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看Ca正/版(章节s,上FD酷+U匠F#网C

  当我醒过来时天已经漆黑一片,让我恐惧的是盆子里的纸钱没有被半点风吹过的迹象。我想起老头说的话和那场梦,带着胸前的护身符已经碎成粉末,心里一阵恶寒,看来我已经失败了。

  玉?什么玉?醒来后我脑海里一直翻腾着这个词。至少到目前我确定过两点信息,第一:家里确实有脏东西,第二点:那个黑影帮我挡了一次,还给我留下这个模糊到极点的信息,我想知道它到底要表达什么。

  “叮叮!”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是庄大楼打来的,这家伙已经搞到全套摄像头设备,现在在小区外面。

  我连忙间的那收拾下门口,把盆子放在门口关上大门就离开。我有心想让老庄今天晚上在这里陪我,可转念一想,这家伙向来大大咧咧不相信这个,那些东西缠到就不好了。

  我必须找到证据才行,和这家伙插科打诨一会,将全套的摄影器材搬回房间。路过那美女楼前时,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居然发现她都还站在哪里。

  莫名其妙的恶寒袭扰着全身,再看时她已经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安装摄影器材驾轻就熟,因为以前咳咳……经常做这个。房间里每个角落都安装上摄像头,我将电脑作为主控制器开着。

  紧接着将房门堵死,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电脑,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进入梦乡。

  可能是今天烧过纸钱,晚上睡的有些沉。半夜醒来,第一件事情看了看关着的房门,这让我松了口气。床前也没有寿鞋,这让我有些疑惑,按照老头说法明明失败了,但为什么晚上一点事也没有?

  坐起来走到电脑面前,倒了杯水边喝边看视频。

  屏幕上显示着我从睡觉开始就一直没有动静,翻身什么的也很正常。外面客厅也是静悄悄的,偶尔跑过去一只老鼠。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12点整时,电脑屏幕猛的变黑了。我吃了一惊,还以为电脑坏掉了,连忙检查下主机和屏幕开关,电脑是好的。我眯着眼睛盯着屏幕,漆黑的图像勾勒出些许白色,我站起来退后几步,紧紧盯着。

  “黑屏”的时间并不长,还没等我看出好歹,视频居然自动停了。怎么回事?简单检查后发现外面两个摄像头线路问题,望了望紧闭的房门,我抓起旁边铁棍打开走了出去。

  摄像头线路松了?我记得每处都检查过,将两个插头都扭紧并且所有的地方都检查一遍,确保无误后回到房间里,打开视频录制继续睡觉。

  晚上依旧做了些梦,睡的很舒服,很久没有睡的那么舒服。我伸了伸懒腰,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里,门是锁着的,地上只有自己的鞋,仿佛所有事情都回到原来那种简单生活。

  打开门泡了包方便面,坐在电脑前将昨天晚上的视频播放出来,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

  这时手机铃响起,我掏出来一看眉头紧皱,手机上显示是老编。

  他是我们的总编辑,一个干瘦龌龊的老头,单身。这家伙最喜欢收集古玩,家里堆满了各种神像,经常说他能坐上编辑位置全靠运气。

  这家伙有时候很讨厌,特别他看我的眼神,很猥琐,要不是为了丰厚的薪水,我真该考虑重新换一个工作。

  “小宋啊,对,有个事要你们去采访一下……”嘀嘀咕咕半天,这死老头居然让我去拍几张刘X的遗容照,我心情复杂的关闭电话,不知道什么地方冷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喂,老庄……”连忙给庄大楼打个电话,这家伙在外面吃馄饨,我忍不住心中竖了竖中指。将事情给他说了,半响后他给我回了个电话说刘X的尸体已经运到殡仪馆。

  还说已经有好几拨记者想去拍照,可惜都被门口的老头挡下来,如果想完成任务可以晚上去。我现在的心情如同一万只草泥马狂奔碾压而过,夜探殡仪馆?还嫌自己命不长?

  我摇了摇头,决定拒绝这次任务,不过这事也不急,要想想该怎么拒绝老编。

  至于那小段视频,我决定还是让老庄看看,我把碗筷收拾完将那段视频截下来放到U盘里。刚推开大门,眼前的一切将我惊呆了。

  两个脸色惨白的纸人站立在门口,手上端着烧纸钱的盆子。纸人做的惟妙惟肖,第一眼我还以为是两个人站在门口。

  大清早遇到这件事让我头皮发麻,我猛的关上大门,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

  我首先想到的是恶作剧,好吧!姑且把这种事情当做恶作剧,我很愤怒的打电话给物业。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物业来了,两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

  岁数比较大中年人表情怪异,倒是年轻人满不在乎的模样。他们随便问了几句就抱着纸人离开了,不过临走时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两句“死人……葬礼……”

  望着他们消失在电梯里的身影,我隐约的感觉到整件事情失去了控制,关上门坐在沙发上回忆着,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噩梦的呢?

  我将这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件的理出来,找了个笔记本写写画画,很快我把焦点集中在上次摔掉相机后。

  好像从这里开始,各种诡异事情就开始发生了。

  我并没有遇到小说情节里面的古玩物,也没有捡到什么东西,如果要说唯一在这段时间里陌生物品,那就只有那个二手的数码相机。

  我真的很难相信数码相机有问题,恐怕谁也不会想到,毕竟这是高科技产物。我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纷乱的思维甩出去,拿起相机仔细的看着。

  复杂花纹布满整个机身,绚丽而又唯美,根本不像是镶嵌上去的。抚摸着相机表面,那种细腻的触感,难道这些花纹是天生在上面的?我很难相信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难道是这个相机的问题?我随意的举起相机对着门口拍了两张,打开相机看了看,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照片上都朦胧的白雾,仔细看这些白雾的画面,让我差点忍不住把相机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