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为这里潮湿闷热,这种下面养牲畜,中间住人,上面放粮食的苗族吊脚楼是当地的一大特色。

  大量建筑组成苗寨,男人喜欢抽烟喝酒打猎,他们永远挎着刀枪,在这里女人才是生产劳动的主力。神秘的崇山峻岭流传着各种传说,特别是湘西赶尸术,每年能吸引大量的游客来到这里观光游览。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巫术几乎在湘西消失,很少有人还用这种古老的方式来搬运尸体。现代科学家研究很久,他们也不知道底用什么样的原理,让死人能够独立地行走。

  酷D'匠网首z{发}

  各种猜测遐想在网上流传,最常见说法是赶尸人将尸体绑起来,两个人用竹竿抬着他们走。

  我们按照既定目标,准备去百里苗寨看看,那里是湘西最大也最值得关注的苗寨。

  山峦陡峭,阴雨绵绵的道路特别难行。很快我们发现公路消失在草丛中,接下来要靠自己的脚掌在山区里丈量。按照正常行程,我们需要三天时间,步行才能走到百里寨。

  天色渐渐黑下来,陈队长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个旅店,确切说是两栋稍微大的吊脚楼,里面住着一个瞎老太婆和她的小孙女,她们看到我们到来都很高兴,连忙刷锅做饭给我们安排住宿。

  吊脚楼都是用木材、木条筑成的,走上去不断发出嘎吱的响声。我们将车辆全部停在院子外,将所有的行李都搬了进去,由于人数太多我们住在旁边一栋吊脚楼,连续的旅途让我们都很疲惫,简略地吃了饭洗漱后我们都去休息了。

  吊脚楼不远处都是漆黑幽深的灌木草丛,我和庄大楼帮李洁把行李放下,只见她在周围转了转皱着眉头。

  “小心周围有东西!”说着,她对着楼外的树林努了努嘴。所谓的东西指的就是鬼魂,庄大楼一脸兴奋,我有些无语,这家伙早就想看看鬼到底什么样子。当我走进房间把行李放下,拿起照相机对着外面照了几张照片,果然看到照片上隐约有白色的东西。

  川﹑滇﹑黔交界地区的苗族祭祀初死者亡魂的仪式。苗语称“阿汪”,汉语直译为“解簸箕”。苗族认为人死後,其灵魂背著簸箕,不便行走,所以要为他解簸箕。

  苗人中也有苗巫和汉巫,他们会按照习俗将人下葬,这里地广人稀,崇山峻岭很难有人涉足,经常会遇到鬼打墙和鬼市。

  李洁为了防止鬼魂打搅,特别在门窗上贴上符文,房间简陋之极,所谓的床就是在木板上铺干草,被褥已经发黄发黑,没有办法只能将就睡觉,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听着庄大楼的鼾声,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在思考着在九道拐发生的事情。心中有很多疑问,我不知道这些疑问是否有答案,我能感觉到一点的是,每次发生危险,都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来解决困境,会是谁呢?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摸索着。我猛地清醒,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可能是某个队员出来上厕所。很快我开始皱眉头,脚步声很轻盈,难道是那个小女孩?良久脚步声依然响个不歇,我有些好奇,坐起身来穿上披上衣服,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

  就在这时,脚步声越来越远,我放下心来,转身准备回去睡觉,下意识的摸了摸相机,却发现相机不见了。

  我顿时慌了神,马上回到房间里寻找,本来房间就不大,把杂草都翻遍了也没有相机的踪影。

  我突然想起刚才有东西在我身上摸索,还有脚步声?难道有贼来偷我的东西,该死!我连忙将庄大楼拍醒,告诉他有人来偷东西。

  还迷迷糊糊想睡觉的庄大楼听说有人偷东西,瞬间清醒,这家伙爬起来就往外跑。我连忙把他拉住,满头黑线的告诉他脚步声向另外一边去了。

  这件事情有些诡异,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休息,我俩悄悄下楼一路追过去。在坑洼的草丛中跌跌撞撞地跑着,很快看到一个白影在前面晃悠。难道是鬼?我心里有些疑惑,恐惧。

  “怎么可能!”庄大楼打着手电四周看了看,指着前面翻开的草丛说道,我记得除了人可以通过,有可能还会是其他动物。自认为是野外生存专家的庄大楼一步当先,我只能苦笑着追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老是追不上白影,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回相机。

  我俩打着手电追踪着地上的痕迹,不知道追了多久,在一个树林旁发现痕迹突然消逝不见。我开始慌乱起来,我俩四处寻找着,一路上经过的树林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仅仅靠手电光跌跌撞撞的移动着。

  山风呼啸吹来,树枝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呜呜声,就这样我俩在山上走了大半夜,就在我沮丧地准备打道回府时,却发现根本找不到来路。

  现在又累又饿又冷,浑身的衣服也被露水打湿。就在我们茫然不知所措时,突然看到林间不远处有灯火。

  我俩对视一眼大喜过望,有灯火的地方肯定会有人。我们连忙调转方向,高一脚低一脚地向灯火走去,至少问问路或者借宿一晚,明天继续寻找。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果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吊脚楼。两个白灯笼随风飘荡,忽明忽暗散发着惨白光芒,隐约能听到嬉戏喧哗的人声。

  莫名其妙的恶寒,山中露水将衣服打湿,我现在冷得全身发抖,庄大楼更是前行一步跑过去敲门。

  几秒钟后,随着木门嘎吱声,一个穿着传统节日盛装的老嬷走了出来,浑身上下配饰着大量精美银器,让我俩赞叹不已。特别是她头上带着凤冠,凤头扬起栩栩如生,目光下移让我奇怪的是衣下角有些银器都坏了。

  当她知道我们想要借宿,一家人六口人热情的款待了我们。除了一个老嬷,男主人女主人以及两男一女三个小孩,他们好像都营养不良,脸色苍白。

  女主人则到厨房去弄吃的,苗族人通常种植水稻,他们喜欢将大米做成各式食物,比如说饵块,年糕等等。很快香喷喷的食物都端上来,按照苗族人的习惯,我们肯定是先喝酒,喝酒的器皿全部是牛角杯。

  刚说可以喝,庄大楼急迫的端起牛角杯一口将酒灌下,瞬间他表情变得很精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