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宋我觉得这酒好像有点问题。”庄大楼凑到我耳边悄悄说。我疑惑地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这哪里是酒!感受着舌头上淡如白水的味道,我皱着眉头将酒放下。

  这时我感到有人盯着我,转头顺着感觉望过去,只见一个小孩躲在大人背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礼貌地对他点了点头笑了一下,那小孩毕生似的立即躲回大人的身后。

  我并没有管这个细节,在主人的招呼下开始吃东西,桌上饭菜特别的丰盛,血灌汤、辣椒骨、苗乡龟凤汤、绵菜粑、虫茶、万花茶、捣鱼、酸汤鱼等,听着名字就直流口水。

  “呸,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庄大楼迫不及待抓起一个油粑粑啃了一口,随即吐出来。

  我尴尬的看了这他,连忙为他不礼貌的行为向主人道歉,男主人并没有在意这点只是笑着说,有可能我们吃不惯这里的食物,说着他拿起一块并子递给我,我轻轻的咬了一口,真的是如同嚼蜡,我尴尬地随便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不好意思!”我满头黑线的看着庄大楼,连忙为他不礼貌的行为向主人道歉,男主人并没有在意只是笑着说,有可能我们吃不惯这里的食物,说着他拿起一块油粑粑递给我。

  我轻轻的咬了一口,真的是如同嚼蜡,我尴尬地随便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

  酷Y匠j网唯s一}正版u,^R其☆◎他都4是盗(版5

  这时的庄大楼有些异常,那些明明不好吃的东西,他拿起食物拼命地向嘴巴里塞,我拦了几次都拦不住。我对他们表示感谢,本来想掏点钱塞给他们的,男主人却说如果你们想感谢我,用不着钱,他们也用不上,这几年家中漏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帮他们修一修屋顶。

  我当时就傻眼了,我怎么会修屋顶,出于礼貌我只能点了点头答应,到时候雇佣点人帮他们修一下就可以了。

  吃完饭之后,他们开始说着话,并且不停的大声笑着,可惜他说的是方言,我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突然庄大楼惨叫一声,一个黑漆漆圆溜溜东西猛的丢了过来,我下意识接住,却发现一个人脑袋,她干瘪的嘴巴还咀嚼着食物,不嘻嘻哈哈的笑着。

  看到这诡异的场景我想也不想将脑袋丢了出去,掉到桌子上,周围其他人仿佛没有看见继续笑着吃着。

  外面白灯笼乱晃着,白光印在他们脸上,如同死人般苍白。阴风阵阵呼啸,吹得人汗毛倒立。我俩对视了一眼,吞了吞口水,站起来刚想跑,却发现两条腿软得像面条。

  最后还是在庄大楼帮忙拉扯下,我俩才连滚带爬的跑了客厅。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阻止,依然大声的谈笑着,眼看就要跑下楼梯逃出去。

  突然脚下像被什么东西拉扯住,我还以为被人抓住。惊得我三魂七魄丢失大半,还好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头看了看,却发现鞋带不知什么时候掉了,正好被楼梯伸出的竹条挂拉住。

  我连忙低下身子,准备将鞋带解开。却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了死结,怎么样都解不开。

  我有些慌神刚准备喊庄大楼帮忙,突然有什么人在我后面推了一把,我顿时向前扑了个狗啃屎,庄大楼连忙跑过来拉着我就跑。

  不知道跑了多远,却没庄大楼跟上来,连忙转过头叫他,却发现他呆呆的看着后面一动不动。我抬头一看也傻眼了,刚才呆过的吊脚楼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坟地,数了数刚好六个。突然肚子剧烈疼痛起来,俯下腰就开始吐,我都还好吐了一小会就好了。庄大楼当时吃的多,吐出来的全是树叶和虫子,看的我毛骨悚然。

  我扶着他离开这里,杵着树枝,完全不管荆棘丛在身上划出一道道伤痕。

  直到天空发白才遇到来寻找我们的李洁等人,他们见我们狼狈不堪,均感到很诧异,问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一切都说了一遍。

  “相机?相机在我这啊,不好意思忘了给你说了!”李洁歉意的将相机递还给我。原来想拍点照片,过来借时却发现我们都睡着了,都是虚假一场,“我到觉得那些鬼魂想要让我们帮点什么忙,如果答应最好是去完成,否则他们就可能会缠上我们的。”毫无存在感的司马克扶了扶眼镜说道。

  商量再三后,我们决定回去看一看究竟。还好一路上留着大量痕迹,很快我们来到了坟地。发现这里的六座坟,如六花似的围绕着中间石头墓碑,坟墓都已经垮塌了不少,上面杂草丛生。

  “六花绝地,风水轮转。这个地方太凶险了,埋葬在这里的人绝子绝孙。如果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就是为了封印某些东西!”司马克在周围转了转,念念有词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引你们帮忙,就帮他们修修坟墓吧,对了这里东西都不能拿,记住了!”在司马克的教导下,我们只能拿起铁锹,奋力的将坟重新修整一遍。

  “老宋,我捡了个东西!”庄大楼凑上来,看四周没人注意,掏出个洁白如玉骨状东西。

  “还不丢掉,不是让你不要随便拿吗?”我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我是捡的好不好,说不定能换点钱,嘿嘿!”庄大楼那肯听我的,得意的将东西塞回口袋,算了!难得管。

  下午才回到吊脚楼,各自疲惫不堪的准备洗澡吃饭。

  “你们遇到米娅大巫师了?”不知道从哪里看出来,刚进门老太婆面带惊恐的指着我们吼道。“三千鬼神......”她拿着扫帚念念有词,还拿出酒和大米向我们身上撒着。折腾了半天才让我们进屋,问起原因,老太婆叹了口气,眼睛带着恐惧说起了往事。

  三十年前,米娅是全苗寨的大巫师,平时主持重大的祭祀和寨子里的事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家六口突然暴毙,听苗寨里长老们说可能是鬼魂们的诅咒,立了碑将他们一家人全埋葬在那个风水绝地。

  每次被米娅大巫师召唤的人,肩膀上都会有黑手印,紧接着大病一场。说着她指了指我,我看了看旁边的庄大楼,只见他表情沉重的点了点头。

  “你们最好是去请宝翁巫师看看,说不定还来得及......”老太婆这句话让我满头是汗。

  回到房间让庄大楼帮我看看肩膀,他抽了口冷气说道:“红线变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求追书啊!大家有时间就登陆账号点下追书,这也算是给我最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