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影低垂着脑袋,身体不断的晃悠,像是电影里出现过的丧尸。

  惊恐不停的滋生着,随着白影的出现,黑雾墙壁似的慢慢压过来。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却发现车子开始慢慢的移动起来,我拼命的敲打着车门,车门被关紧紧的,就连窗户也打不开。

  心脏砰砰狂跳,因为我知道这是九道拐,如果稍不留神,肯定会连车带人跌到山崖下摔得粉身碎骨,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至少我要对这车人负责。

  手突然摸到了胸前的照相机,心中大定,连忙拿起照相机对着白影拍了几张照。

  看了看照片,果然如我所料,在白影的周围黑雾里,无数的面目狰狞的鬼魂拼命的伸展着手臂,随着黑雾越压越近,白骨森森带着烂肉的手臂贴着车窗使劲的挠着。

  惨白扭曲哀嚎的面孔拼命的撞击着窗户,没有任何声音,恐怖之极。

  嘎吱的声音响起,客车慢慢移动着,就算我将刹车踩到底也没有。

  世界上最恐惧的事情,莫过于死亡慢慢的降临,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办法。心中充满对死亡的恐惧,却连哭泣的权利都没有。

  现在我充分感受到这段话的含义,我烦躁不安的吼叫,拼命扇着王峰和庄大楼他们的脸,我绝望了抓扯着头发看到客车慢慢的滑向虚无,难道我就这样的死去吗?

  窗外的鬼魂在狞笑,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我摸向照相机,手指颤抖的调整着模式,心里越急越彷徨手就越抖,使劲的咬了咬嘴唇,腥咸的味道以及剧烈疼痛让我精神集中起来。使劲的深呼吸一口气,稳定情绪拿起照相机对着一侧窗边,使劲的按下快门,闪光灯猛然亮起。

  灵魂被白色火焰灼烧,被照到的鬼魂浑身冒着黑烟,仿佛被烧红的铁叉捅进奶酪,疯狂的消融着。车辆为之一缓,我顿时兴奋起来。突然想到绑在车顶上的符文,也许会有点转机。我到处寻找着称手的物件,很快在座位下面口袋中摸到一个沉重的东西。

  使劲拽出来一看,居然是双管猎枪,我就知道王峰他们肯定有备而来。乘着黑雾暂时后退,我抡起猎枪使劲向窗户砸去。

  玻璃碎了,碎片打着我脸上手上生痛,我丢掉猎枪扑到窗口,用衣服裹着手臂几拳将玻璃碎片敲碎。紧接着翻身爬出窗外,刚出去一股阴寒之气让我打了个冷战。

  血液被瞬间凝固,全身仿佛被冻僵,我咬着牙艰难的抓着符文卷,使劲的拽了拽才发现被捆的死死的。

  该死的,阴寒越来越重,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只见黑雾又开始卷了过来。要死了要死了!我心中着急的要命,越急就越扯不下来。最后咬了咬牙,全身探出去双腿颤抖的站在窗口,纵身向上一跃,手猛的抓住上面绳索,火辣辣的疼痛。

  呢喃声在耳边隐约响起,我知道这时候再不拉开符文卷,最后一次机会了,我祈祷着。紧紧的抓住绳索,向车下猛然一跃,脚刚踏到实地,哗啦声音响起,紧接着眼前一黑,布卷将整个车辆覆盖。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神奇的效果,只见布幅上贴着无数黄纸,有些已经被雨水打成卷,但更多的朱砂线条上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

  与喃喃声不同的是,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黑雾瞬间消失殆尽。

  一轮圆月挂在天空,四周静悄悄的,前面的越野车撞到防护栏旁,差点就冲出悬崖。

  三辆车静静的停在九道拐最危险的地段,我松了口气,四周的阴寒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即我皱了皱眉,为什么心中依然感到惴惴不安呢?我好像遗漏掉什么东西,那个白影?一股恶寒从尾椎直冲后脑,我想也不想猛的扑出去,转身抬起头。

  诡异笑容惨白的脸出现在我鼻尖两寸处,我浑身汗毛瞬间炸开,想也不想闭着眼睛一拳搞了过去。手臂根本无法动弹,全身像被麻痹了,眼睁睁的看着诡异人影看着我。

  脑海里不停的呼喊中,有过鬼压床经历的朋友应该知道,就在这种感觉。汗水从额头上慢慢流下,慢慢模糊着眼睛,难受到极点。

  怎么办?怎么办?我心中疯狂的吼叫着,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快让我疯了。

  “玉......”仿佛从幽冥地狱冒出来的声音,耳边更是充盈着各种惨烈的哭喊声,我仿佛身在地狱,无数的手臂凭空出现,拼命的在我身上拉扯着。

  我心中吼叫道,老子身上那来的什么玉?

  能闻到令人作呕的腐臭,眼前手臂越来越多,突然我看到一只白色手臂伸到胸前,摸向相机位置。我快要绝望时,快门按钮声突然响起,猛烈的闪光随着凄厉叫声扩散。

  }酷|匠JK网◇6唯a!一p正}K版G,='其ta他都:是¤Z盗版‘&

  “宋沫?快醒醒!”庄大楼熟悉声音响起,我猛的睁开眼睛,肺部要炸开似的,拼命的呼吸咳嗽着。感觉我刚才被人按到水里,差点死掉。

  “你刚才怎么了?”庄大楼胖脸出现在我眼前,我眼泪鼻涕一起流,根本说不出话来。她俏脸凑过来在我身上巡视着,看的我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

  她突然用小手在我身上摸着,我吃了一惊刚想说什么,却被她瞪了回来。

  “他刚才中邪了!陷入幻境!”李洁解释道,小手已经摸到我双腿之间,我连忙抓住她冰冷手腕,尴尬的笑了笑。

  “哟,还是处男?检查身体时别乱动。”李洁秀眉紧皱,一句话让我汗颜无比。

  我全身僵硬的接受“乱摸”,天知道她在检查什么,被美女摸着也是挺享受的,心里恐惧消散不少,反而有些得意和期待。

  中邪?为什么刚才感觉那么真实?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掉在我脸上,用手摸了摸才发现是一块细小的碎玻璃,我抬头看了看四周,刚才被打坏的窗户完整无缺,刚才果然是幻觉。

  等等窗户完整无缺,那碎玻璃是怎么来的?我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胸口的相机,按了按,发现电源指示灯不断闪烁着红色。

  没电了?怎么可能?无数谜团在脑海里晃悠着,一个可怕的念头闪电般出现在脑海,或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有对剧情感兴趣的可以加入暗月池的小说群115089366讨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