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节 冰凉的手指

  “快点!”庄大楼偷偷摸摸猫着腰在对面阳台招了招手,伸出双臂准备接我。

  “死就死吧!”我咬了咬牙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爬上阳台。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脖子上晃悠着,那种鸡皮疙瘩的恶寒从脖子传递到全身。

  好不容易拉着庄大楼爬过阳台,我这才松了口气,双腿发软。

  我本来想照一照里面什么情况,看有没有奇怪的东西,胆大包天的庄大楼直接跨进房间,翻找着什么。

  “咔嚓”我看了看房间里的照片,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异常的情况。这不正常啊!我感觉很奇怪,可能是身上敏感,总感觉有阴寒的东西围绕着自己。

  “这家伙果然到处卖情报!”庄大楼拿着一叠纸片走过来,我接过一看全是各大报社的名片。这些名片都很黄旧,很多有毛边,一眼就能看出经常使用。

  “这是什么?”我们继续搜寻着房间,里面乱糟糟的,根本搜索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线索。

  我为了防止向刚才那种事情出现,拿着相机在每个房间里拍摄。很快在线人马的房间里发现异常,在他的床垫下居然出现一个婴儿印迹。

  “这啥东西?”庄大楼奇怪的拿着照片看了看。

  “应该是养鬼术吧!”当时有段时间在泰国采访报道,出于好奇,我专门了解过这方面知识。

  很多人都用夭折后的婴儿做成小鬼,可以给主人带来运气,钱财。通常所谓的巫师会用香蜡为条件作为交换,但它们的胃口会越来越大,惹怒它下场也会很惨。

  “弄开看看!”庄大楼免起衣袖。

  “把这个带上!”为了防止万一,我将一个符递给庄大楼,自己也带了一个。

  连续照了几张,果然符文有效果,至少那小鬼很快缩成一团。在怪力的庄大楼帮忙下,我们掀开席梦思床,在下面果然看到一个婴儿的头骨,它周围围绕着黄纸人朱砂线条。

  接下来干什么?我抓了抓脑袋,很显然庄大楼也意识到这个情况。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警报声,我们顿时慌乱起来。

  “被发现了,快走!”庄大楼丢下床垫就准备离开,可刚跑两步就摔倒在地上。

  鬼绊脚?看来这小鬼是缠上我们了,我连忙对着床垫拍照,却发现照片上婴儿带着诡异的笑容。太诡异太惊悚了,我慌乱之际不小心调动闪光。

  “咔!”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耳边传来刺耳的嚎叫声,身上阴寒退避不少,暖和了很多。

  “警察上来了,快走!”小鬼仿佛被吓跑了,我们离开途中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现象,相反特别的顺利,我们避过上楼的警察顺着楼边的水管溜下五楼。

  直到我们小心翼翼的回到车上,发现楼下停满了很多警车。

  我们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也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庄大楼不放心还专门打电话给警局里的朋友,获得的消息是护送某个特殊职务的人到楼里检查。

  没事就好,我们都松了口气。

  下午我们回到编辑部准备东西,然后睡了一觉,晚上庄大楼干了几大碗干饭,而我有心事,仅仅只吃了一小碗。

  最p*新%e章A节m上“酷匠W●网

  回来才发现那次闪光用了相机一半的电量,小鬼也在闪光中逃之夭夭。这样说来闪光可以对付鬼魂?

  没有确实证据下我只能表示怀疑,庄大楼的鼾声响起,为了晚上的任务我东想西想,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

  也许是符文或者没有在家的原因,我整晚都没有做梦,直到庄大楼拍我的肩膀我才醒过来。

  殡仪馆扩建过几次,听说民国时代火葬场基础上扩建的,整个殡仪馆坐落在城市南郊,周围全是茂密森林,到了晚上这里树影恍惚,恐怖之极。

  极高的烟囱竖立在这里,一天到晚冒着青烟,也许能让人死后更接近天堂。

  我们不可能从正门进去,几个去过的记者朋友告诉我们,企图通过正门进去的记者都被人赶了出来。还好庄大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一条通往殡仪馆的道路。

  它是由殡仪馆下水道组成,可以从外面直接进入殡仪馆内部。老编这次也下狠心了,承诺这次如果能拍到刘X的遗容,每人给我们一万块的奖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和庄大楼考虑约0.3秒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真正走到这里却让人又另外一番感受,漆黑的树林,树枝扭曲生长着,组成让人难以描述的感受。

  风吹来,呼啸着晃动着,加上里面各种生物叫声让人不禁毛骨悚然。我扛着器材在后面跟着,而庄大楼则挥舞着砍刀在前面带路。

  这几天遇到的诡异事件让我胆大很多,平时还没进树林肯定就吓的腿软。

  偶尔踩着树枝的声音在夜晚格外清脆,下水道入口并不远,刚走了一会就听到潺潺水声。用强光手电照了照,在杂乱纠缠的藤蔓中能隐约看到一个漆黑的洞口。

  树林里的冷风吹来,我紧了紧衣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不好的感觉。沉重的器材早就消耗完我的体力,看到庄大楼停下来观察,我连忙将器材放下来喘口气。

  “你等等,我过去看看!”庄大楼说完提着砍刀消失在夜色中,我拿着器材紧靠一根大树旁,蜷缩着身体,空气中能嗅到潮湿腐臭的气息。

  庄大楼离开后每分钟都是煎熬,时间漫长的几乎用秒来计数,我一边祈祷这家伙快点回来,一边缩着脖子。

  “卡塔!”身后不远处突然响起踩断树枝的声音,有人?我打了个激灵猛的转过头去,树影憧憧,没看到任何人影。

  我摇了摇头,不确定刚才那声音是幻觉,警惕的望了望四周,尽量将身体蜷缩在树下面。冷风在耳边呼啸着,就在我确定刚才是幻觉时,另一声踩断树枝的响声居然出现在我身旁?

  当我准备转头过去看看是什么东西时,一只冰凉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脖子,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头皮发麻似的炸开,血液凝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