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中乘风破浪的小舟,惊险刺激故事让我大呼过瘾。时间慢慢流逝着,直到一股扑鼻饭菜香把我从故事中吸引回现实。

  “咕~”肚子毫不犹豫的抗议着,我尴尬的对李洁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拿起碗筷,拼命和美味可口的饭菜奋战。

  中途偶尔抬起头,能看到李洁饶有兴趣的盯着我,难道我脸上有饭粒?摸了摸嘴唇下巴,在李洁捂嘴偷笑中我有些尴尬,只顾埋头吃饭。

  接下来三天,我们形成默契,我负责看书,她负责给我端饭递水。庄大楼在期间找过我,可惜这家伙一看书就头晕,趴在桌上打呼,结果狼狈被图书馆管理大妈用扫帚赶了出去。

  出行的日子就在今天,在王胖子的祭祀完成后,我们会穿上野外探险冲锋衣,带着大量拍摄设备,搭乘王胖子提供给我们汽车向湘西出发。

  此行一共是十个人,除了司马克,庄大楼和我之外,还有五名精悍的保镖以及两名助手。

  这次带队叫王峰,这家伙满脸精悍,听说他是王胖子亲戚,在部队特种兵里待过几年,有丰富的丛林作战和野外生存经验。退伍后被王胖子高新聘请,成为保镖头头。

  此人杀戮果敢,可我觉得他很奇怪,看我的眼神莫名其妙。一种猎人看猎物的眼神,我对他留了心。

  怎么没看到李洁?难道她不去了?我心中有些失落,站着旁边看王胖子指挥人搭建祭祀台。就在祭祀快要开始时,耳边传来车辆发动机疯狂的呼啸。

  刚闻其声,就见其形,一辆越野车疯狂的扑出来,打着旋做180度转弯急刹,随着难闻青烟腾起,剧烈的摩擦声刺破耳膜。

  王胖子笑眯眯的,一副献媚笑容快步的走向越野车。

  李洁今天显得特别高挑,雌豹似的矫健身体充满了爆炸性力量。她背着大背包,理也没理殷勤开门的王胖子,露出笑容向我这边挥了挥手。

  “记得向李局长问好!”王胖子那在乎李洁的态度,点头哈腰的说着。

  “这次我是偷跑出来的,如果让我父亲知道,哼哼!”李洁威胁道,王胖子连忙点头答应,用手帕抹着额上的冷汗。

  等李洁上车后,王胖子凑过来叮嘱我,再三要求我们保护好李洁,最好是一到湘西就让她去所谓的风景名胜玩耍。

  我无语的点了点头,李洁肯定要跟着我,说起保护,好像我还没她身手好,先冷汗一个。

  这时有人报告祭坛弄好了,王胖子不知什么时候换上道士装,装模作样像走上去,点火烧钱。

  令人奇怪的是平地上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吹的钱纸灰烬四处飞舞,我突然记起老头说的话,难道他在祭鬼?我感到阴风阵阵,连忙紧了紧衣服跑上大客车,只有庄大楼在旁边好奇的大呼小叫。

  “这家伙养小鬼!”耳边突然传来李洁悦耳的声音,她发丝弄的我耳朵痒痒的。猛的转头,能清楚的看到她丰润的嘴唇,吓了我一跳,连忙后仰,但瞬间就后悔了。

  “你不是属于什么神秘部队的吗?难道这都不管?”我奇怪的问道,印象中李洁应该隶属于专门抓鬼的单位。

  “很多有钱人都喜欢这些吊吊,只要不到处惹祸,在国家备案过,我管他干什么?”李洁翻了翻白眼,嚼着口香糖带上耳机。

  “......”我无语了。

  这东西还能备案?就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毁三观,我苦笑着转头继续看王胖子上蹿下跳。心中微微一动,看了看闭着眼睛听歌的李洁,我拿起照相机对准王胖子。

  害怕惊动李洁,我调整用视频拍摄。让我奇怪的是在拍摄过程中,并没有看到任何奇怪事情,只是王胖子在哪里乱嚎乱舞,直到生成视频重新播放后,我觉得脖子上汗毛竖立。

  瘪下半脑袋穿着整齐衣服的小鬼,骨头似的双手插进王胖子的脖子,惨白的舌头不停的舔着他全身的皮肤。

  怪不得这家伙会说皮肤痒,我突然想到肩膀上的红印,说不定也有个什么东西贴在上面?

  太恶寒了,我下意识摸了摸肩膀上,那块皮肉仿佛不是自己的,根本没任何感觉。

  祭祀很快到结尾,那小鬼还向着我这边方向狞笑着,空洞的眼睛闪着慑人诡异光芒,我突然感觉自己像砧板上带宰的鱼,难道我这次出行是个错误?

  关掉视频,我心中萦绕着不祥的感觉,可能我想多了。

  祭祀后,两辆越野车以及一辆大客车载着我们出发,从这里到湘西预计车程是三天三夜。

  搭车的日子单调而又无聊,保镖和助手们默默的准备各项物资,就算说话也是冷冷的。

  而司马克一出门就满脸狂热,变了个人似的,一停车就会拿着罗盘不断的摇晃着。如果你凑上去说话,他保证会给你说出大量晦涩难懂的文言文和风水论。

  吃是原罪,但我喜欢吃!

  以上是庄大楼的原话,他这几天甩开膀子吃喝,车里储存的食物消耗的很快,害的王峰不得不在中途停下来补给。沿途我也拍了些不错的风景人文,如果不是王峰催促,有李洁相伴,日子感觉就像旅游似的。

  按照王胖子的说法,十五号之前必须摘到尸香魔芋放进特制的盒子里,要不就只能等到下一个甲子。

  ◎-看T%正*h版,章$K节bH上√酷匠@:网

  “尸香魔芋?王胖子真的好计算啊!”当我忍不住将这件事情告诉李洁,谁知道她已经有所耳闻。

  “这东西最能迷惑人心,书上仅仅只出现过一次!”听到李洁的话我点点头,在那些记载中提到,湘王为了长生不老将大量奴隶挖眼,割鼻制造出一个怨念的尸坑,仅仅只用来种植这种奇怪的生物,他们相信这样服用后会让湘王成为神仙。

  “它的汁液聚集大量阴气,能疏导你肩膀上的诅咒。”李洁的话不言而喻,我有些沉默了。

  说实话,我是一个胆小的宅男,我只想自己家人朋友能安稳度过一生。可惜现在肩膀上的红线让我忐忑不安,但我也不想庄大楼和李洁出事。

  “我不希望你们出事,要不我们打道回府?”我忍不住说出这句话,紧接着脑袋疼痛,忍不住惨叫一声,只见李洁满脸气愤的插着腰,就像被惹怒的小母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我这才看到我上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