线,发现这几个姑娘都是属于超大吨位的。宽脸,厚实身材,大脚板!我无语的抹了抹额头的黑线,这家伙的口味就那么独特。

  Hm看},正^)版。章~节~?上u酷匠Ym网(@

  “庄死胖子,你知道关于苗盅吧?”李洁突然巧笑倩兮的对庄大楼说道,看的我心脏莫名其妙的狂跳。

  “当然知道。”

  “我给你讲个关于情盅的故事吧。”李洁拍了拍庄大楼肩膀继续说道。

  以前有个汉族小伙和苗家姑娘相爱,他们每天花前月下,情定终生。但是有一天汉族小伙跟着商队回去,苗家姑娘不想离开,他只能一个人回去。苗家姑娘暗地里给他种了情盅,如果在三个月内回不来......李洁将的十分生动,讲到苗家姑娘每天在山路前望夫,凄凉婉转的眼神中让我莫名心跳。

  “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我压制着心中的悲伤问道。

  “负心汉肯定被那么粗的虫子穿胸而死......”李洁张牙舞爪,露出小虎牙说道。好吧,我捂着额头,刚才充满凄凉感情的李洁完全是幻觉。

  也许这个故事庄大楼听过,只见他尴尬的笑了笑,眼观鼻、鼻观心喃喃道:“还是我家妞妞比较好!”

  人流逐渐汇聚到寨子里,我们打听宝翁巫师的住处,却得知他现在正在主持祭祀,我们只有慢慢的等待,闲的无聊我们也去逛了逛集市。

  这里的商品种类繁多,都带有苗族特色,木梳,纱线,染料,以及成品的土布,成衣,各种大米做的食物,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李洁小女孩似的东看看西逛逛,买了一大堆看起来没用的东西,我终于体会到陪女人逛街的痛苦,痛苦并快乐着。

  “苗族刀?”突然她眼睛一亮,我顺着望过去,只见无数精美苗族刀整整齐齐的摆在摊位上,随着抽出一把,都能感受到刀锋散发出来的寒气。

  摊主是个苗族中年人,背着火枪抽着烟枪,看到我们来连忙介绍苗族刀各种特点以及风闻趣事。

  他说苗族人自从男童出生后,他的舅舅就会找与他体重同样的铁块,把它埋到土里,每天拿出来敲打一次。直到他十六岁成年,再把它做成苗族刀送给他,这种刀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还有:刀首镂错装金环,生漆图涂柄缠麻管,苗人爱刀不去身,腰间展跃如有神,的诗句。

  听老板说那种用牛骨做把,槐木做鞘并且刀面上带着复杂花纹的苗刀,有辟邪的功能。李姐买了三把苗刀给我们一人一把,当做防身之用。

  宏大的祭祀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直到下午三点,我们才获准来到宝翁巫师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