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飘渺的骷髅脸出现在照片上,黑洞洞的眼眶盯着镜头,我连忙关上相机。

  离开!这是我唯一的想法,我并没有直接跑出去,而是硬着头皮慢慢收拾完东西,关上大门直到走出电梯才松了口气。

  阴冷依然环绕着背上,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仓惶的抱着相机,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到那个死老头,把相机退回去。

  我记得当时在旧古玩街买的数码相机,不对,我下意识的停止脚步,我为什么要在古玩街买数码相机?我努力的思考着,想不出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记得当时相机摔坏后,急于买相机完成任务,迷迷糊糊的就来到古玩街,紧接着就在那老头的忽悠下买下了这部数码相机。

  旧古玩街解放前繁荣过一段时间,七十年代这条街失过一次火,后来就慢慢衰落了。我还记得这里半条街是废墟,阴森,仅仅有几家很老的古玩店面在开着,偶尔有人会去淘点东西。

  我乘车来到这里刚好是正午,太阳火辣辣的,炙热的阳光仅仅让我感觉暖和少许。

  上次来时并没有怎么注意周围的情况,古玩街外巨大的门坊长满了杂草,荒凉破败。地上坑坑洼洼,到处淌着水,偶尔能看到几个人进出。

  我快步走进去,两旁能看到荒废的房屋和烧毁的痕迹。刚进去我就傻眼了,我完全不记得老头在哪里摆摊?

  我急的团团转,正好有人路过这里,我连忙上前拉着他问关于摆摊老头的事情。

  “老头?摆摊?你开玩笑吧。这里本来就没人光顾,两天前就连王老莫也搬出这里,政府早就准备把里推平建立集贸中心,无聊!”年轻人很不耐烦的说道,甩了甩手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当时就傻眼了,把相机丢到这里走掉?那家里那些鬼怎么办?

  就在我完全不知所措时,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老太婆坐在那里晒太阳,老太婆总不是鬼吧?我发现自己已经成惊弓之鸟了,哪有鬼白天出现,还在哪里晒太阳?定了定神,我连忙走上去。

  “老奶奶你知道这里有个老头摆摊吗?就在几天前,好像在这个位置。”我连忙将老头的可能摆摊的位置和容貌说了一遍。

  S更新最快》上?酷%r匠网@●

  “哦?我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你说的这个人!”老太婆扬起皱巴巴的脸说道。

  怎么可能!我忍不住大声吼道,老太婆摇了摇头。

  “你这相机能给我看看吗?”老太婆说道,我看到她浑浊的眼睛一亮,我毫不犹豫的将相机递了过去。

  用满是皱纹的手指抚摸着花纹,老太婆半响才将相机递给我说道:“这东西居然在这里,你居然能承受的了?果然是这样……你去南边找个姓肖的人,估计他能帮你,咦!那边是谁?”

  随着老太婆手指我转过头一看,对面街道破旧房屋叽叽嘎嘎的响着,破败不堪,我左看右看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你让我看谁?”我转头问道,却看到老太婆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地方虽然破败,以老太婆的速度怎么可能瞬间消失不见?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出现在心里,相机差点摔在地上,我感觉手指在颤抖,转身拔腿就跑。直到我跳上公交车心脏才平缓少许,妈的这都什么事,我很想将相机丢掉,拿在手中却丢不出去。

  叹了口气,先找那个卖符给我的老头看看在说。不过老太婆那句话我牢牢的记在心上,南边?姓肖的?

  丧葬一条龙街口,远远看到那老头正躺在门口躺椅里,喝茶扇扇子。他看到我来仿佛看到鬼似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钻进铺子,关门,看的我满头黑线。

  敲了敲门,那老头死活不开门说道:“哥们你就别害我了,你这种情况我真的没办法。”

  我依然不死心的哀求,还提出如果能解决给他一大笔钱,可惜老头依然不为所动。

  “我真的没办法,你可以试试找找事情的起源,这样吧,这几个符我免费送给你,以后别来找我了!”老头在门里说着丢出几张符文,我无奈的捡起,至少符文有点用处。

  事情的起源?我寻思着相机线索已经断了,这下只有从刘X身上入手,看来老编的任务还真是坑啊!一想着阴森恐怖的殡仪馆,两条腿情不自禁的发软。

  该死,我咬着牙想着,掏出手机给老庄打电话,这家伙居然还在泡妞,我顿时满头黑线,这家伙高吨位的体型,那家姑娘能看的上他。

  “天运广场是吧?”我挂掉手机,连忙招个出租车去天运广场。

  这里是城市标志型建筑物,一到晚上就会有很多老太婆和老头来这里跳广场舞,很快我来到广场,中午烈日炎炎,下出租车老远就看到老庄趴在广场边缘栏杆上看着什么。

  来到老庄身边,只见他双眼放光,就差流口水。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顿时满头黑线,只见不远处一家商店里,一个与老庄体位相当的肥妞正辛苦的忙碌着。老庄的眼神随着硕大的屁股晃动着,那样子恨不得直接贴上去。

  “怎么样好看吧!”老庄抹了抹嘴角的唾液嘿嘿的说道,有时候我觉得老庄在身边很不错,他粗枝大叶的性格让我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你不觉得太油腻了吗?”

  “她叫妞妞,今年18岁,体重160斤!油腻?我妈说这种大屁股的女孩好生养。”老庄目送肥妞消失在店铺里,回味半响才转过头来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

  “关于刘X遗照的事情,我想尽快的把这件任务完成。”这句话有些违心,我很犹豫。

  “OK,这件事做完老编应该给我们发点奖金,到时候我就可以请妞妞去看电影,吃烧烤!”老庄瞬间陷入意淫之中。

  “那今天晚上就去?”

  “老规矩,先找线人马了解情况,准备东西立即出发!”老庄用熊掌拍了拍我瘦弱的肩膀,麻了!

  说起线人马,这家伙好赌,但消息极其灵通,在城市里角落发生任何事情都瞒不住他,以前一些明星的花边八卦新闻大半都出自这家伙之手。

  一般说来我们都会去他小屋找他,今天也不例外,但我们刚走到他的住所,却诧异的看到大群警察围在这里,交通都封锁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