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曾经说过:漠视生命是人的最大原罪。而且他还说......”我满头黑线听着李洁喋喋不休,就像老妈在世,心中泛起一丝亲切和无奈。

  她生气的样子也蛮可爱的,我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盯着她的挺拔神游天外,直到脑袋上又是一疼。

  “大姐,打头是会变傻的!”我抱头鼠窜。

  “基督真的那样说过?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发现李洁有发怒的迹象,我急中生智的岔开话题。

  “这个......那个......管他的是谁说过......老子,孔子又怎么样?”暴怒的李洁顿时变的扭捏起来,立即激活女生特有技能“胡搅蛮缠、颠倒是非”。

  “可是......可是太危险了。”打闹一会后,我弱弱的说道,瞟了瞟坐在后排抠脚趾的庄大楼。

  “危险?庄大胖子过来!”李洁对着庄大楼招了招手,庄大楼这小子立即惦着脸跑过来。庄大胖子是李洁专门给这小子取的绰号,让我各种羡慕嫉妒恨。

  有些话我难以启齿,支支吾吾半响说不出口,最后还是李洁帮我开口。庄大楼这浑人当然是不怕艰辛困苦,把胸口拍的砰砰作响,就差对天发誓了。

  最让我恶心,他居然用抠脚皮的手,在我肩膀上抻来抻去,要不是美女当前要保持风度,我早想一脚踹死他。

  也许我们这边的动静惊动了王峰,我看到他回头瞟了一眼没有说话。

  不想让别人看笑话,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终止这次谈话,很明显看到李洁松了口气。感动之余我有些疑惑,李洁那么坚持我去湘西难道仅仅是为了我的安全?我不愿想其他的,想多了会很难过。

  这只是旅途中一个小亮点,能让我想起和记住很多东西。

  很快车辆进入湘西境内,山路蜿蜒崎岖,这里有最著名的九道拐,最艰险的地段两旁都是万丈悬崖。以前只有最有经验的老司机才敢走这条路,现在重新修建道路加了护栏,相对路况好的多。

  为了安全的经过这段路程,王峰还专门找人提前预约了几个老司机。

  驾驶大客车的是资格最老的司机,也姓王。难道这些人都是本家?我摇了摇头,将这可笑的念头抛到脑后,王师傅一上车就给我们讲了许多注意事项,比如将所有物品都紧紧捆在车上,人也一样。

  他还讲了几个故事,说九道拐那里经常死人,都是翻车出事故。

  很多事故警察都查不出来原因,只能说是山体滑坡或者刹车失灵造成的。他自己也遇到过一回,当时是半夜,为了赶路他们车队冒险通过九道拐,刚到拐弯处在远光灯下看到有人影突然出现。

  还好他机灵,半夜三更谁会到这荒山野岭,还那么巧横穿马路?而且两旁都是悬崖,后面跟着车队,他咬牙心一横直接冲过去,很顺利的通过九道拐。

  过去后他心惊胆战的问后面司机看到什么异常没,他们都说什么都没看到,即便是这样他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冒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他当时避让人影,就会冲破防护栏,掉进万丈悬崖。

  当地童谣:鬼影九道拐,闭眼冲过莫回头。

  李洁听到这个故事后表情严肃,她思考一会去找王峰谈了谈,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当晚休息时,王峰和李洁带着保镖们在几辆车外忙活,第二天车顶上出现两个卷着的布卷。

  很快来到九道拐外面镇子,在这里我们住了一晚,准备第二天白天通过九道拐部分。下午王峰阴沉着脸走进房间召集大家开会,讨论的事情只有一个,是否今天晚上直接通过九道拐,因为天气预报称最近都有雨。

  晚上太过危险,就算王峰一再增加薪水,司机师傅都不同意。不管是诡异传言好,还是九道拐确实危险重重,本地人都噤若寒蝉。

  会议就这样不告而终,夏季的夜晚空气潮闷,天空像一个巨大的锅底。黝黑而低沉,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只有偶尔传来昆虫的叫声。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房间外突然闷响炸雷,雨哗啦啦的下起来。

  “快快!”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我连忙踢醒睡的像死猪的庄大楼,披着衣服穿上鞋子冲出门。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遮掩视线,隐约的看到有人在车旁边弄着什么。我连忙打着雨伞过去帮忙,一道刺眼的闪电撕裂了整个夜空,我这才看清楚是王峰他们。

  忙了半小时,终于将所有车辆都用油布遮住,我抹了抹额头上的雨水,只见李洁呆呆的走过来,任凭大雨淋湿全身。我连忙将她拉到屋檐下,问了几次她才终于告诉我,先前王峰将大量符文卷在车上备用,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将大部分符文泡成浆糊。

  雨稀里哗啦的下着,直到第三天凌晨三点,雨终于停了。

  王峰好说歹说才说服司机们上路,不过本地人也有土办法,他们将狗血童子尿等一些污秽之物混合,在众人抽搐的眼神中全部泼到车上。腥味和尿骚味刺激着鼻腔,我们捂着鼻子登上客车。

  N%看B|正版章I节Sy上q酷%P匠网`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通过窗户仅仅能看到车灯。前面一辆越野车开路,大客车在中间,后面一辆车断后。我们快速的向九道拐开去,还没到九道拐时王师傅还显得有些轻松,边说笑边走着。

  半个小时后,明显能感觉到王师傅紧张起来,整个车内空气沉闷下来。不知道这几天是否没有睡好觉,我感觉特别疲倦,眼睛情不自禁地闭上。

  这时车辆猛的一震,我吓的一下子清醒过来。茫然的看看车外的情况,却发现外面的雾气越发黑浓,有种要透窗而入的感觉。

  一股阴寒之气突然包裹全身,我冷冷的打了个寒颤,莫名寒意从心底升起,连忙摸了摸胸前的相机,这才松了口气。

  看了看四周发现车里的人,他们都歪歪斜斜的在沉睡。摇晃几下身边的庄大楼,就算我给他几巴掌都不醒,我现在惶恐到了极致。

  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朦胧的车灯照射下,黑雾里慢慢飘出一个白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我在努力的让内容故事情节变的更吸引人,谢谢大家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