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王胖子的介绍,我们才知道司马克是地质学家、植物学家、历史学家......反正脑袋上顶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头衔。

  他是王胖子花大价钱雇佣来的,负责应对湘西各种诡异的民情风俗。司马克整个人看起来很瘦弱,不时还咳嗽几下,我很怀疑他这种身体能抗的住长时间的长途跋涉。

  王胖子和庄大楼已经喝嗨了,两人热的满头大汗,脱掉衣服甩开膀子。身上的肥肉乱抖着大声划着拳拼酒。

  整个酒局都是庄大楼和王胖子拼酒,满脸通红各种瞎吹,上天入地,就差入海抓鱼了。

  与喧闹的酒局不同,司马克静静坐着一角喝着果汁。和他聊了几下,感觉他知识挺渊博的,说出来的专业术语一套一套,但为什么总感觉到哪里有什么不妥。

  最后王胖子被他司机抬了回去,庄大楼也好不到哪去,满身酒味的被我拖进面包车。一路上都在叫嚣着,还要找王胖子大战几百回合云云。

  第二天,李洁就找到我,身材依然玲珑突巧,马尾,穿着一条淡黄色的裙子,仿佛一朵纯洁的荷花。

  “怎么样,有结果吗?”在我万分期待下她摇了摇头,她翻遍了所有数据库也没有找到关于诡异图案的资料。

  我情绪瞬间低落下来,突然感受肩膀上痒,忍不住用手抓了抓。想不到越抓越痒,动作一大让李洁看在眼里。

  “别动,我看看你肩膀!”李洁连忙制止我的行为,可惜奇痒难耐我很想听她的,手却不受控制拼命的抓着。突然听到咔嚓一声,紧接着是钻心剧烈疼痛,想用劲时手臂已经不听使唤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咬着牙说道,突如其来的痛楚让我浑身颤抖,让我松了口气的是,至少肩膀上的奇痒削弱了不少。

  “已经出血了,我来想想办法吧!”耳边传来她声音,我刚想问她有什么办法。肩膀上突然传来剧烈疼痛,一股腥臭味扑鼻让我恶心的想吐。

  还没等我疼的大声叫出声,疼痛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肩膀上奇痒也消失了。

  “咦?不痒了,你怎么做到的?”我好奇的看了看肩膀,红线似乎淡出不少,抬头望去只见李洁将八卦镜警徽塞回小提包里。

  “驱邪八卦镜能消减邪气,暂时的压制住,我们必须想其他办法。”我们闲聊几句后,她仿佛想起什么急匆匆的离开。

  我叹了口气,去湘西的心情越来越急迫,连忙庄大楼让他问问王胖子什么时候出发。

  王胖子似乎特别迷信,就连出行也要求签问卦,土豪般的丢了几叠厚厚软妹币后,抽到个上上签,黄道吉日也就是三天后易出行。

  看到豁牙老道士抱着钱流口水的模样,庄大楼气愤的吐了口唾沫,直嚷嚷早知道就不做记者,当个半仙还能赚到大把钞票。

  我鄙视的竖了竖中指,就你那五大三粗,油光满面的模样怎么去忽悠人?谁信。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晚上的一切噩梦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续睡了几天好觉,精力充沛下我决定尽量恶补湘西方面的风土人情知识。

  图书馆里总是让人感觉到宁静,我翻开厚厚黄旧的书籍查找着湘西人文纪事。

  湘西丛山峻岭中分布着大量的苗人,这种拥有神秘诡异文化的民族,他们世世代代靠山吃山,他们崇尚先祖,湘西地域流传着很多神秘莫测的故事,湘西赶尸术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这次去湘西打着旗号就是拍摄湘西风土人情,赶尸术也是其中之一。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说实话我对湘西的赶尸术也有耳闻,很想去看看。

  现在没心思去想这些没用的,以前我也许对神鬼之说报以哧鼻,但现在我相信湘西肯定会看到鬼魂,想到这里脖子后面仿佛被阴风吹过,冷飕飕。

  偌大的图书馆仅仅只有我一人,我缩了缩脖子抱着书向窗户边走去,斜射下来温暖的阳光能让我好过点。

  继续看书,就在我入神时,身边突然传来咳嗽声,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诧异抬头,只见李洁抱着大量书籍,嗔怪的望着我。

  “看什么看,看到弱女子抱着那么大堆书,身为一个大男人都不知道帮下忙!”李洁此言一出让我回过神来,我艰难的从她唇红齿白、明媚善眸气鼓鼓的样子中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帮忙。

  看着她抱的毫不吃力,接到手中才感觉到极其沉重,咬着牙将厚厚的书山放到桌子上。

  “大男人家小胳膊小腿的!”耳边传来李洁喃喃声音和鄙视眼神。我无语的抹了抹的冷汗,装作毫不在意的抽出一本黄旧书籍,开篇一段话让我感到好奇。

  商湘王毙,葬于十三堡,言金山珠海,璀璨耀目。古今盗贼多窥视其宝,去者未返!

  继续向后翻,书上介绍了很多关于商湘王的事迹,光怪陆离让人闻所未闻。

  文言文内容对我来说还不难。商湘王是商代一个分封在这里的王,此人好巫术,喜长生。他在位期间修建很多神殿,寻找巫者祭祀,祈祷神明让他进入仙界。

  V最I2新@b章L`节上'酷匠◎。网hz

  也许上天真的被感动了,商湘王刚30岁就离奇暴毙,部下们按照他的意愿,修建了宏伟的墓穴,后世称为湘王堡。商王很悲痛,商湘王毕竟是他最喜爱儿子,商王赐予大量的财宝和奴隶。

  书上这样记载:金车宝船,翡玉如砂!

  为了防止墓穴被盗,商王还派了很多能工巧匠设计精巧的机关诅咒,这些能工巧匠最后也被人殉成为墓穴的一部分。

  “这些书籍记录是从甲骨文翻译的,弄坏了把你卖了都还不起!”李洁手指绞着马尾,大眼睛里闪烁兴奋的光芒,好像某种拿着铁叉的小恶魔。

  “都是手抄本吧。”我淡淡的说道,小丫头这点水平就敢出来混,果然李洁兴奋的眼神暗淡下来,可爱的向我翻了翻白眼。

  “书籍里的内容属于S级别保密措施,说出去是要坐牢的!”李洁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这下我有些慌了,我隐约听过保密措施,想不到这些黄旧书籍居然属于保密的,她笑起来像偷鱼的小猫,大眼睛变成月牙,看到我心脏猛跳。

  “好了,逗你玩的,虽然是保密级别,还不会坐牢。这些书都我利用权限借出来的,里面有很多值得注意地方,你最好是这两天把书看完。”李洁无聊的翻着书本说道。

  “......”我望着高达半个的书堆,彻底无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月池说:

  在出差......爆发在回去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