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隙挤出一缕阳光刚好照在脸上,我揉了揉眼睛发现我居然躺着帐篷里,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头痛欲裂,口干舌燥,身体很虚弱,正好庄大楼掀开帐篷走进来,看到我他满脸惊喜,立马上前对我一个熊抱。

  我靠!你再抱我就要死,我感觉到呼吸困难,就连骨头都发出咯咯的声音。软趴趴的踹了他几脚后,庄大楼才把我昏迷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醒过来时看到我眼睛紧闭,满脸苍白的躺在地上。眼前的情景让他吓了一跳,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连忙叫醒其他人并将我安置在帐篷里休息。

  阳光再次照射进来,帐篷门被掀开,高挑身材的李洁走了过来。看到她我有些尴尬,连忙低下头假装凝听庄大楼讲述,脑海里却回荡着当时的触感。

  李洁仔细的看了看我,神色有些怪异,好像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她告诉我们,通过刚才的检查,能确定我们不小心中鬼市,那些司机全是鬼市中的一部分。

  ¤酷…j匠J网*O唯一正a版9,其他☆都;是9盗\E版、

  关司机什么事?我诧异的问道。

  “他们已经死了很久了!”这是李洁解释,她说曾经有种巫术是利用死人做材料,结合环境能将更多的人拉入陷阱之中,要破除办法很难。如果普通人中了的话很难出去的,我们能活着真是运气。

  庄大楼还想问问我的情况,李洁却把他赶了出去,她说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躺在床上实在无聊,我慢慢爬起来准备出去走走。

  “我的人死了,死了!”刚掀开帐篷就听到王峰暴跳如雷的怒吼声,道路上几个警察正在处理现场,掉下山崖的越野车被吊了起来,给我们简单地录口供。

  可能警察也知道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在没有任何的证据下,只能当作普通的交通事故。王峰垂头丧气的揪着头发,任凭手下的尸体让他们带走。

  当警察走后,我们聚在一起都有些沉默。从悬崖底部拖起来的越野车、大客车里驾驶位置上,司机们都是腐烂多日的尸体,恐惧感在人群心中滋生,我能听到艰难吞口水声。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我诧异的抬起头,只见王峰满脸通红快步走过来。他愤怒的吼叫着,抓住我的衣领大吼着:“你他么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喉咙卡死了,呼吸困难,我使劲的抓打着,企图掰开王峰的铁钳般的手腕。

  “少动我兄弟!”粗大的手伸过来抓住王峰手腕,庄大楼闷声闷气的说道,可惜他那是王峰的对手,瞬间被打倒在地。

  “放开他!”我感觉快要死掉时,耳边传来李洁的声音。随着王峰的闷哼声,我终于解脱了,跪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空气,咳嗽着,鼻涕眼泪满脸都是。

  李洁把我扶起来,我喘匀气后将当时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王峰的暴怒、庄大楼咬牙切齿、李洁的冷静还有司马克的冷漠,我一一看着眼里。

  “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啊!”王峰痛苦的大叫着,剩下的保镖们都红着眼,连忙劝解。也许他知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发泄后他带着剩下的保镖跳进越野车,随着发动机轰鸣响起,车辆快速的消失在路尽头。

  “他走了?”我诧异的问道。

  “不,他要去报仇,但没有结果的。”李洁摇着头说道。

  直到一个小时后,越野车才回到这里,王峰走下越野车,每个人眼睛里闪烁着惊恐。

  他默默地坐在路旁,点燃一根烟。半响他才慢慢说出经历,原来昨天晚上我们住的地方都是坟墓。至于那些司机,他问了当地人才知道,那几个人早在以前的事故中就已经死掉了,我们都对视了一眼,更多的是恐惧。

  收拾东西我们重新上路,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默契的没有谈论这件事情。

  下午时分我们终于通过了最艰难的九道拐,回头望了望崎岖不平、深沟高壑的九道拐。看着它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心里觉得事情越来越严重,仿佛那些东西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他们在寻找那块玉,到底那玉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找到那个姓肖的,也许他能知道事情的原因,将这一切都结束。

  倒霉的运气依然继续,很快来到交界处,这时大客车抛锚了,我猜想和昨天的车祸有关。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一筹莫展时,一个车队从后面行驶而来,一个圆脸胖子跳下车子,很热情的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

  王峰犹豫下点头同意了,相互交谈才了解到他们是103国家地质勘探队,要去湘西勘探一些自然资源,比如说石油,矿石。

  这个圆脸胖子姓陈,是这个勘探队的队长,他对湘西特别熟悉,告诉我们许多当地的风土习俗。

  当他们听说我们是去拍摄湘西的纪录片,陈队长显得很高兴,招呼队员们帮我们修理抛锚的大客车。

  最后他们邀请我们一起上路,王峰并没有拒绝,于是我们两路合成一路,快速的向湘西行驶而去。

  我感觉这位陈队长是个好人,但他手下的刘工程师却没有那么好相处,整个人瘦瘦的,眼睛里不时流露着阴冷。庄大楼最喜欢跟他们混一起,可能搞勘探的人天生就比较豪迈。

  “确实有103勘探队,可情报显示他们还在休整中。”李洁消息比较灵通,疑惑的说道。

  有关部门本来更新消息速度就很慢,我也没有觉得不妥的地方。

  随着崎岖道路车辆左右摇晃着,很多时候难受的特别想吐。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每到一个地方刘工程师总是会拿着一个罗盘,左看看右晃晃,特别像古代那些算命先生或者风水大师。

  我好奇之下专门问了问陈队长,他听到我的好奇后,很爽朗大笑起来解释说刘工祖上是风水大师,如果没有他找水脉寻山脉,地质队就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做勘测。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勘探队每个人背上都背着长长的黑布带,可能是某种勘测用具吧,我也懒得去问。

  在路上行驶第三天,车队终于进入了湘西境内,我们看到了大量的苗人建筑和人文风景,为了掩饰身份,我们还专门在人文景点停留,拍摄了大量的纪录片、风景。

  公路彻底消失在草丛中时,我们已经进入湘西山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