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姓肖这个人的情报,我心中一喜,立即下定主意参加这次湘西之旅。

  李玉这个名字让我更好奇,那不是我在殡仪馆下水道遇到的鬼魂吗?

  为什么他会知道李玉的事情?我下意识前倾身体,想听听胖子的解释。旁边的庄大楼才不管这些,甩开膀子抓起肥腻的猪蹄啃着。

  ;看正☆k版/章节上#酷ts匠“T网

  “李玉职业不仅仅是记者,他还有个身份是风水大师刘一定的徒弟。”胖子灌了口酒说道。

  刘一定?我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着这个人,拍了拍手,我突然想起在昨年的古玩拍卖大会上,那个花了三千万买下了一枚玉佩的土豪。

  这枚价值连城的玉佩是战国时代楚国楚怀王随身携带的,听说有辟邪长生功能。

  听到这话我呲之以鼻,如果真能长生那这些帝王为什么依然作古?他们生前修建宏伟的陵墓,死后都被盗墓贼挖掘,尸骨也被丢的七零八落。

  “李玉学到刘一定真传,为了准备这次湘西之行,我特地请他出山。本想试试他的本事,让他去拍摄刘X的遗像,那知道他一去不回,前几天刘一定还找我大发雷霆,可惜人都爱财,被我丢了几百万搞定。”胖子骄傲的说道,一副典型暴发户模样。

  几百万?我心里冷笑着,能花三千万买玉佩的土豪,会为了区区几百万放弃自己的爱徒?他们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后面的事情就明了了,胖子暂时找不到人,身上的皮肤也越来越痒。刚好我们拍摄到照片,他只好将目光投到我们身上,他还承诺如果能带着尸香魔芋回来,薪水费用随便我们开。

  听到钱,吃的满嘴流油的庄大楼停下来,不断的给我打着眼色,我没理他的小动作静静的思考着。此行肯定凶险无比,不管是报酬还是为了自己,我都必须去一趟湘西。

  肩膀上的印记今天早上有些发痒,我真的有些害怕。

  得到我肯定回答,胖子显的很开心,频频的劝我们喝酒,这顿饭吃到晚上才结束。伶仃大醉的胖子被他司机弄回去了,而我则准备和庄大楼谈谈。

  本来我想劝他别去的,可是话还没出口,庄大楼已经开始策划要准备什么物品,硬生生的让我把准备好的话咽进肚子。

  算了,听天由命吧。至少还有个兄弟陪伴在身边,我也想通了。

  由于家里的情况,庄大楼建议我去他家睡觉,第二天去找老编请假。

  听胖子说老编那里他早就打点好了,只要过去说一声就行了。我暗暗苦笑,看来胖子早就吃定我们。

  回到庄大楼家里,喝的醉醺醺的庄大楼倒在床上就打起了鼾。我在另一架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胡思乱想,直到很晚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噩梦依然,半夜我猛的醒过来,手机上依然显示的是4点44分。

  房门一如既往的开着,冷风不断的灌进来让我瞬间打起精神,本来在身旁睡的好好的庄大楼居然消失不见。

  我还以为这家伙去上厕所,等了一会儿依然不见人影,心里有些害怕。虽然这种情况我都狠熟悉了,依然控制不住恐惧,身体不停的打颤。

  不对!为什么房间那么熟悉?这不是我自己的房间吗?吞了吞口水,事情越发诡异了。

  “庄大楼,你在那?”我喊了几声,没有人回答。摸了摸怀里的相机,手指紧紧按在上面。

  床前并没有寿鞋,这让我松了口气。摸到开关却发现灯没有亮,我只好用手机电筒照明着,刚走到门口发现有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很诡异。

  “谁在哪儿?”我心脏狂跳大喊道,那人却没有答话。

  将铁棍摸到手中,壮着胆子慢慢走过去,用手机照了照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庄大楼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吓我一跳。”我拍了拍庄大楼的肩膀说道。庄大楼却随着我的力道一头摔倒在地上,吓的我连忙去扶。

  本来沉重的庄大楼变的轻盈无比,这时灯突然亮起来,看到面前的情景我顿时抽了口冷气。他脖子上全是大片青黑色的尸斑,我吓得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庄大楼僵硬的身体突然站起来,惨白带着尸斑的脸转过来,口中不知道呢喃着什么,伸出手臂向我猛的扑了过来。

  一股凉气从尾椎刺激着大脑,我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这才勉强避过他扑击。手指冒出尖锐漆黑的指甲,他的模样让我想起两个字“僵尸”。

  怎么办?怎么办!我急的额头冒着冷汗,看着他慢慢的爬起来。

  相机,我突然摸到手中的相机,想也不想举起来对着庄大楼猛的按下快门。

  “咔嚓!”闪光灯猛然亮起,庄大楼仿佛被火烧屁股似的跳起来,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声,黑色的气体从他七窍喷射着,整个人仿佛被黑色的火焰包围。

  惨烈的过程持续十多秒,身高一米八,体重200斤的庄大楼变成一小堆灰烬?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是梦?我使劲的掐了掐大腿,疼痛的感觉刺激着大脑。

  还没等我有时间悲伤,大门发出咯吱的声音,门慢慢的打开了。

  冷风猛的灌进来,却没看到任何人影,紧紧捏着相机慢慢的后退,我已经打定主意退到寝室里坚持到天亮。

  可刚退到寝室门口,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化,我居然又回到别墅区?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到我到身上,地面上满是点点斑斓炫目的光斑。

  嘻嘻哈哈的声音传来,几个小孩子在草坪上嬉戏,没有黑影,没有恐怖。但我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色所迷惑,警惕的看着这一切。

  相机被我紧紧的拥抱在怀里,它是我最大的勇气源泉。

  “宋沫来这里……”突然我听到庄大楼的声音,他站在不远处对着我挥手。

  看到这家伙我顿时大喜,连忙跑过去,却发现庄大楼转身就走,我不管怎么都追不上他。很快我慢慢放下脚步,我记得庄大楼刚才不是被黑色火焰烧死了吗?

  “宋沫……”就在我徘徊不前时,旁边传来女人黄鹂般清脆的声音,我转过头只见不远处李洁穿着紧身警服,丰满富有弹性的身材让我吞了吞口水,她巧笑倩兮的对着我招了招手。

  “好美!”深壑的乳沟、细细的水蛇腰让我迷醉,我心中泛起强烈的渴望,情不自禁的向她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